顶点小说 - 科幻灵异 - 一品容华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起疑

第九十五章 起疑

        黑衣少年站在药堂外,并未急着迈步进来。

        程锦容看清来人的脸孔,脚步一顿,惊诧不已:“贺三公子?怎么是你!”

        贺祈昨日“病”得那么重,今天竟又生龙活虎地露了面。

        程景安更是惊讶,脱口而出道:“贺三公子昨天病得那么重,今日怎么就好了?”

        贺祈眼里只有程锦容,迈步进了药堂,在程锦容的面前站定:“是我。”

        程景安:“……”

        程景安翻了个白眼,不再张口自讨没趣。

        倒是程景宏,皱了皱眉头,看了杜管事一眼。杜管事何等识趣,立刻领着所有伙计都退下。齐大夫也摆出一副疲累不堪的模样,很快离开。

        药堂里顿时清静多了。

        程锦容想了想,对程景宏兄妹三人说道:“我和贺三公子有些话要说,大堂兄,你们先去马车上等我。”

        程景宏眉头未动,吩咐程景安程锦宜:“你们两个去马车上等着,我在这儿陪着容堂妹。”

        程锦容:“……”

        想说服固执的大堂兄,显然不是易事。

        程锦容无奈一笑,也不再多言。任由程景宏留下。

        程景宏对堂妹的态度颇为满意,倒也没那么讨嫌,自己去寻了个角落处坐下。离了足有七八米远,既能看清贺祈的一举一动,又没有偷听之嫌。

        ……

        程锦容打量贺祈一眼,很快察觉不对劲。

        贺祈穿着的黑色武服,早已被汗水浸透,且有明显的皱褶和动手后的痕迹。胳膊处还有一处被刺破……

        “你今日参加御前侍卫大选了?”程锦容略略蹙眉,轻声问道。

        贺祈嗯了一声,有些歉然地低声解释:“昨日我不是有意要骗你。装病是另有缘由。我本来打算,将请来的大夫轰出去。没想到,祖母命人去请你来了。”

        所以,我宁肯装到底,也舍不得撵你走。

        最后这一句,说的既轻又柔。

        程锦容心里微微一动,抬头看向贺祈。

        “多谢你配合我做戏,没有当场揭穿我。”贺祈的目光太过明亮,也太过灼热。

        她不是不解情意的天真少女,还曾为了刺杀鞑靼太子和对方虚与委蛇半年之久。贺祈对她的心意,之前遮遮掩掩,她可以假装不知。现在表露得真切无疑,她如何能装傻?

        可她真的只有报恩之意,并未觊觎恩人的美色,也无“大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的念头啊!

        程锦容心中纷乱如麻,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半晌才问道:“你装病,是为了骗谁?”

        贺祈眸光微闪,避重就轻地答道:“有人不乐见我去参加御前侍卫大选,不愿我风光露于人前。所以,我就来了个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等等!

        前世贺祈中了小人算计,真得病了一场,错过了御前侍卫大选。这一世,怎么就料敌制先了?

        难道,他和她一样,也有非同一般的来历?

        程锦容脑海中闪过这个惊人的念头,心里骤然掀起滔天巨浪。她怔怔地看着贺祈,一时忘了说话。

        ……

        贺祈深深地看着程锦容:“你不想问我,是谁夺了魁首吗?”

        程锦容下意识地应道:“谁夺了魁首?”

        贺祈不答反问:“你希望是谁?”

        程锦容:“……”

        程锦容沉默片刻,才轻声道:“恭喜贺三公子,夺得魁首!”

        这回,沉默的人轮到了贺祈。

        裴璋确实是个厉害的对手,剑法凌厉,毅力惊人。两人缠斗了小半个时辰,数次刀剑相击,裴璋明明已力竭,却凭着过人的毅力继续出剑。

        到最后,他以手中长刀,击中裴璋右胸,令裴璋口吐鲜血。而裴璋,也以长剑刺破他的衣袖。

        裴璋惜败在他手下。不过,这样的对手,也值得尊重。

        他连胜五十八场,是当之无愧的魁首,众人惊叹,风光无限。宣和帝对他大加赞赏,当场便赐了他六品昭武尉,统领一千御前侍卫。

        今日过后,贺祈这个名字,将会名扬京城。

        他迫不及待地去了程家见她,得知她尚未回府,又骑马来了药堂。

        他想告诉她,他得了魁首。

        他想令她刮目相看,想看到她目中绽放的喜悦光芒。

        直至此时。

        沸腾了一整日的热血,忽然凉了下来。他蓦然惊觉,此时的程锦容,未必乐意听到裴璋败在他长刀下的消息。

        裴璋是她嫡亲的表哥,是她前世的夫婿。

        前世她愿嫁裴璋,想来对裴璋有些情意。如果没有他的出现,这一世,她大概还是会嫁给裴璋……

        这个念头一浮上心头,贺祈心里顿时又酸又嫉又苦。明知自己没有吃醋的资格,话语里还是飘出了淡淡的酸意:“裴璋败在我手下,你是不是为他惋惜?”

        没什么可惋惜的。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前世贺祈未曾参加大选,裴璋夺了魁首,风光无限。这一世,那个风光夺目的人,成了贺祈。从此以后,贺祈就能抛开纨绔的恶名了。

        程锦容定定心神,微笑着说道:“这是我和表哥之间的事,不劳贺三公子费心。”

        贺祈:“……”

        贺祈的黑眸中,闪出了一簇火苗。似要将程锦容点燃:“程姑娘对裴公子,倒是情深意重。”

        程锦容看了贺祈片刻,忽地轻叹一声:“贺祈,我不会嫁给裴璋。”

        没等贺祈松口气,又轻声道:“也不会嫁给别人。”

        贺祈:“……”

        贺祈被噎住了。

        什么叫不会嫁给别人?这话听着委婉,扎心的程度却丝毫不弱于“我无意于你”,甚至犹有过之。

        这样对救命恩人,是不是有些冷血无情?

        程锦容心里暗暗思忖着,有些歉然。不过,她无意男女之情,不愿也不想嫁人。这种事,还是早日说清楚明白才好。

        “大伯父为我报了太医院的考试,”程锦容声音放缓:“我想考进太医院,想成为大楚第一个女太医。我无意男女之情,不愿被囿于内宅。此生,我谁也不嫁。”

        贺祈听了这话,目中忽地闪过一丝奇异的亮光。

        他看着程锦容。

        仿佛第一次见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