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通天神捕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扑朔迷离

第一百三十五章 扑朔迷离

        飞天蜈蚣突然朝着铁门处叫了一声。

        萧七月转头一看,发现管家萧劲松来到了门外。

        好灵敏的虫子,萧七月奖励了它一滴金毛狮王鲜血,小家伙一口吞下后身子一缩,钻回了心脏里。

        “公子,刚接收到了一封来路不明的信。”萧劲松说道。

        萧七月打开了铁门,拿过信一看,的确是封匿名信,除了一个信封,一个字都没有。

        刚准备拆开,可是把管家吓得不轻,出声提醒是否有毒,要先验一下最好。

        萧七月笑了笑,眼神在信封上滑了一圈下来,尔后递给萧劲松道,“烧了!”

        “还没看呢公子?”管家一脸惊诧莫名的问道。

        “既然来路不明,就不必看了。”萧七月摇了摇头。实则,早用因果眼透彻了全文。

        “也好,指不定有毒。”管家点了点头掏出火种给烧了。

        洛俊贤约我想干嘛?难道要吐露实情?

        萧七月预感到洛俊贤扛不住了,也许是自己露出了锦衣卫身份之后让他重新权衡利弊。

        那就去会一会他。

        不过,就在这时候,罗月儿气势汹汹的来了。

        而且,鞭子抽得啪啪响,一幅兴师问罪的架势。

        萧七月当然也配合着演了场戏,尔后陪着笑脸把罗月儿迎进了驿馆。

        因果眼下,发现好些人都在暗中关注着自己。

        包括馆长卫长青和按擦使莫问天两位。

        “有结果啦?”萧七月问道。

        “嗯,小姐利用撒娇终于接近了侯爷。

        张玉成派得有高手暗中一直盯着的,侯爷脱不开身。

        不过,侯爷已经感觉到中毒的事。

        只不过,一直找不到解毒的法门。

        他希望你能想办法解决身上的毒。

        而且,为免打草惊蛇,那‘铁血玉兰’还得一直带在身旁。”罗月儿一脸忧心的说道。

        “中毒很深吗?”萧七月问道。

        “很严重,侯爷说是功力飞退。

        他堂堂的先天高手现在估计连对付一个玄罡境都难,估计对方下毒已经有好几年了。

        一年前侯爷就感觉到了,也在暗中查找过原因,只不过,查不出中毒的原因。

        并且,因为,功力飞退他不得不暗中压制着。

        为免家人受到伤害,他只能装糊涂了。

        而他发现,自己好些得力干将都给堂弟换得差不多了。

        而几个重要守备营的守备都换成了张玉成的人。

        隐隐约约的,侯爷还感觉到,就是长子张东洛都中毒了。

        对方是想一锅端了,但是,为了家人的安全,侯爷相当的无奈。

        因为,太晚了。

        侯爷还说,如果你能帮他渡过这个难关,必有重报。”罗月儿一脸愤然说道。

        “呵呵,你回去问一下侯爷,为什么张玉成仅仅玄罡上段位境界而已,而侯爷却是先天大圆满?这实力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萧七月淡淡问道。

        “这有什么奇怪,侯爷当年可是惊才艳艳的天才,天赋比‘强中强’还要强大得多,据说当年降生时也曾出现过一丝‘天地异象’。张玉成哪能跟他比?”罗月儿认为萧七月这话问得太白痴了。

        “无妨,你把我的话带给侯爷就是了。不然,我一个小小的侍卫掺和进侯爷家族权力之争,怎么死的都不清楚。”萧七月摇了摇头,罗月儿像个闷葫芦一般只能走了。

        为什么萧七月会问这话,那是因为,萧七月在接近侯爷时发现,自己身上那已经化为一把‘量天尺’的米丘图居然有些许反应。

        当时大惊,莫非侯爷也有一张米丘图藏身上?

        即便是没有,但至少,侯爷跟另一张米丘图有关联。

        现在联想到家族内斗,以及侯爷实力比张玉成高得太多。

        莫非当年侯爷之父张明前跟伯父张定虎的爵位之争就是因为米丘图而引起的?

        周锦池死前有说过,两张米丘图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就能产生共鸣。

        而且,离得越近,这种共鸣效果就更强烈。

        当然,也会受到一些外在因素影响。

        比如,屏弊类法阵就可能完全屏弊或者减弱这种共鸣。

        如果侯爷不把实情坦诚相告,萧七月是绝对不会钻进张家权力旋涡中的。

        如果侯爷连这个秘密都肯吐露,那萧七月自然也豁出去帮他一把了。

        人生难得搏一把,富贵险中求。

        ‘奇宝阁’跟‘一品轩’一样是个卖古董珍宝的地方,想不到洛俊贤居然选择在这里会面。

        萧七月简单的化妆了一下,头上戴了个假头套,下巴粘上了胡子。

        本来是想施展前世在龙组时练习过的缩骨功,只不过,在这个世界,好像对武者的要求提高了不少,至少得等到先天之境才有机会。

        洛俊贤也相当的谨慎,萧七月进店后用手轻弹了一个雕刻着蟠龙的青花瓷瓶儿三下后发现有个佝偻着背的老头转身往后边而去。

        萧七月定目看了看,还真有些佩服这家伙的易容术相当的高明。

        要不是有因果眼在,一眼是看不出他就是洛俊贤的。

        不久进了后院。

        “奇宝阁是我一个亲戚开的,这里是藏宝的秘库,我们可以放心的喝茶聊天。”钻进一个假山之后,洛贤俊招呼萧七月坐下了。

        “选这么隐秘的地方,料必今天跟洛将军聊得会很开心的。”萧七月笑了笑坐了下来。

        “唉……”洛贤俊叹了口气,表情非常的凝重,一直看着茶水给烧红的木碳煮开了给萧七月倒上都没吭声。

        萧七月发现,他头上‘人气’摇摆不定,晃得厉害。

        而且,有道身影在人气之中显得极为模糊,看不清楚。

        看来,得加点‘猛料’促成他下决心。

        “这世上,除了本侍卫,洛将军,没人能帮得了你。”萧七月突然板起了脸。

        “呵呵,萧侍卫,我不明白你讲这话什么意思?本将军有什么。”洛俊贤还在挣扎。

        “呵呵,你没什么叫我来干嘛?品茶论酒也没必要找这种地儿。”萧七月淡淡一笑看着他。

        “这地方安静,洛某喜欢安静。”洛贤俊还是不肯俱实相告。

        “你大祸临头了。”萧七月淡淡的摇了摇头。

        “此话怎讲?萧侍卫,你这可是莫名其妙了。”洛俊贤还在垂死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