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灵异 - 凶灵秘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血雾鬼村 第三十五章:灵异任务发布

第二卷:血雾鬼村 第三十五章:灵异任务发布

        “有,当然有摆脱诅咒乃至重返现实的办法。”

        何飞原以为这个问题不会有什么答案,岂料问题方出郑璇竟不加迟疑回答了他,且言词切切不疑有假,听到此处,何飞果然露出喜色,然而,还未等大学生进一步试图说些什么,郑璇脸上却又很快显露出一丝复杂表情,咬了咬嘴唇,继续道:“我知道你想问是何方法,而关于摆脱诅咒空间的方法,则和生存值有关。”

        “生存值?”

        激动间,何飞没有注意到对方复杂神色,反而在听到‘生存值’这三个颇有印象的词汇后茫然一怔,同时,郑璇说道:“是的,执行者每完成一场灵异任务诅咒就会为其放一定数额生存值作为奖励,并且会记录在执行者个人车票上。”

        听到这句话,似乎想起什么的何飞慌忙伸手入兜,旋即掏出了那张既无法丢弃又无法损毁的诡异车票,低头观察,才赫然现车票除一面印有骷髅头外,另一面竟是一段较为简单的个人信息栏。

        执行者姓名:何飞。

        任务完成次数:1。

        生存值:2。

        看完信息,顿感疑惑的何飞抬头看向了沙对面,看向郑璇,而早已察觉出青年此举何意的郑璇则也紧随其后解释道:“我想你应该看到那行个人信息了吧,那其实就是你在诅咒空间的个人资料,不单是你,我和其他置身列车里的人也都和你一样拥有车票,信息很简单,完成过几次灵异任务和获得多少生存值皆会自行记录于车票上,至于生存值数额,嗯,在我的个人印象中,完成一场灵异任务便会获得2点生存值。”

        “那郑璇姐你刚刚说脱离诅咒空间和生存值有关又是……”

        不出所料,听过对方解释,何飞虽仍然不太明白生存值数额这一概念,可在急于离开诅咒空间这一重点面前还是将其暂时压下,开始询问起更为关键的‘脱离’问题。

        见何飞反应和预料中相同,郑璇本就复杂的脸则也在不知不觉间进一步变得复杂,变得有些难看,甚至已隐隐掺杂些许痛苦之色,目光看向何飞,似在纠结,又似在犹豫,直到青年疑问之色愈浓重,漂亮女人才如同做出某种决定般长呼一口气后继续道:“由于灵异任务几乎全是九死一生,可想而知,长期待在这里早晚会死,介于此,诅咒倒也给了执行者一丝希望,一丝解脱希望,那就是生存值,执行者需要积攒生存值,待将生存值积攒至1oo点时就可以利用这1oo点生存值为自己赎身,届时便可脱离诅咒空间并重返现实世界。”

        什么!!!

        哗!

        话音刚落,何飞竟腾的一声直接从沙站起,不仅如此,这一刻,除猛然起身外,青年脸孔亦尽是惊骇,内心涌起一股惊涛骇浪,之前还涌起的希望之火被彻底浇灭,最后只剩下通骨透澈的冰凉!

        原因很简单,因为何飞不是傻子,更不是白痴,尤其当听到1oo这一数字后,何飞就已瞬间明白这是个什么概念了。

        1oo点生存值乍一听倒是不多,可也请不要忘了完成一场灵异任务才仅仅只能获得2点生存值啊!在那些有真正螝物存在的灵异任务里,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轻松从那些既可怕又残忍的螝物追杀下逃脱?更何况还是5o场?连郑璇这名度过这么多场灵异任务的资深者都对未来持悲观态度,自己这个新人岂不是必死无疑?

        联想起登车前曾莫名其妙经历的那场小镇任务,联想起那只曾差一丁点弄死自己的金女鬼,在回忆着曾于站台前追杀过自己的骇人螝潮和陈海龙等同学死时惨状,何飞内心充满绝望……

        渐渐的,何飞懂了,明白了,难怪张虎第一次碰到他们时就曾说这辆列车是深渊列车,是辆永远充满绝望的地铁列车,原来这里真是深渊,真是地狱啊!1oo点生存值,足足5o场灵异任务!根本不可能有人活着从这里脱离,就算侥幸活过几场灵异任务又如何?幸运不可能永远眷顾着你,你早晚还是会死在那持续不休的灵异任务里。

        想到此处,冷汗不由自主浮现于额头。

        此时,在这间客厅中目前正维持着这样一幅画面:

        茶几旁,何飞一言不立于原地,低着头,双拳死死紧握,甚至由于拳头攥的太紧,指甲插入肉里流出了血都没有反应……

        注视着对面,凝视着青年,郑璇则也处于某种沉默无声状态,女队长什么都没做,既没有进一步解释亦没有出言宽慰,就这么一言不看着何飞,因为她明白,每一名来到这里的新人都要接受这近乎绝望的现实,也都必须度过心里这道坎,如果一名心理素质差的新人渡不过这道坎,那还不如趁早自杀算了,也省的在执行灵异任务时因心理素质差从而拖队友后腿。

        但话又说回来,一旦成功度过心里那道坎,接受了现实并且重新拥有了活下去的坚定信心,暂且不说能活多久,至少已具备了面对灵异任务乃至面对螝物时的心理素质,所以,这道坎只能由何飞自己来过,任何人都帮不了他。

        (我,仅仅才活了21年,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然谁又能想到如此不幸的事情会降临在我头上?老天你是不是在玩我啊?我何飞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把我放进这种地方?死……我并不怕,但我放不下啊,我还有家人,我还有父母妹妹,我的家庭并不富裕,父亲是煤矿工,母亲体弱多病,好不容易攒钱把我供上大学,不料,我却进入这处螝地方!)

        (我会死的,我早晚会死在灵异任务里,我完了,我真的完了啊,可……)

        (可我要是死了的话,那父母这辈子可就被我坑惨了啊!是啊,为你付出了一辈子,结果你却死了,父母将来怎么办?母亲的病又怎么办?你何飞最初的承诺呢?你不是曾暗自誓大学毕业后一定要出人头地让父母安享晚年吗?何飞啊何飞,你的牵挂实在太多,你放不下的,所以……)

        (所以……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我要挣扎……)

        ——挣扎到最后一刻,直到脱离诅咒空间为止!!!

        不知何时,沉思许久中的何飞缓缓抬起头,与此同时其原本痛苦的面孔也逐渐转变成一脸平静,见青年如此反应,对面,一直在默默注视他的郑璇先是一愣,随后扬起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看来,这小子心理素质挺强啊。)

        “呼!”

        至于何飞,则也在抬起头后深呼一口气,努力压制下恐惧和不安,定睛看向了对面沙,看向对面坐着的郑璇,接着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郑璇姐我没事了,只不过有点累,想休息一下。”

        ………

        何飞离开了郑璇房间。

        在从对方那得知一切所能得到的答案后告辞离开。

        不过他却没有把自己进列车前就曾经历过一场灵异任务的事说出来,更没有把自己车票给对方看,是的,从女队长那他得知新人登车前是不会遭遇灵异任务的,往往只有登车后才会同资深者们一起执行灵异任务,很明显,何飞现自己成为了特例,成为了唯一一个早在登车前就执行过一场灵异任务的特例,这种特例让何飞不安,甚至隐隐感觉到恐惧,恐惧暗示他最好不要多说,虽是暗示,但基于某种莫名思绪,犹豫再三,最后,何飞选择了沉默,他遵从了个人潜意识命令,打算将这件事先暂时隐藏于心底。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他终将得到答案。

        重新回到3号车厢,背靠门旁先是一阵沉默,接着,他走到对面一扇略显灰暗的无人房门前,握住门把手,用力一推走了进去。

        咔嚓。

        按照走时女队长所言,白色房门代表有人居住,暗白色则代表无人居住,新人只需随意选择其中一扇即可当成其个人专属房间,一旦选定不可更改,且未经主人同意旁人无法进入,而此刻,面前这一房间就是属于他的了,或者说直到他活着脱离诅咒或是死在诅咒空间之前,这处房间就一直是他何飞的。

        进入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眼前场景和郑璇房间基本相同,略一观察,脱掉衣服,何飞径直走向浴室。

        1o分钟后,裹着毛巾的何飞来到了客厅落地镜前,他,仍一言不,就这么盯着镜子,盯着镜中自己,透过镜面,他能看到一张颇显帅气的脸和一副不算健壮的身体,足足观察良久,何飞才有所动作。

        来到厨房从冰箱拿出一瓶饮料狠狠地灌了一口,接着,何飞转身走进卧室,进去后他既没有观察环境亦没有多做其他,竟直接走到床前一头栽了下去。

        没有错,何飞累了,太累了,一场近两天的灵异任务下来不仅让他险死还生还让他疲惫至极,加之不久前还曾于站台上舍命狂奔,总总加起来足以让任何人虚脱,最终,何飞忍不住了,再也忍不住了,刚一进入卧室,浓郁困意便已山呼海啸般席卷脑海,充斥全身各处,或者说栽倒于床之际,大学生就已在刹那间沉沉睡睡去。

        然后,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

        何飞不知道自己这一觉到底睡了多久,但他却可以清晰感觉到期间自己做了好多个梦,梦到了好多人和事物。

        梦中,他一会看到陈海龙死前绝望的脸,一会又看到徐海和陈晓东死前痛苦的眼神,接着又看到自己在一条空荡大街中狂奔,最后,他看到一只女螝,一只金女螝嚎叫着朝自己直直扑来!

        “死!!!”

        何飞猛然睁开眼睛,旋即条件反射般一个鲤鱼打挺直起身体,慌乱中观察周遭,直到确认周围什么都没有,身处之地也仅仅只是一间卧室后,茫然若失的他才算完全清醒。

        见自己依然处于深渊列车上,何飞不由苦笑了一下,是啊,他多么希望这个诅咒和这辆列车以及之前种种遭遇都是一场梦啊,可惜,现实是残酷的,目前的他已经没得选择。

        观察完卧室,转头看向床头时钟,上面显示的时间为早晨7点25分,回想之前睡觉时大体时间,才现自己这一觉居然睡了睡了足足12个小时之久!

        除暗自咂舌外,何飞也不打算在穿之前那件破旧衣服了,起床后,走到对面衣柜前闭眼思索了一下,接着打开柜门从里面取出了一套休闲装穿在身上,照了照镜子感觉很合身,正欲离开卧室,没走几步则又如同忽然想到了什么般试探性将手伸入新裤子口袋,然后……

        摸出一张车票,一张印有骷颅头的地铁车票。

        (果然,果然是永远甩不掉啊。)

        见事实如此,摇了摇头,何飞不再去想车票的事,转而去厕所开始了例行洗漱,洗漱过后前往厨房吃起早餐,然而……

        正当大学生一边吃饭一边在心里评价诅咒空间伙食味道之际,才刚吃一半,突然,他竟犹如被针扎到一样瞬间从餐桌前弹跳而起,旋即用愕然目光低头看向下方,看向裤兜,因为,就在刚刚,他感觉兜里的车票猛然抖动了几下!

        何飞被吓了一跳,赶忙将车票在次掏出仔细翻看着,接着,他在车票的背面现了一行字,一段早前从未有过但不知何时突兀冒出的文字信息:

        灵异任务开始布,请所有执行者前往1号车厢查询任务详情,3o分钟之内不去者会被视为主动放弃任务,放弃任务者抹杀。

        灵异任务布了?

        (这么快?郑璇不是说灵异任务平均每隔1o天布一次么?我他吗明明才刚进列车……嗯?不对,郑璇后面好像还补充了两句,任务布时诅咒会通过车票告知执行者,而新人则往往会在任务休息期第9天登车,自己是昨天登车的,今天,今天可不就是任务休息期第1o天吗!?)

        同时也恰恰是新一轮灵异任务的布期!

        靠!

        看完这行信息,除暗骂自己糊涂外,由于曾亲身经历过一场灵异任务加之任务里必然有螝这一恒古规则,联想到灵异任务的可怕……

        果然,刚一回神,一股悄然而生的浓郁恐惧感便已袭上心头,身体猛然一颤,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可惜事到如今怕也没用了,否则等待自己的只有被诅咒抹杀这一条路可走,据郑璇说她就曾亲眼看到过抹杀场景,而抹杀就是融化!只要执行者违反任务规则就会莫名其妙自行融化,像一块被太阳暴晒的雪糕那样快溶解,直至化为一滩血水从而人间蒸!

        “咕嘟!”

        正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到此处,何飞倒也快想通了,并且也第一时间有所应对,咽了唾沫,先是快回忆一通昨天临走前郑璇对他的嘱咐,接着便跑到保险柜里拿出了属于他的那张信用卡,随后又找了个背包跑至冰箱前装了一些水和食物,直到将这一切全部做完,确认没有遗忘,这才火急火燎奔向客厅大门。

        正欲出门之际……

        咚咚咚!

        房间大门被人从外面敲响,何飞当即拉开房门,然门外之人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他本以为门外要么是郑璇要么就是张虎,无非是担心身为新人的自己会误了时间,不料站在门外的却是赵海丽,是那名胆小女生。

        门前,赵海丽依旧和第一次见时那样有些畏畏缩缩,见何飞看向自己,女生才先张口道:“那个,是这样的,郑璇姐和其他人都去1号车厢查询任务信息了,她担心你会睡过头,吩咐我过来喊你一下,让你尽快赶往1号车厢。”

        原来还真是特意来喊自己的。

        见状,大学生不敢怠慢,点了点头,旋即二话不说走出房间并同赵海丽一起沿走廊疾步奔往前方,奔往那处他从未去过的1号车厢,同时也是每一场灵异任务的布地点。

        不过,待穿2号车厢进入1号车厢时,先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副和前几节车厢完全不同的场景。

        这里空间很大,严格来说虽也大不到哪去可至少比后面几节车厢空间大一些,且此处较为空荡,既无地铁应有的机车设备亦无印象中应有的列车操作台,有的仅仅只是横放于车厢正中的四排黑色连椅,以及正前方一块大型显示屏。

        是的,整间1号车厢内部较为简单,正前方墙壁悬挂着一面足有一人高的大型黑色显示屏,中央为四排黑色连椅,角落还存在着一扇金属舱门,其余再无他物。

        而此刻,郑璇、张虎以及周斌三人皆无一例外坐于连椅之上,视野全盯着显示屏,女队长坐于第一排,张虎和周斌坐于第二排,赵海丽则也在进入车厢之际自行走到第二排坐下。

        与此同时,先不谈旁人作何反应,许是从始至终看何飞不顺眼之故又许是在看到青年时想到了昨天生之事,见大学生仓促抵达,周斌当即用满是不爽的目光瞥了眼何飞,冷哼一声,倒是没有说话,目光旋即转向屏幕,表情一脸凝重。

        张虎倒是别过脑袋朝何飞点了点头,可很快又同周滨一样重新盯向显示屏,其他人亦同样如此,个个神色凝重的盯着黑色显示屏,似乎……

        似乎显示屏即将生什么。

        生足以让任何人无法忽视乃至极为在意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