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芝加哥1990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五章?卸下他的配枪

第七百三十五章?卸下他的配枪

        彼得也很顶,在巨大压力下他仍选择正面回击象党对手的指控,公开演讲,带老婆孩子出来帮自己背书,频频以现任州检察官身份出面打击犯罪,并且表示愿意接受州政府指派的独立检察官调查自己的腐败嫌疑。

        “这是个很优秀的品质,不乱咬人,在他入狱时就被证明过,所以芝加哥驴党这届会拱他出来选州长。”

        高地公园的书房中,古德曼放下报纸,说道:“目前双方第一波攻防重点集中在维克当中间人的黑帮大会上,fbi已经掌握了不少相关证据,比如马洪探长就逮捕了几位参与大会的帮派头目并转移保护起来,这些人应该扛不住fbi,都会转成污点证人。”

        “但他们只能指证维克,不是吗?”

        宋亚问。

        “是的,fbi暂时还没有攻破维克,他们也不想在肖恩之前把维克送上被告席,这会打乱他们的节奏,目前其他两位冲锋队队员的案子正在庭审阶段,会拖很久,但州长选举十一月底就要投票了。”

        古德曼说:“所谓州政府指派的独立检察官在上任后根本不够时间来了解这么复杂的案情,而等上手之后彼得估计已经当上州长了,完全没意义。他的象党对手等不了,普通民众则又弄不懂内里复杂的关节,根据最新民调显示,他们对彼得的正面回应总体满意,艾丽西亚带着孩子坚定支持丈夫的家庭形象也给彼得很大的加分,支持率微幅下降了一点,但仍大幅领先对手。”

        “彼得必须这样,他一辈子在执法单位任职,本来对外的公众形象就是很强硬的,伊利诺伊民众也希望有这么个强势人物站出来扭转糟糕的治安环境,就像纽约的朱利安尼一样。”

        宋亚说:“这好像是目前的大潮流,要么指望你搞经济,就像现任大统领,要么指望你抓治安,就像朱利安尼和彼得。用平权福利之类好处收买底层民众的套路不太好使了,毕竟经济和治安双败坏根本影响不到富人,吃亏的还是底层市民。”

        “是的,其实大家表面上不说,内心对候选人自身的人品并无所谓,只要你能做事。现任大统领身陷桃色和财务丑闻,朱利安尼在纽约打击犯罪的手段极其粗暴,彼得更是一屁股屎。”

        古德曼点头,“不过我要提醒你,彼得的对手也不是蠢货,一方面,他们拒绝州政府的独立检察官,想让司法部主导调查,甚至促使fbi在大选前公布手里关于彼得的证据。一方面重新把彼得的招妓丑闻炒热,对他和艾丽西亚进行公开羞辱,这点或许会有奇效,毕竟彼得被从酒店窗口拍到和妓女的那些照片太羞耻了,艾丽西亚的包容和支持也会被解读成虚伪、以及利害关系……”

        “也许,他们能从你交给艾丽西亚律所的生意入手,结合你与彼得在维克案中的关系,重新将你被动扯进去。”

        古德曼表示:“我不是因为嫉妒她最近拿到了你的几笔大生意才这么说。”

        “我知道,再看吧。”

        马上就要与现任大统领在白宫见面,彼得竞选对手也没把矛头对准自己,宋亚现在不怎么担心了,“你刚也说了,彼得一屁股屎,他的竞选捐助人不止我一个,我只是他社会关系中较为显眼但也没那么显眼的一环罢了,他还有些麻烦比和我的更大,比如与以前跟他形影不离的那个商人科兹科,我们不会承受多大压力的。”

        “弗洛克夫人。”琳达送来手机。

        “嘿,艾丽西亚,怎么样?是的,我看过新闻了,你很出镜……”

        宋亚接过来笑道:“没有,我真是这么认为的,我知道我知道,现在媒体又在报道彼得以前的那件事了。他们也嘲笑你了吗?管不住丈夫,事后还力挺出轨的男人?哈哈,别往心里去,真的,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就比如我,还是小明星的时候,总会关注媒体上任何关于自己的八卦,所以有丑闻被爆出,看到楼下人头攒动的记者时,顿时感觉压力铺天盖地,就好像负面消息已经全世界满天飞了,自己被自己吓得喘不过来气……

        “但其实呢?对大部分民众来说,他们甚至都不知道你是谁,你的丑闻可能在八卦小报内页的犄角旮旯里躺着,买报纸的人都不一定会去看,看了也记不住,记住了也记不久,久了也不一定真有所谓……

        “对,短时间内大家看你的眼神会比较怪,但一切总是过去得很快,相信我,我有经验,别自己给自己压力艾丽西亚……”

        “嗯……嗯,这么快就去纽约投入工作吗?其实你可以多在芝加哥逗留几天,帮帮彼得……好吧,随你,那么我让斯隆女士在纽约等,她会跟你交待内城广播公司的最新进展。”

        “好的,我等正式签约时再过去吧,对,很忙,八月初网景还要上市……”

        挂掉电话,“对了,哈姆林呢?最近怎么没见到过他。”宋亚问。

        “他在洛杉矶。”

        古德曼回答:“雪琳芬和以前的剧组有笔片酬尾款纠纷,他去帮忙了。”

        “嗯?”

        宋亚愣了下,“雪琳芬以前的片酬没多少吧?起码两年前的事了,还是尾款……有十万刀吗?”

        “没有,不到四万刀。”

        古德曼回答。

        “这就值得我们的大律师哈姆林亲自出手?”宋亚笑了。

        “雪琳芬对她私人律师的工作不满意,我觉得你也乐见我和哈姆林给她帮忙。”古德曼说。

        “那倒是。”

        宋亚点头,基于控制心理,他当然乐见自己人能代理到雪琳芬的法务,“说起来我在芝加哥逗留得够久了,也该去洛杉矶……”

        在他启程出发的同时,fbi芝加哥分局总部大楼里,探长马洪被叫到分局长办公室。

        “马洪,这位是司法部的特派检察官。”

        分局长给他介绍。

        “你好。”马洪嘴角往上翘了翘就当笑过了,“是为彼得弗洛克来的吗?我这有很多证据可以共享给你们。”

        “不是的,马洪探长,我受命来处理和调查关于你执法过程中的一些投诉。”

        对方板着脸,公事公办的说道:“请交出你手头的工作、证件以及配枪,暂时给自己放个假吧。”

        “为……为什么?”

        马洪震惊了,“我马上就能将那两个冲锋队队员定罪,然后是肖恩,然后是维克、彼得甚至aplus!”

        “可你总不按程序办事马洪,我无数次提醒过你了。”分局长说道。

        “fxxk!你暗示我你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说让我放手去干!”马洪气得脸通红,愤怒地对他大骂。

        “请冷静,马洪探长,你不想被押出这间办公室吧?这样外面的同事就会全看在眼里,对你的前途也不利。”

        特派检察官说道。

        “谁会接替我?那个心理学家?”马洪问。

        “卡尔莱特曼?不,他回大学教书了。是拉娜德莱尼。”分局长回答。

        “哦天哪?那个乳臭未干的马里兰高中毕业生,只会喝酒搞蕾丝边的政三代?”

        马洪更加暴怒,“你们这帮官僚!你们派她来就根本没想彻查这桩案子!你们肯定私底下和彼得达成了可耻的内幕交易!”

        “好了,我要行驶我的权力了,你逼我的马洪。”

        特派检察官出门出了个口哨,两位外勤进来将马洪双手扭到身后,他拼命挣扎无济于事。

        “卸下他的配枪吧。”分局长叹口气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