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灵异 - 暗月纪元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四章 死亡

第四百六十四章 死亡

        唐龙动了,还保持着变身状态的他,行动如风,在力量消耗殆尽的瞬间,就冲到了唐凌的面前。

        他伸出手,掐住了唐凌的脖子,将唐凌提了起来。

        全世界的人彼岸都可以选择?就是独独不能选择自己?唐凌的心在这一刻就像爆炸了一般,这个哥哥就这么的恨自己?

        唐凌的手指放在了他的大拇指上,在他的大拇指套着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戒指。

        其实,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唐凌就不认为自己会输。

        昆在神秘商店的一句提示,就已经暗示了唐凌,在这场生死擂台上,他给了唐凌一个作弊器。

        聪明如唐凌,如何能不知道?

        他只要制造一个机会靠近唐龙,唐龙面对的就是必死的结局,只是唐凌至始至终没有这样做。

        他想要堂堂正正的战胜唐龙。

        可讽刺的是,就像现在....不用他刻意的去制造,唐龙不也靠了过来吗?

        一秒,只有一秒!

        但刻意吃下了凶兽肉,强行度过了虚弱期的自己,已经可以杀死唐龙好几次了...

        到底,自己也为这一秒做好了准备。

        自己就是唐龙口中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的家伙,不是吗?

        “为什么?”可唐凌却始终没有办法转动拇指上的戒指,反而看着唐龙聚集着滔天恨意的双眼,问出了最后一个为什么?

        有些悲伤并不是分出了生死就能化解!就像无数被至亲不公平对待过的人,渴望的绝不是至亲死去....

        反而若是至亲死去了,他们的悲哀更加无法化解,会变得更加疼痛。

        因为至始至终想要的是一个答案,和一个悔悟啊!

        看着这一幕,沙滩石椅上的人开始无限的唏嘘,兄弟相残的这一场战斗终于还是迎来了该有的结局....

        唐龙不管回答,还是不回答,唐凌都已经死定了。

        只是看唐龙愿不愿意流露出最后一丝仁慈,给唐凌最后一个答案了。

        只是,对此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开始最后的猜测。

        一阵阵的惊呼,就打断了人们的想法。

        因为一个披着黑袍的女孩子强闯沙滩禁区,不知道为何守卫没有拦住她,甚至连停泊在岸边小船上的船夫都被控制了。

        所以,是站在山头的观战者先看见了那船夫竟然载着黑袍女子疯狂的冲向擂台,然后出了惊呼,沙滩上的人们才惊觉到这件事情。

        有人要破坏擂台?!是星辰议会还是龙军?!如今这个局势看来,是龙军的可能性更大!

        这是人们的第一个想法。

        可是不对啊,因为不管是星辰议会行动,还是龙军行动,一定都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因为一方动手,另外一方必然会阻止。那会是大场面,为什么只派出一个显得孤零零的女孩子?

        “十二少,要行动吗?”在这个时候,龙十二藏在耳中的通讯仪响起了一个声音。

        原本看着擂台,龙十二的脸上已经流露出了一丝微笑,但在看见黑袍身影以后,那笑容立刻就僵住了。

        他在心里爆了一声粗口,又要横生枝节?

        他并没有急着回答什么?而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沙滩上的那些守卫。

        为何会无声无息的被人闯了进来?!是何等的高手?

        接着龙十二就看见了这样一幕,一共二十个二阶紫月战士的守卫啊,竟然在无声无息之间,全部口吐白沫瘫倒在了沙滩上....

        这!

        龙十二心中已经有了猜测,然后再一眼望向了小船上的那个身影。

        “不能行动。”龙十二语气急促的回复了一句。

        到了这个时候,全世界就算顶阶的高手来了,想要破坏这场擂台,龙十二都一定会难来阻止。

        毕竟为了这场擂台战,星辰议会早就做好了周密的布置。为的就是在关键时刻能够起到作用....

        可是谁能想到现在闯入生死擂台的竟然是女王?!她那特殊的天赋太过可怕,如果真的惹到她不惜一切爆了,那么星辰议会会损失惨重!

        惨重到比不能杀死唐凌,死得是唐龙代价还要大!

        因为,这不单单是星辰议会会损失高手的问题,还关系到背后的主人一个绝对不能被破坏的惊天计划。

        不能行动啊!那结果会生什么改变吗?

        龙十二的手心都冒出了汗水,一向冷静淡定,喜欢玩弄人心把控大局的他,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茫然无措。

        他摁了一个键,接通了一个神秘的联系人....

        **

        神秘黑袍女人闯入了会场?!

        在人们的惊呼声中,唐凌和唐龙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已经到了最后,还有什么其它的事情好在意呢?

        看着唐凌,唐龙的手指渐渐收紧,可最后一个问题他还是会回答的,毕竟疯狂压抑的内心需要倾诉。

        “你问我为什么?很简单,我是一个不被承认的儿子,你的存在就像是对我的嘲讽,衬托的我越可悲....”

        “不过,这些耻辱和悲哀你是体会不到一丝一毫的。我恨唐风,你只是替他还债而已。”

        说完这句话,唐龙右手猛地收紧,唐凌开始剧烈的咳嗽....

        此时,唐凌的手指就摁着拇指上的戒指,却始终无法转动。

        “如果可以,请你放过唐龙一次。”

        “他是你的哥哥。”

        “衬托的我越可悲...”

        “你体会不到一丝一毫....”

        没有办法,唐凌的大脑在这一刻就像停止了运转,脑中闪过的是铜面怪人的话,还有唐龙最后的回答。

        他甚至想起了那一本地图,地图里唐风,不,应该是父亲对他所留的每一句话。

        唐凌并不是没有触动,他能感觉到其实唐风对他有在意。

        但是他没有在意过唐龙吗?是的,他没有在意过!

        然后,要杀死这样悲哀的哥哥吗?唐凌摁着戒指的指尖因为用力过猛而剧烈的颤抖起来。

        而随着唐龙猛地用力,他也开始咳嗽起来。

        似乎还需要再加一些力气,毕竟唐凌也是完美的钢铁之躯!唐龙的眼中闪烁着疯狂,结束了!这一切都结束了!

        “唐龙,你放手。”在这一瞬间,一个声音传到了擂台,因为太过激动所以显得有些尖锐。

        随着这个声音的落下,擂台下的大海忽然开始剧烈的翻动起来,那是因为海中的吞金鲨在疯狂的挣扎,狂般的跃出海面,搅动起的波涛。

        但只是不到一秒,这些吞金鲨就重重的落入了海中,瞬间死亡。

        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拖着,漂浮在海面。

        彼岸!

        这个声音,唐凌和唐龙都非常的熟悉,在这个时候彼岸竟然来了?

        放手?唐龙猛地转头,望向彼岸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凄然的笑容,如果是这样大规模的动用能力,会对彼岸造成什么影响,唐龙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但她为了唐凌,竟然如此不惜一切?!

        放手?!呵呵,绝对不可能!这个时候,只会嫌唐凌死得不够快啊!

        唐龙看着彼岸的笑容未收,左手却猛地握成拳,几乎集中了全部的,最后的能量朝着唐凌的心脏一拳砸了过去。

        “不要!”在这个时候,彼岸的身上猛地爆出一股狂暴的能量,冲破了她的面纱和黑袍。

        唐龙在这一瞬间看见彼岸的双眼浮现出了一丝丝银色!

        彼岸爆了!

        很好,我杀死唐凌,然后就死在你的手上吧。

        ‘嘭’,唐龙的拳头终于砸在了唐凌的胸口,疯狂的能量汹涌而出,即便唐凌是钢铁之躯,也不可能在心口处硬生生的承受这一拳。

        这一瞬间,唐凌感受到心脏猛地传来一阵剧痛,接着通过精准本能他似乎能够感受到他的心脏停跳了一拍,然后被能量冲得变形,继而疯狂的出血....

        好痛!

        原来心脏要破碎了是这样的感觉吗?

        可,我最终竟然没有选择杀死唐龙?而是让自己去死了?我是不是傻了?

        但,无法动手!始终...没有办法。

        既然如此,就让自己的死结束这一切吧!替唐风还债....

        几乎是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唐凌用最留恋的眼神看着彼岸,口中费尽力气的吐出了两个字:“不...要!”

        是的,还有什么必要杀死唐...不,自己的哥哥吧?

        彼岸一定会,会懂自己的意思吧?

        唐龙愣住了,唐凌在对彼岸喊不要,他不要什么?此时,唐龙的拳头还停在唐凌的胸口上。

        一滴泪从彼岸眼眶落出,以她的能力她能感觉到唐凌的生命在快的消失....

        来不及了!彼岸的眼中那抹银色在疯狂的颤动着,她从小船上一跃而起,踩着漂浮在海面上的吞金鲨尸体冲向了擂台。

        她忍受了最大的痛苦,一路艰辛的走来,最大的愿望不过是想要拥抱唐凌。

        可唐凌竟然....

        彼岸踏上擂台的一瞬,就感觉到了,唐凌死了!

        他竟然死了?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彼岸没有看一眼唐龙,非常平静的从唐龙手中将唐凌还温热的身体一把接了过来,深深的抱住。

        就算你已经死了,我还是想要拥抱你啊....似乎,悲伤的感觉变得好麻木,连心痛都要感觉不到了。

        而唐龙呆呆的举着之前还抓着唐凌脖子的手,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问题,他在不要什么?

        此时,做为生死擂台裁判的大船长跳到了擂台上....他没有去抢夺彼岸怀中的唐凌。

        隔着距离,他也已经感觉到唐凌没有了生机。

        “唐凌死亡,唐龙胜利!生死擂台结束。”他大声的宣布,一场生死擂台终于迎来了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