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职场 - 我怎么就火了呢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不行!皮套预算太高!尽量把成本压缩到现在三分之二的价格以内!”

        “不行!设备已经这么充足了为什么还要添新设备?什么?现有的设备没法拍出想要的效果?那就租啊!租起来虽然价格也高,但比买着划算!”

        “开发新软件?不行!你那个软件不是已经够用了吗?为什么还要花钱开发新的?”

        “不行!剧本太长了!而且对特效还有场地等等各方面的要求太高!回去修改!”

        “音乐要由大师负责?不行!价格太高了!”

        “不行!演员价格太高了!不是现在当红的流量小生流量小花还要这么高的片酬?演技?那些老戏骨的演技足够,而且他们要价不高!不认识?我可以去联系!”

        “不行!不行!!不行!!!”

        “老方,你就看着那小娘皮嚣张?”

        楼下做为“秘密据点”的美甲店内,一支蜡烛昏黄的光芒照得人影绰绰。

        而这里显然并不止刘芒一个人。

        方别的阴阳脸忽然冒了出来:“关我屁事,我就是一导演,你去找投资人说呗。”

        反正电影完蛋背锅的也不是他。

        而且说实话,方别其实还觉得轻松了不少。

        以前虽说是奔着让大小姐把钱全亏完去弄的,而且每次阴差阳错之下不仅没赔钱,反而都大赚一笔。

        现在大小姐都特么亏成百亿富婆了!

        但当时方别这个外行人去搞这些预算的时候确实都很麻烦。

        后来有个管场务的赵秋梅帮忙算是好了不少。

        但她毕竟是手下的员工,而且她还有自己的不少工作要忙,等于说方别这里还是挺混乱的。

        现在有的正规的来帮忙其实方别也没什么意见。

        只要你别妨碍我画画看小姐姐。

        但刘芒他们就不爽了。

        他们来方别这混,除了走头无路跟服气方别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自由度。

        他们可以尽情去发挥自己的才华而不用担心什么其他的问题,这是在其他剧组所没有的自由度。

        也是他们尊敬方别的其中一个原因。

        可现在这一切全都变了,要这么下去,这个剧组跟其他剧组有什么区别?

        奥斯卡那种级别的效果,他们怕是再也做不出来了。

        又有一张脸从黑暗中冒了出来:“方导,咱们反了吧!”

        “是啊是啊!咱们反了吧!”

        黑暗中还有人在不停起哄。

        “反毛反!反毛反!”方别没好气道:“动不动就说这种话,你们是想这电影完蛋?大家都是成年人,能不能来点有建设性的建议?”

        身为方别手下头号大将,吴凯也冒了出来:“其实吧,这种制片人才是一般剧组的常态。”

        见其他人眼神不善,吴凯又极其自然的补了一句:“但咱们这不是一般剧组,就要跟一般剧组不同才对!”

        他感觉到不善的目光消失了。

        “这次我站瘦猴!”刘芒的胖手怒拍桌子,震的斜靠在玻璃瓶里的蜡烛都一阵摇晃。

        在灯火的摇曳下,刘芒的表情显得十分狰狞:“咱们都什么人?三部电影都票房爆炸的‘超级英雄之父’!单部电影票房超十五亿的两个副导演!拿过奥斯卡跟威尼斯的制作团队!全国最好的武术指导!深受中老年妇女喜爱的师奶杀手演员!还有威尼斯影帝!

        就咱们这个阵容,谁来不是要跪下喊爸爸的?她凭什么这么嚣张?就凭他是苏氏集团的人?”

        刘芒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方别:“不对啊老方!她一个苏氏集团的小员工凭什么跟你叫板?咱公司跟苏大小姐的关系莫非她不知道?”

        方别耸耸肩:“大小姐为人低调,她老爹跟俩哥哥也不是高调的人,估计是没说。毕竟这种事情对苏氏集团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他们就是按照惯例搞个例行操作罢了。”

        “那咱们就这么认了?那我可不干!”刘芒冷哼一声,“明明能做的更好,结果就因为这拖后腿的家伙搞得大家发挥不出最强水准,这没人会甘心。”

        方别叹了口气:“你们呀,总是能给我搞点新东西。”

        “这样吧。”方别思索片刻,开口道:“晚上请她吃顿饭,就当接风洗尘。到时候咱们把咱们的问题明明白白跟她说明白,把这个误会消除掉就行了,。如果还是不行,我再想办法,比如找大小姐什么的。大家没意见吧?”

        见众人都没意见,方别最后拍板:“那就这么定了。”

        然后他抬起头:“那个谁,去把窗帘拉开!大白天窝在这小仓库里还特么拉着窗帘点着蜡烛,真特么有创意!”

        他本来在那画着草稿图呢,刘芒就神神秘秘跑过来跟他说有要紧事要说,结果最后就是这!

        “”一直没出声的吉良吉影苦笑道:“方导,这里是美甲店,不是小仓库”

        他叹了口气,这家美甲店,看来真的不属于他了

        方导连钥匙都没还他

        当窗帘拉开后,才露出屋内的人影。

        上到方别刘芒吴凯,下到赵秋梅李博聂方潘晓,包括那些主要演员燕双鹰那群人,一个不差全都在这儿!

        见光线突然明亮,一众“见光死”的家伙瞬间作鸟兽散,分分钟就全都不见踪影了。

        方别:“”

        一个个对上司不满却又没人敢出头,就知道怂恿别人出头。

        太真实了。

        “请我吃饭?”办公桌前正低头忙着做报表的陆婷愕然抬头。

        赵秋梅笑容亲切:“是的,我们方导说您来这边也挺辛苦的,而且一来就开始紧张激烈的工作,我们也觉得挺不好意思,所以就请你吃顿饭权当是接风洗尘了。”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晚上七点横店酒楼牡丹厅,到时候不见不散。”

        说完不等陆婷反应过来,赵秋梅脚下生风直接溜了溜了。

        陆婷却一下子紧张起来。

        果然要来了吗!

        鸿门宴!

        她就知道那个方别不会这么好心。

        这两三天她一直小心翼翼,生怕出一点错被抓住把柄。

        每天她第一个来公司不说,做事也是绝对认真的!

        其实她也挺佩服方别的。

        一个人的成功不光要看历史的进程,还要有个人的奋斗。

        不少人都说“要是我也能怎么怎么样,我也不会谁谁谁差”这种话。

        可当机会真的来临的时候,能抓住的都是那些有准备的人。

        否则就是机会来了你也抓不住。

        而方别在她看来就是这种人。

        因为她虽然是每天第一个到公司的,但方别却直接住在了公司

        反正她每次去找方别谈事的时候,她都能看见方别坐在电脑前认真的工作。

        嗯她不知道方别其实是在划水摸鱼打游戏和看小姐姐还有画画。

        这种人如果距离远了去看,你会十分佩服他,但如果你和他共事你才会知道他的可怕。

        方别是个城府颇深的心机男,这是她早就确认过的事情。

        所以她小心小心再小心,一直没被抓到什么把柄。

        但是今天

        陆婷叹了口气,是死是活,就看今天这顿饭了!

        苏总,您把这种重担交给我,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陆婷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啥情况这是?”刘芒眯着眼睛扭头看了看其他人,“都七点二十了人还没到?这是要给咱来个下马威?”

        “说不定是因为紧张呢。”方别打了个哈欠,“别动不动就把人想的那么坏,这斗天斗地的,你斗鸡啊?”

        紧张不是很正常?

        方别前世的撸啊撸前职业选手鲟将军不就rank猛如虎,一打比赛就容易拉胯。

        为啥?因为紧张手抖呗。

        还有dota2的紧张哥“硬着来”。

        当初一次打天梯,当时的430被“硬着来”暴打,他直接公屏打字讽刺说“你路人这么吊,为什么比赛这么菜?”

        然后硬着来也属实是个铁憨憨,他直接公屏回复“jinzhang”。

        没错,是用拼音回复的。

        “紧张哥”由此得名。

        连玩儿游戏的职业选手都知道普通比赛和路人比赛与世界大赛的不同。

        那陆婷一个在国内圈子混的人,一次性见到刘芒他们这群牛逼的沙雕要紧张一下岂不是一件很合理也很符合逻辑的事情?

        但很显然,刘芒却有不同意见。

        “紧张?”刘芒嗤笑不已,“哪有这么扯淡的事情!”

        陆婷现在很紧张,她一颗心都在扑通扑通的跳。

        额跳的很快那种。

        她其实早就到了,甚至比方别他们来的更早。

        但是她没在房间里等着,她一直躲在角落里。

        直到方别他们来到酒店进了包间她也没敢进去。

        其实本来没什么,主要是她来之前给老板发了条消息说这件事。

        然后苏二哥只回了一句话,“注意自己的身份,别跟方别扯上什么关系”。

        苏二哥这话的本意是方别这小子是苏家未来的女婿,你别跟他走太近让那小子跟自家小妹产生什么误会,毕竟现在他们俩可以说得上是异地。

        但陆婷却没这么想。

        注意自己的身份?别扯上关系?

        老板这是什么意思?

        怕我同流合污被方别腐蚀然后乱花预算?

        那不能够啊!

        但陆婷又想了想,觉得如果方别真的要用金钱来腐蚀她,而且这个金钱量不小的话,她可能顶不住。

        一般人恐怕都顶不住,只不过大部分人连顶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她正在做思想斗争。

        万一对方打来糖衣炮弹怎么办?

        万一对方就是借机抓自己的把柄怎么办?

        这莫非就是方别的本意?

        可这种事情她来之前从别的剧组那边打听到的说法是司空见惯。

        可方别不是一般人啊!他的剧组也不是一般剧组。

        他会做这种事情吗?

        不!肯定不会!

        所以方别必有所图!他八成是要先用糖衣炮弹腐蚀自己,然后以此为把柄逼迫自己就范给他们通过各种不合理的预算!

        陆婷!你一定要顶住!顶不住也得顶!

        自己一定要油盐不进!无论他们打来的糖衣多甜,都千万不能上当!

        给自己打完气,做了个深呼吸,陆婷在酒店服务人员奇怪的眼神注视下,缓缓推开了包间的大门。

        然后,她窒息了

        /txt/102513/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