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擎苍帝主在线阅读 - 第七章 荒天帝的隔代传承

第七章 荒天帝的隔代传承

        穿过那薄如蝉翼的光幕,白羿感觉甚是奇妙无比,外面被浩瀚海水笼盖,里面却滴水未沾。

        这是一处三丈左右的密室,四壁漆黑如墨,在头顶处一颗略显暗淡的石珠光耀下竟然没有反射出半点光芒,显得格外得异常。

        ‘呲!’

        此刻他身体外的护罩已然回收到胸前的玉坠内,轻轻迈步查探,一不小心,踩到地上的什么东西,惊得白羿略一哆嗦。

        “头,头骨?”看着手中捡起的白色骨盖,还没怎么用力,就像是泥灰一样碎掉。

        适才没有注意,这一观察才发现,些许朦胧的地上好多具白骨都躺在墙角边缘,外表竟然没有灰尘覆盖,不由得不让他大感吃惊,对此地也是格外慎重起来。

        “凡进此洞府者,皆为有缘人,传吾之大道,窥秘之天地。”

        突然间,洞府内不知道从何处传来这声话语。

        “晚辈走投无路进入此地,若有叨扰前辈之处,还望见谅!”白羿深深呼吸,这地方好生邪性,当即便向前方诚心抱拳施礼。

        ‘呼!’

        几息之后,半空中竟然真的出现一道人影,只是都被白色光芒笼罩,除了那双漩涡一般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

        白羿微微抬头望去,居然有种心神都被摄入的感觉,难以拔出,旋即立马不敢再看。

        “有缘之人,进入考验之地,过则生,败则死。”

        白色光影单手一挥,前方竟是出现适才进来的那道薄如蝉翼的相似光幕,依旧闪烁着流光溢彩。

        “这,可是我心府已裂,身受重伤,恐是难以完成您的考验。”白羿深知自己的境况,既然面前这高深莫测这人设下这般奇异的洞府,那考验岂是一般人能通过的,何况自己只剩下半条命。

        “无妨,通过考验,你可复原。”

        白色光影的眼镜好像可以看穿一切,对于白羿的伤势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什,什么,我,可以复原?”暂时而言,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他自然是欣喜异常。

        “考验之门已开,有缘之人速进。”

        白色光影并没有回答他其它的问题,言辞间充斥着冷漠,还有一股潜在的威严。

        ‘呼!’

        白羿深呼一口气,轻轻迈步走向光幕当中。

        通过的刹那,他突然就感觉到自己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力量又重新回到最充沛的时候,心府的裂痕也像是被什么东西遮掩住,伤势全好。

        而眼前上方,正是一个祭坛,其中刻画着许多奇形怪状的蝌蚪符号。

        ‘轰!’

        一息之间,还是静止的祭坛忽然自动运转起来,一股股强烈的气息逐渐蔓延,像是喷泉那般,黄晕色的煞流狂涌而出。

        “自废修为,本源重归,凝神纳气,引煞注府,聚点成形,蚀骨化道...”

        就在他惊异之时,耳畔再度回想起一道声音,随后,脑海中竟然莫名冒出一部功法的开篇,让其修炼。

        “什么,这,这,难怪刚才会看见那些骨架,想要通过,简直难比登天啊!”白羿仔细揣摩后,摇头自语。

        这是一部极为怪异的功法,完全违反常规,自废修为后便等同于常人,又要将眼前祭坛里这些所有煞气注入自己的心府,这简直无异于自取灭亡,试问,一介凡体,如何承受得住这么多都凝结成水流状的煞气。

        “呵,好,

        反正我早就修为全无,倘若这都不敢进去,我还怎样报血海深仇。”白羿紧握拳头,咬牙切齿地看着前方犹如沼泽的祭坛,心中虽有惊惧但是他无可选择。

        ‘啪,啪!’

        调整好心情后,白羿慢慢踏上石阶。

        ‘咻!’

        在触摸到祭坛后,竟是被那股强烈的吸力直接吸了进去,就那样粘在了祭坛最中心。

        刹那之间,无数的煞流像是找到了发泄的目标,一个劲儿的往白羿身体里钻,见此情景,他哪敢懈怠,即刻就开始运转起脑海中传来的修炼法门。

        不过,他还是小觑了这股煞流的力量,就在这几息的时间里,他就像是经历了好多年的痛楚。

        煞流摧枯拉朽地将白羿生生折磨成一个血人,从上至下,头发不断脱落,白色的皮表缝里不断渗透出血珠,瞳孔变成了猩红色,全身衣服湿透,而他整个身子也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经过他无数的筋骨脉络后,众多煞流开始齐聚在他的心府处,却不敢逾越一步,无论白羿如何驱使操控,那些煞流都没有前进,仿佛有什么他们惧怕的东西在里面。

        可是,这却让白羿吃尽了苦头,煞流不进心府,怎么能让他凝聚出一颗煞气棱晶,又怎么完成考验,而且每多一分就多一分的煎熬,那种痛楚,可不只是肉体上的,还有神魂上的摧残。

        “呃啊啊啊...给我进啊!”僵持数息之后,白羿血肉紧缩,甚至能大致看到骨架的模型,这样继续下去非要把他磨死不可,无奈之下,唯有强行将煞流吸纳心府当中。

        ‘轰!’

        就在这一瞬间,白羿的心府像是变成了古战场,一股股透着晶体状的东西在最深处猛然苏醒,恍若是远古的巨兽一般。

        而冲进去的煞流感受到那股气息,顿时就狼狈不堪地想要逃离,可是,一股极为强悍的吸力凭空出现,直接源源不断地将其吞噬。

        可外界的煞流因为在祭坛的束缚下,无法出去,一股股全被吸纳,但这祭坛底下不知道存储了多少煞流,硬是一直吸收了一盏茶的时间都还没有停歇。

        这时,只见白羿的脸上完全没了血色,苍白地像是雪上寒霜,就那般痴痴呆呆地矗立在阵法中心,若非还保留着一丝执念,怕是早就被煞毒侵蚀了神智。

        “想不到这世间竟有这等体质,看来,当真是天助吾也。”

        半空中,白色光影浮现而出,静静地观望白羿好一阵子后,方才呢喃自语道。

        ‘咻!’

        只见他并指一划,一道青色的虹光便打进了白羿的身体,径直往心府而去。

        随后,白羿的体内居然自动运转起脑海中的那份功法。

        心府内,由晶体状的东西吸纳了煞流之后,慢慢地开始凝结为一颗有九面的椭圆形棱体煞晶,就那般立在半空,不时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而这还没完,仿佛煞流源源不断,煞气棱晶还在继续凝练当中,不过,白羿却是体会不到任何痛楚了,此刻的他神智仿佛呆滞住一般,一切的动作都是本能的推动。

        要知道,这煞气棱晶每凝结出一颗,后面的往上越加难以凝练,而且痛楚增加一倍,如此往复,不止是肉体的痛,还有神魂的苦,不断刺激着白羿。

        就这般,足足在凝结出五颗煞气棱晶之后,才停止。

        ...睡眼惺忪地睁开双眼,白羿轻轻揉了揉双眸,其间他感觉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长得他都不知道这

        个梦是不是真的存在。

        四周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看不清有多远有多宽。

        “小家伙,睡了这么久你可算醒了。”这时,一道带着柔和的声音传来。

        “啊?前辈您是?”白羿看着眼前浮现的人影,那是一张普通不过的脸庞,岁月的皱纹铭刻着,发如雪,眼似剑,举止之间,恍惚都有种莫名的轨迹。

        “这么快就不记得我?”

        “难道您就是刚才那位前辈,可是您说我睡了许久是什么意思啊?”白羿这才看清楚白衣老者的面貌不由得有些惊讶,更是不明所以,自己感觉才过一小会儿的时间。

        “呵呵,你可是睡了整整七日之久。”白衣老者和颜悦色地微微一笑,道。

        “这么说,我,我通过考验了?”神念急忙进入心府,果真发现五颗煞气棱晶悬立半空,只不过,他还发现了更为震惊的景象:“前,前辈,我,我的心府,怎么一分为二了?”

        “哈哈哈,这样岂不是更好,日后你的修炼速度将是一般人的百倍乃至上千倍,成就非凡啊!”

        白羿一听,忽然明白什么,立马便半跪行礼道:“多谢前辈大恩,晚辈没齿难忘。”

        “小家伙,怎么还是前辈前辈的叫,听着多不好。”白衣老者看着他,轻轻一笑。

        “这,那,那...”白羿有些不明白老者的意思,支支吾吾地想了半天这才明白其中含义,急忙行三跪九叩大礼,道:“师尊在上,弟子白羿拜谢师尊。”

        “好,小家伙真聪明,起来吧!”白衣老者捻了捻胡须,温馨地笑道。

        “是,师尊。”望着眼前和蔼的老者,白羿好感大增,丝毫没有什么虚伪的地方。

        “小羿啊,你可算是我的第九个隔代传承弟子了,肩负的使命可不是一般的重。

        ‘呼!’

        虚空中,突然就出现了九盏琉璃灯,只见那第二盏的亮度竟然都快超过这片空间的亮度,而其他的或多或少亮度不同,只有第三盏灯有种要熄灭的感觉,而白羿的这盏是最暗的,几乎看不见荧光。

        “师尊,这是?”

        白衣老者默默看着虚空中的九盏琉璃灯,心情有些愉悦的样子,片刻后方才言道。

        “昔年,为师破苍不得,差点形神俱灭,之后自知时日无多,所以便留下这九座洞府,选择出大机缘大气运大毅力之人继承为师穷极一生创造而出的《九转化灵诀》,你是第九个,九灯现,此役必能打破这苍穹束缚。”白衣老者抬头望去,拳头不自然间开始紧握起来。

        “师尊,您说的,弟子,不太明白啊?”白羿有些迷惑的看着天空,也没看见什么东西,竟值得老者有些失态。

        “有些事,日后,你自然会明白的,记住,一定要好好修炼,不可懈怠,你的出现代表着很多古老的势力都要出现了,天下将乱。”

        “什么,不会吧?”白羿一听,顿时哑然,要知道‘天下将乱’的含意。

        “昔年,为师自知无法再突破自身瓶颈,所以在逆天之争前,留下了一笔极为丰厚的宝藏,而且还有一道蕴含为师毕生修为的最强力量以及神秘礼物,现在你的出现代表着,它们是时候出世了。”

        “那,那,师尊弟子冒昧,您生前到达了什么境界啊?”模棱两可的听着白衣老者的话,其中慢慢推敲,不得不让白羿觉得,自己刚拜的师尊定然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此界之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