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职场 -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在线阅读 - 第1067章 长大了一些

第1067章 长大了一些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她将碗中的汤一滴不剩的喝了下去,汤里面有着一些血参的味道,这是用血参熬成的汤,吃上几次之后,她的气血也会被补回来,而为了养这个孩子,她以后也要多吃一些才行。

        不能断孩子的口粮。

        而她到了现在也都是有些蒙的,因为她竟是真的成了母猪了,一下子就生了四个,而且还是儿女双全。

        外面的天色暗了,也不知外面风雨几何,村中又是岁月多少,沈清辞都是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少的时日,她只是知道这一日又一日而过,她与烙衡虑从初的担心,紧张,害怕,恐惧,到了现在到也都微松了一口气。

        “呀呀……”

        小小婴儿伸出自己的小手,一双琉璃般的眼珠子十分的黑亮,而后他歪了一下小脑袋,就对上了一双小圆眼睛,小手也是不时的向那里抓去。

        而他的小脑袋边,趴着一只小白狐狸,小狐狸正将他的小身子挡住,也是免的他给摔下去,就连动也都是没有动过。

        就是小狐狸不动,他却是急了,可怜的小软骨头,就边翻身也都是不会。

        “呀……”

        小小的孩子声音很亮,小脸蛋也是粉嫩了起来,就连小嘴唇也没有那般青了。

        突然的,他皱皱自己的小鼻子,小嘴一扁,这也是要哭了。

        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而闻到熟悉味道小婴儿,那本来都是要哭的小脸蛋,又是笑了开来,眼角明明都是挂着眼泪的,可是小嘴却是咧了开来,这是笑了啊。

        小婴儿不时在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也似是在说着什么一般。

        “叽叽……”

        小狐狸也是站了起来,跳到了一边。

        “呀呀……”

        “叽叽……”

        也不知道这一宝宝一狐狸都是在说着什么,怎么的,这才是几日时间,小狐狸就学会宝宝语了,而这般小的孩子,也是学会了狐狸语。

        外面的大香连忙的端着盆子进来,也是手脚麻利的,掀开了孩子的小襁褓。

        “小公子长大了一些呢。”

        大香以前就是照顾弟弟妹妹的,所以对于照顾孩子,自然是有一定的经验,就是她感觉夫人好能生啊,她娘连生了两对双生子,都是在村子里面出了名了。

        可是夫人呢,可是一胎生了四个,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生出来的?

        “是长大了一些,”沈清辞辞其实这一抱,便是知道了这小子确实是长了一些重量,也有可能便是她的母乳十分的养人,本就是吃过了东陵秘药,再是加之那些血参汤日日的养着,还有烙衡虑的养生内气在,所以才是将这小的养到如此好。

        就是她的母乳并不多,也只够小三儿一人吃,哪怕是四人中唯一的小女孩儿,被她外祖当成命根子疼的小四儿,也都是吃不得她娘亲的一滴母乳,因为都是被眼前这个小家伙给吃的一滴不剩了。

        当然这小家伙也是一个干净的孩子,也是亏的她娘的嗅觉十分好,所以只要他一不对劲,便是知道他怎么了,是拉了还是尿了?

        这不,她刚才是回去看了另外的三个小家伙,这一进来,便知他醒了,而且还拉了。

        大香帮着小家伙洗了干干净净的,再是将他抱到柔软的棉被之上,这下干净了,也是见到娘了,安静了是不是?

        “叽叽……”

        小狐狸再跳到沈清辞的腿上,也是同沈清辞一起看着塌上挥舞着自己小拳头的孩子。

        沈清辞将自己的手伸到他的面前,而后小家伙立即用自己的小手抓住娘亲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小嘴里面咬着。

        孩子的小牙床十分柔软,沈清辞能感觉到软软的牙床磨着她的手指,痒痒的,而小家伙越是咬的高兴了,他平日就是喜欢咬着娘或者爹爹的手指,有时咬着咬着便是睡着了。

        果真的,不出一刻的时间,他就已是乖乖的自己睡了,小脸蛋虽然还不如另外的几个孩子红润,却已然可以见到几分血色。

        更是没有像以前那样病歪歪,三天两头又是咳嗽又是病的。

        以前只要他一咳嗽,整个府里都会忙的兵慌马乱,鸡飞狗跳的,也真的便是如此,一点也不夸张,只要他一不舒服,沈定山先是炸毛,那眼睛红的就如同要吃了人一般。

        他将小外孙女,当成眼珠子在疼,可是每一个外孙,他都是爱啊,都是疼啊,小三儿这样,他怎么可能不心疼,尤其是孩子只要一咳嗽,小脸蛋便白了,他这个当外祖的就想要将墨飞给掐死。

        还说是神医,神医个屁,连一个孩子都是治不好,还有脸说自己是什么神医,庸医还差不多。

        而墨飞也是被沈定山实在瞪的委屈不已,这几个月时不时的都是睡不好,人也是瘦了一大圈,总算的,这养了一个月,将小公子养出了一些血色,虽然说肉没有养出来多少,却已然是健康了些许。

        还好,这是养大了,还好,现在也是不常病了,还好,最是危险的时候也是过了,只要过了这一个月,日后便会好养很多,看看如今便是知道了。

        沈清辞再是握了握儿子的小肉手,这孩子怎么养都不胖,也像只瘦猴子,只有小手长的十分可爱,肉呼呼的。

        她亲了亲孩子的小脸蛋,便见这孩子眉清目秀的,十分漂亮,也是隐约的可以看到其五官,似乎过分细致了一些,到不知道像了谁?

        爹爹说,老大与老二像烙衡虑,他们两人到是长的一模一样,有时便连习惯也都是相同,小丫头长的像是她,至于这个最爱得病的小三儿,却是长的极像已故去的先朔王妃。

        沈清辞没有见过那位老朔王妃,可能连烙衡虑都是不太记得自己母妃的模样,毕竟当年先朔王爷与先朔王妃去世之时,他还小。

        可是沈定山却是见过,说来他们还有些同僚之情,当时沈定山便是在先朔王爷军中的,自然也是见过几面那位已故的先朔王妃。

        小三儿现在尚小,可是眉目之间,确已然有了那位先朔王妃影子。

        而对于沈定山而言,他很疼小孙女儿,可是他最爱的,却是小三儿,谁让小三儿越长越漂亮,也是四个孩子中间最小最弱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