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正版修仙在线阅读 - 第663章 你猜他们在干嘛?

第663章 你猜他们在干嘛?

        静谧的房间里。

        灯火早已经熄灭……

        被窝高高拢起,两名少女并肩躺在床榻之上。

        “我还以为,淘淘你再不会愿意跟我睡在一起呢。”

        谢韵韵有点感动的躺在苏淘的被窝里,身边能感觉到温热的娇躯不时轻轻的擦过自己的身体,让她仿佛触电一般,被碰触的地方麻麻的,痒痒的,特别舒服。

        她直杠杠的躺在那里,明明苏淘邀请她的时候,还高兴的不行,但当真躺在了苏淘的身边,她却反而紧张的动弹不得了。

        苏淘躺在旁边,轻轻吐了口气,说道:“你都已经跟我哥哥在一起了,之前的那些不成熟的发言,我自然不会再当真了。”

        “那你为什么不换睡衣?”

        谢韵韵看了一眼仍然穿着牛仔裤和T恤的苏淘。

        或者说是刻意的换了这一身衣服,除了脖子之外,几乎可说是半点肌肤都不露,这怎么看可都不像是睡觉的模样。

        “我为什么要换睡衣?”

        苏淘瞪了谢韵韵一眼,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随口问问。”

        谢韵韵有点尴尬道:“谢谢你,我本来还想睡在苏闲的房间里的,可毕竟男女有别,一个女孩子留在男人的房间里过夜不怎么好听,再一个……万一他半夜回来,也不太方便,你能收留我,真是再好不过了。”

        “那又有什么不方便的?”

        苏淘说道:“留你过来,只是怕你一个人的话,会胡思乱想而已,这时候,我想你的心里一定很混乱吧。”

        “确实。”

        谢韵韵说道:“身边有一个人的话,感觉好多了。”

        “那就好。”

        两女之间,一阵沉默。

        但两双明媚的眼眸,却一双比一双瞪的大,显然,都是半点睡意也无。

        过了一阵子。

        苏淘问道:“韵韵,你猜他们两个现在在做什么呢?”

        “不知道,是在吵架?还是在道歉……或者,是在……”

        谢韵韵脑海里莫名的想起了当初苏闲说过的话,先把薛袭人弄的腰酸腿软之后,再跟她好好道歉,让她有力气都发不出来。

        “也许是在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吧。”

        她把被子蒙在脸上,只露出一双眼睛……心头感觉怪异的很。

        自己的男朋友在隔壁的房间里跟自己的小姨在做那种事情,可自己竟然一点吃醋的感觉都没,反而盼着他更用力一点,把她弄化了,说不定事情就好说了。

        正想着,旁边苏淘的胳膊悄悄的捣了她一下,问道:“你跟我哥哥,也做了那种事情吧?”

        “啊……这个……这……”

        谢韵韵顿时支支吾吾起来,良久之后,才垂头丧气道:“我不是故意的。”

        “这种事情哪有什么故不故意……”

        “我是说我不是故意想要背叛你的。”

        谢韵韵含糊道:“我……我当时没想那么多。”

        苏淘顿时失笑,问道:“你还没放弃那不切实际的想法?”

        “这个……我不知道。”

        谢韵韵轻声道:“现在的话,连我自己都不明白我自己的想法了。”

        “我也没想问你的想法,我就是问你有没有跟我哥哥……”

        谢韵韵有点羞涩的点了点头。

        “感觉怎么样?”

        苏淘突然来了兴致,直接侧过身子,定定的看着谢韵韵,问道。

        “就……就那样吧,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那你今天下午叫那么大声……我真想提醒你们,隔壁还有一个待嫁闺中的少女呢,你们两个玩的这么嗨是不是过分了。”

        “你……你听到了?”

        谢韵韵瞪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苏淘,本来白皙的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的血红无比。

        “你叫那么大声,我但凡不聋都能听到。”

        苏淘说道:“这两个房间似乎是一个大房间隔开的,所以隔音效果不太好,我哥哥没告诉你这点吗?”

        “他没说……”

        谢韵韵紧紧揪着被子,感觉……这种被自己倾慕的人问啪啪啪到底是什么感觉的感觉,简直是太羞耻了。

        早知道……我跟着苏闲一起到那个房间里,就是被小姨给打死,也好过这种羞耻一般的play吧?

        而此时。

        隔壁的房间里。

        苏闲过的,却是比苏淘和谢韵韵两人想象的,要舒服太多太多。

        激情过后,共同洗了个鸳鸯浴。

        薛袭人不服气,在浴缸里再度发起挑战……

        然后,被苏闲直接整成了一摊水。

        等到回到卧室里,她已经老实的再不敢有半点会让苏闲误会的举动了,生怕他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再度……

        到底是个人,这样下去,非虚脱而死不可。

        薛袭人就那么老老实实的躺在苏闲的怀里,听着他给她讲苏闲中间历练之时发生的事情。

        面对薛袭人……

        跟苏淘和谢韵韵不同,她的实力,心性都不在苏闲之下,苏闲自然可以放心的跟她倾诉自己心底的苦恼。

        并不是报喜不报忧,而是事无巨细,甚至连自己内心的彷徨和想法,都一并告知她。

        互相爱抚的两人,已经没有了半点旖旎之念。

        苏闲这大半年的经历,可以说是波澜壮阔,无论是当初异星的历练,还是之后超武文明之内的经历,都可以说是让人震惊。

        苏闲就那么一点点的讲着……

        薛袭人一点一点的听着,手上则无意识的把玩着那枚刚刚得到的戒指。

        当听到苏闲遇险时,她的手不自觉的握紧戒指,虽然知道他已经平安的归来,但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为友报仇……却遭遇欺瞒。

        加注能源,却遇到了核能爆炸。

        命悬一线,险些便要丧生。

        而之后,更是以阵法硬撼武尊之威,更于无意之中发现他的虫族身份。

        更有数百名虫族的袭击,却被他刻意的引导之下,避了开去。

        数次的生死危机,任哪一次一个处理不当,恐怕都是殒命之危!

        而这般波澜壮阔的经历……

        薛袭人之前还询问两句,但听到后来,已是连呼吸都忍不住放轻。

        种种危险,连她自己自觉若是处在那个环境之内,恐怕也难以逃生,而苏闲,竟然就那么硬生生的活了下来。

        而当听闻虫族很可能隐藏于三百英雄之中的时候。

        她沉默了下来。

        苏闲说到这里……

        也沉默了。

        显然,两人的担心其实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