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正版修仙在线阅读 - 第566章 试探

第566章 试探

        元清。

        元歌的母亲,元家真正嫡传的大小姐。

        可说元恒祥能够到达今日的高位,她才是真正最大的功臣……

        性格的话,元歌并未跟苏闲具体描述过。

        而真正见到了她之后,苏闲才知道,她为何不跟他说了。

        性格很好,虽然身份高贵,但也算和蔼可亲,像是个马大哈的大姐姐,也像是相识多年,言语不拘的朋友……但什么都像,就是不像丈母娘。

        “说起来呀,我是真的担心死了,真怕我女儿一辈子就打光棍了。”

        元清很是熟敛的拉着苏闲的手,坐在那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哽咽抽泣着,庆幸自己的女儿终于有人要了。

        甚至于她还很关怀的问苏闲,里面冷不冷?会不会因为受不了而无法坚持?

        苏闲也只能啊哈哈的干笑了。

        这话让他怎么接?

        当下也只得含含糊糊的搪塞了过去……

        “唉,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啊,本来以为他一辈子都体验不到男女滋味了……想不到还有你,不仅不嫌弃她的体温,连她胸前的那块红色胎记也不嫌弃……看到她终于有了归宿,我这做妈妈的,也是高兴的很呐。”

        苏闲啊哈哈的迎合着,正想说话,心头却蓦然一动,莫名的想起当初星舰上,两人闲聊之时,元歌很是骄傲的说过的一句话。

        他脸上神色莫名古怪起来,轻声道:“伯母您是不是搞错了?元歌虽然身体凉了点儿,但身段柔软,肌肤也是滑腻的很,我没见到红色的胎记呀。”

        元清困惑道:“是吗?你是不是搞错了?”

        “没有,我玩过那么多次了,而且浑身上下都看过,怎么会搞错?啊……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伯母您别误会……”

        “没事,男女之间不玩难道还相敬如宾不成?!”

        元清啊哈哈的笑道:“看来是我记错了……确实,小歌已经很久没跟我一起洗澡了,可能自己消掉了也说不定。”

        苏闲跟着附合的笑,心头却明白过来,看来这个伯母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回过来,应该是试探自己到底跟她女儿到了怎样的地步的吧?!

        当下,说话也跟着小心翼翼起来。

        果然,之后元清又试探了几回,但苏闲已经有了防备,回答的是滴水不漏。

        试探一阵无果。

        元清也只得又对着苏闲关心了几句,告辞离开……

        而苏闲此时,早已经鸡儿梆梆硬了。

        没办法,她似乎对苏闲和元歌两人之间的情事特别感兴趣,句句不离这左右,而苏闲为了表示两人已有了最亲密的关联,说话也是露骨的很,反正如果他的话是真的话……那么元歌已经被苏闲彻底调教开发完毕了。

        聊这种话题,对男人也是一种考验呀。

        而苏闲这边一阵子过后……

        那边,元歌又通讯过来了。

        听到苏闲的话,她轻声说道:“试探吗?果然,我就知道,我妈没这么容易糊弄……苏闲,你没露馅吧?!”

        “没有。”

        “她都试探了你些什么?”

        “没什么……”

        苏闲想了想,到底还是不好意思把话再复述一遍。

        元歌困惑道:“好奇怪呀,之前我妈妈又过来了一趟,跟我嘱咐了好多,反正就是说女孩子要自爱什么的,不要太过迎合……我都不明白她说的到底什么意思了。”

        “啊哈哈哈哈,这个没什么意思啦,反正你只需要知道,我没暴露就好!”

        “那就行……我妈的试探肯定是我父亲的指派,现在看来,就看他打算怎么办了。”

        “等着?!”

        “也只能等着了。”

        两人又聊了一阵子,元歌似乎颇为乐此不疲,甚至还想继续聊下去……哪怕两人之间已经只剩下一些没营养的话题,奈何苏闲刚刚说了她一大通的坏话,或者说YY了她那么久,而且是跟她的妈妈一起……

        这会儿看着那张素净的面容,他总感觉一阵的别扭,心头的愧疚感一波接着一波。

        最后,他随便找了个由头挂掉了。

        这边挂断。

        想了想……

        又给谢韵韵发了一条短讯过去。

        是给谢韵韵的……

        这些时日里,苏闲惦念最多的,不是薛袭人,也不是苏淘和杨婉慧,恰恰反而是谢韵韵。

        基本上算算时间,霸天虎号星舰也应该快要回返天枢星了。

        谢韵韵很快就要面对她的小姨。

        而自己却不在她的身边……这种上完就跑的举动,完全就是个渣男形象嘛。

        但元恕这边的事情自然是不能拖的,也就是谢韵韵通情达理,没有跟他计较,不然,若换个小心眼的女人,说不得已经闹翻了天了。

        或者说……

        是心眼太大完全没想到这个可能?

        想起那个没脑子的笨女人,苏闲忍不住无奈笑了笑,照惯例的跟她道了平安,然后嘱咐她记得好好照顾自己,还有面对薛袭人莫要惊慌,自己并非是提上裤子不认之人,只是这边委实拖不开身,所以才不得不让她自己回去,等这边的事情完了之后,自然会立即回去寻找她,出了虚空之后,立即给自己发通讯等等等等。

        一通短讯发完,苏闲唇角已是不自觉的浮现些微温柔笑意。

        那个笨女人呀……真是一点点都让人放不下心来。

        之后。

        日子平静的过了几天。

        这几天里,苏闲并没有再见到元歌,显然,她应该是被人禁足了,但并没有收到她的求救通讯,看来,元恒祥并没有拉她去检查身体的想法。

        他也不多问此事,每日里只是静静的伏案劳牍,将关于阵法转换成灵卡中间种种细节誊写于纸上。

        灵卡基础精深之人极多,为何仅仅只得苏闲一人能够在架构阵法?

        其中自然有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但如今既然对方决意将幽冥十杀阵送予自己,这份厚礼加上日后可能的来往,苏闲自然没有藏私的理由,誊写的很是认真,甚至于有些自己额外的领悟,也都事无巨细的描写。

        短短几天时间里。

        一本书就那么逐渐在他的手中成形……

        而这本书,若是落到灵卡师或者阵修的手中,其价值,恐怕可称连城。

        邮寄吗?

        经过跟萧强的沟通之后,两人皆是一致认定,这样重要的东西,邮寄太过危险,最好亲自跑一趟……尤其是幽冥十杀阵的阵眼,这东西灵气太过浓郁,是无法通过快递来送达的。

        而只有拿到阵法的阵眼,才能说彻底拥有了这个阵法,否则……幽冥十杀阵虽然在苏闲的手中,但只要他们愿意,随时可以将阵法收走!

        总之。

        也要跑一趟是吧?

        苏闲感觉自己似乎越来越忙了。

        尤其是在这边的事情迟迟未曾处理完之前。

        好在这边也没让自己等太久……

        元恒祥终于约见了苏闲。

        这一次……

        没带元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