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通天神捕在线阅读 - 第四百章 我不是王府奴才

第四百章 我不是王府奴才

        “你想跟本王平起平坐?”镇南王身上又有杀气了,这次不一样,是摧动了真力的杀气。犹如泰山一般高悬在空中,随时镇压下来。

        “小子我没那个意思,不过,我只希望王爷把小子当一个‘人’看待,当一个捕快都行,而不是奴才。”萧七月态度坚决,并没有因为王爷突然的杀气而吓倒。

        “哈哈哈……”镇南王突然大笑了起来,声音震得书架上的书全都在跳跃着。

        “你很有个性!不过,本王喜欢!好多年了,还从没听到有人敢对本王讲这话。好吧,我告诉你,百年前,家父的确有统兵灭过一个寨子。不过,他们该死!那只是一场正常的军务行动而已。”

        “那当然。”萧七月点了点头,小拍马屁。

        “不过,当时搜查过,的确没有漏网之鱼。”王爷表示疑问。

        “如此大的山寨,再加上寨兵不下几千人,混乱的战斗之中谁能保证没有漏网之鱼?全族三百多口,比如,私生子,小妾生的孩子,甚至,于文庆的某个‘女人’都有可能没死。”萧七月说道。

        “女人……”镇南王一听,脸色变了变,“是了,肯定是这一块出了纰漏。于文庆可是当年江南一代霸王,占山为王,作恶多端,民愤极大。而且,欺男霸女,女人肯定不少。有女人自然也有子女,大意了,大意了。”

        “不过,你是怎么查出于文庆跟黄风寨来的?此事当年虽说行动的规模不小,但是,因为是秘密行动,所以,并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

        “楚归云。”萧七月说道。

        “本王不明白,我楚家子孙跟这个又有什么关系?莫非这小子吃里扒外?干了伤害我楚家之事?”镇南王顿时阴沉着脸了。

        “不是吃里扒外,比这个严重得多。”萧七月哼道。

        “认贼作父,甘心跟我楚家仇人共同谋我楚家家业?

        不过,就他,一个旁支而已也翻不起多大风浪,就是本王死了也轮不到他来继承这爵位。

        至于说王府家产,更轮不到他了。”镇南王摇了摇头。

        “他根本就不是楚家子孙。”萧七月这句话出,石破天惊。

        镇南王刚拿起的茶杯哐地一声掉在了地上,茶水洒了一地都是。

        “不可能,怎么可能?你有什么证据?萧七月,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这是关系到我楚家血脉的大事,你敢无地放矢休怪本王翻脸无情。”镇南王顿时杀气腾腾。

        “把楚归云母亲叫来一审就知。”萧七月说道。

        “她早死了。”王爷摇了摇头说道。

        “那就抓捕楚归云,而且,要秘密抓捕。

        并且,一旦行动开始,就要准备一系列的反击。

        不然,会惊动他的身后人。

        一旦发觉后跑了,王爷想再抓到人就难了,这终究是个祸患。”萧七月一脸严肃的说道。

        “楚归云太显眼,又是天都书院副院长。如果他失踪几天肯定会引起对方怀疑。”王爷摇了摇头,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叩动。

        “如果王爷担心这个,可以先想办法弄点血来验一下,就可以证实他到底是不是楚家他。而且,楚归云只是一枚可怜的棋子,估计他知道的内幕并不多。”萧七月说道,因为,楚归云直到现在估计都不知道自己跟于北龙的关系,这说明九道尘尼并没有告诉他。

        九道尘尼连楚归云这个孙侄儿都不透露,肯定就怕败露。

        一旦败露,最多也就查到她身到,不会祸及于北龙以及身后的于家余孽。

        看来,九道尘尼是铁了心要报当年之仇了,为了此事,不惜牺牲自己。

        要不是萧七月有着特殊的因果之眼,那是发现不了的。

        “这个好办!”王爷点了点头,直接在桌下拍了一下,应该是打开了一个传话筒,道,“把楚归云的鲜血弄一些过来,要快。”

        “来,喝茶。”尔后招呼萧七月坐下喝茶。

        对方办事还真快,半个时辰过后二瓶鲜血送了进来。

        一瓶是楚归云的,另一瓶是楚归云的亲弟弟楚洋的。

        当看到一直在脸盆之中无法融合的鲜血,镇南王的人气早化为一方宝刀。

        那脸越来越阴沉,严重扭曲,良久,王爷摆了摆手道,“不验了,就这样了。我现在明白了,当年堂弟楚溪风也应该是死在他们之手了。干得漂亮,简直天衣无缝。”

        “没错,而且,他们够狠。

        能暗算一个算一个,而且,楚归云的母亲也跟着陪葬。

        估计应该是自愿的,因为,如果她不死,对于于家来讲危险就多了一重。

        不过,楚归云的母亲叫什么,当然,这个应该也是个假名。”萧七月点头道。

        “于风情。”王爷说道。

        “果然胆大包天啊!”萧七月都忍不住拍了下桌子,因为,于家人要复仇,居然连姓都没改。

        “是胆大包天,姓都没变,如此一来,王府的人绝对想不到于家人敢如此大胆,堂尔皇之的嫁入王府。所以,当年连底细都没深挖。好高明的手段,好狠的手法。”王爷摇了摇头,他看了萧七月一眼,问道,“你是怎么查到这些的?”

        “王爷,我需要王爷一个承诺。”萧七月一抱拳。

        “你这是在跟本王谈条件?”镇南王眉毛一挑。

        “王爷有王爷的难事,不过,本人最近有性命之忧,不得不出此下策。”萧七月一脸抱歉。

        “你是指章家之事?”镇南王一听就明白了。

        “杀了一个布政使,上头要追查,而章家必杀我而后快。”萧七月点头道。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镇南王臭着个脸,冷冷的哼了一声。

        “我也是为了救铁山,铁山也是为了王府。铁山一死,王爷哪里去知道仇家?”萧七月回应道。

        “章家的确对本王有恩,当年要不是章栋扑过来,本王的骨头都化为烂泥了。此事好些人都知道,如果本王硬是按着章家不准他们复仇,那本王成什么了?所以,本王也有难处。”王爷摇了摇头说道。

        “章家我自己应付,不过,官府一块王爷给我抗着。”萧七月退了一步。

        “那好吧,不过,希望你能手下留情。不然,本王脸上也不好看。”王爷答应了。

        “章家如果不识好歹,我不得不出手。到时,还请王爷海涵。”萧七月说道。

        “唉……”镇南王叹了口气默默的喝了口茶,貌似默认了。

        “王爷,能不能搞到于北龙跟九道尘尼的鲜血?”萧七月问道。

        “于北龙?你是说于北龙跟九道尘尼有关系?”镇南王顿时大惊,表情变化明显。

        “怀疑!”萧七月说道。

        “该死!”镇南王居然自骂了一句,“我试试。”

        萧七月居然能成功的从王府大门走出,虽说并没人相送,但也让好些人都差点掉了眼珠子。

        一时间,各方眼线赶紧忙着向东家汇报情况。

        毕竟,萧七月在月牙湾斩杀布政使大人章景摇的事已经传遍海江城。

        一时间,省城风起云涌,而王府的态度就成了各方关注的焦点,甚至,决定着各家对萧七月的态度。

        此刻,天已近黄昏。

        “公子,父亲在府上设了宴席,能否过来一趟?”刚拐了几个弯儿,潘美嫣传来了符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