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军事历史 - 初唐大农枭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北地的未来

第二十章 北地的未来

        马车轮子吱呀吱呀的响,显得车上的人都比较沉默,于秋的屁股是坐在堆积成小山一般的黄豆袋子上的,张喜儿则是不时的嗅着于秋买回来的那些香料,幻想着那些没有被赵七娘卖出去的猎物,被这些香料烹调过后,将会是什么样的人间美味,满车的黄豆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粮食充足的安全感或者满足感。

        苏定方一直在车厢外向后张望,却迟迟没有看到有人朝自己这边追过来,脸色不由有些失望。

        他属下那个赶车的士兵不时的调整着马脖子上的缰绳,眼神却是忍不住前面车厢的缝隙里瞄。

        那边虽然装的黄豆少一些,但是有三个女人乘车,而且,她们很热情的将跟过来的三个兄弟中,除了赶车的那位兄弟之外的两个兄弟拉进了车厢。

        “你身边这些妇人都不简单啊!”确定没有人会追出来之后,苏定方也在马车的黄豆袋子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来道。

        “不过是力气大些而已,想来,是平时农活干的多的缘故。”于秋随口答道。他并没有发觉,苏定方说这话时,张喜儿眼神有些飘忽。

        今天除了在打架的时候赵七娘和王二娘有些分神之外,她们卖馒头,故意找了个看上去有身份的人制造冲突的表现,基本堪称完美。

        可不是黄升就真的那么霸道,敢不给刘黑闼面子,当街行强取豪夺的之事,而是于秋早有安排,只要他自己和军官搭上了关系,遇到豪客来议价的时候,就可以把姿态摆高一些,最好引发冲突,闹出点动静,让大家来围观。

        比较意外的是,这位豪客居然会是洺州太守黄世杰的儿子,更意外的是,于秋勾搭上的军官,居然是历史名将苏定方,而且,此人不畏强权,敢打自己上司的儿子,这让他当即改变了将事情闹到刘黑闼面前去的打算。

        借刘黑闼的势在洺州城立足,可没有结交苏定方这样的人才来的划算。

        很快,苏定方就又证明了于秋选择的正确性,开口道,“普通的妇人,可未必能在北地安稳的活下来。”

        闻言,于秋惊觉自己似乎遗留掉了什么,眼神电一般看向了张喜儿。

        感受到了于秋刺人的目光,张喜儿的眼神有些闪躲,手上抓着一条扎着黄豆袋子的麻绳,一个劲的扭捏,却并没有开口接二人的话。

        “是啊!想要活下来不易,所以,她们学会了很多生存的技能,或许,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对了,苏将军,你对咱们北地的未来怎么看?”相比较来说,于秋现在更加能依靠的,是寡妇村的这些寡妇们,所以,他不能当着苏定方的面询问张喜儿,寡妇村能够在战乱的北地留存下来的秘密,而是岔开话题道。

        “北地的未来?”苏定方听了于秋的问题,面色一愣,片刻之后,却是摇了摇头道,“北地根本没有未来。”

        “苏将军也不看好汉东王么?”于秋继续追问道。

        如果苏定方此时已经看透了大势,或许,是于秋的一个机会,虽然,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是,忽悠一下,苏定方未必不会跟着他混。

        “汉东王很好,对兄弟够义气,对百姓够宽仁,然而,他却并不是一个好的领袖。

        读书不多,谋略不足,让他在做某些决断的时候容易出错。

        先前他下令杀了瀛洲刺史卢士睿,恶了范阳卢氏,又因为属下没有才学之士治理地方,大量任命了像黄世杰这样的本土世家豪强为各地太守,这些人哪里有什么心思与李唐大军抗衡,除了捞钱之外,就是让黄升这样恶行昭著之人得以横行街市。

        要知道,这还是在他脚下的洺州城,其它各州现在是什么情况,根本难以想象。

        而李唐的那位秦王李世民……”

        说到这里,苏定方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只是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可察觉的钦佩之色,又有些黯然的伤神。

        同样是打仗,人家李世民,就能把民生政治打理的很好,让自己辖区内的百姓有条活路,而刘黑闼与李唐已经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战事持续打下去,北地的青壮男丁不说整个被清空,至少还会在现有的人数下再折损一大半,届时,没有数十年的修养,只怕是难以恢复。

        “那苏将军想过投效李唐么?”于秋再度问道。

        “没有,我是不可能背叛汉东王的,而且,我屡次在战阵之上击败,击杀李唐的大将,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至于那位秦王李世民,也只不过是个秦王而已,李唐的未来并不是他说了算。”苏定方语气很坚决的道。

        历史上的他,也是因为各种类似这样的问题,在刘黑闼被灭之后,开始隐居山林了,直到李世民玄武门政变成功,征召他出仕,他才再度出山,而且,一入仕就是统领一地府兵的折冲校尉,可见李世民的眼光有多毒辣。

        “如此,洺州战事若有了结果,苏将军不妨与在下一起躬耕于田野,不再过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于秋现在自然是不敢贸然招揽苏定方的,而且,他的人生目标,也并不是争霸天下,而是帮原主复仇的同时,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所以,委婉的邀请道。

        “呵呵,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若是侥幸能在战场上活下来,种上百十亩地,每天吃几个你做的这种馒头,悠闲的安度余生,我苏某人也算是知足了。”苏定方释然一笑道。

        “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来日苏将军若是从战场上下来,一定要来村子里找我。”

        “我原以为,你刻意的亲近于我,是想撺掇我做什么大事,却不想是邀我跟你一起种田,也罢,某家少年从军,空练就了一身战场杀敌的本事,对于这农耕之事,还真是不太精通,届时,就劳烦秋哥儿你关照了。”苏定方学张喜儿她们喊于秋的名字道。

        “呵呵,些许小心思,所求不过是个出路而已,苏将军不要见笑。”被苏定方戳穿了心思,于秋不以为羞,反而坦然的笑道。

        他一开始就没有把苏定方当作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来看待,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做成千古名将的。

        是故,他选择了反其道而行之,将自己的态度表现出来,将自己所求的东西说出来,真诚以待。

        显然,苏定方见过太多为了生存,不择手段的人,倒是像于秋这么真诚的说出自己的想法的人,一下子就收获了他的好感,挥了挥手道,“咱们以后就不要那么见外了,我痴长你几岁,你就叫我一声苏大哥,我也如同他们一样,喊你秋哥儿,赶车的兄弟叫陈虎,还有前面车上的赵河,张康,王猛三位兄弟,都与我有过命的交情,你也不用与他们太客气。

        老实说,咱么几个今天跟你走一趟,一是在城中受了那黄世杰的气,想出来散散心,二是想再吃一顿你做的馒头,说不得哪天在战场上咱们被人砍了脑袋,这般美味还没有尝够,那就亏大发了。”

        “有苏大哥这样的客到,小弟自是求之不得,光吃馒头终究是寡淡了些,就着一些没有卖出去的野味,小弟今日定让苏大哥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美食。”于秋很是自信的道。

        从刚才陈虎,赵河,张康,王猛四人很自然的脱离了巡丁队伍跟着苏定方一起出城,于秋就知道,这几人肯定也是战场厮杀方面的好手,以苏定方的勇力,能入得他眼的,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顿时在心里开始构思着晚上要做什么菜招待他们。

        他可是非常认同一个道理的,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而现在有了各种调味佐料的他,太容易抓住一个人男人的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