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职场 - 最强医圣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五章 有意思吗

第九百二十五章 有意思吗

        由于郭锋滕凝聚了结界。

        院落里的其余人听不到这里的谈话。

        严如霜反应过来之后,脸上瞬间布满惊慌失措。

        只是在她想要开口说话之时,陈语菡的手掌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一层封禁之力顿时渗透进了严如霜的身体内,促使她的手脚无法再动弹分毫,甚至喉咙里连声音也发不出,只有脖子能够轻微的扭动。

        陈语菡声音淡漠道:“严如霜,我可以理解你现在的心情。”

        “不过,你姐偏帮外人,让武明城的仙核爆裂,如今真正的凶手离开了,那么只能让你姐暂时负责。”

        “你的确是严如韵的妹妹,但你也是仙莲妖宫的弟子,这次做错事情的是你姐姐,她理应受到应有的惩罚,把她许配给武明城,这件事情,仙莲妖宫内的任何人都不会反对。”

        听到陈语菡冠冕堂皇的话后,严如霜愣了数秒钟的时间,她知道武明城一直对自己姐姐纠缠不休,像这种家伙变成一个废人完全是咎由自取,她无法开口说话,只能对自己姐姐不停摇着头,以此来让严如韵不要答应。

        陈语菡、郭锋滕和武明城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严如韵的身上,他们的眼眸里浮现了一抹不耐烦。

        “严如韵,如若你不答应也行,可以让你妹妹代替你。”武明城阴冷的脸上挤出一道不怀好意的笑容。

        而陈语菡和郭锋滕的目光收了回来,这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件小事罢了。

        “我父亲应该快要赶到玄魔城了,他正好处理完了事情,准备亲自来给药帝贺寿。”陈语菡对郭锋滕说话的时候,整个人变得容易接近了很多,眼眸中会时不时的闪现一种爱意。

        郭锋滕点了点头,上前搂住了陈语菡的腰,道:“我父亲也在赶来,应该会和岳父差不多时间抵达城主府。”

        他和陈语菡的关系彻底确定了下来,马上将在妖冥域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他自然是要喊陈语菡的父亲为岳父。

        郭锋滕的父亲和陈语菡的父亲,原本因为有重要的事情无法脱身,他们才让各自势力内的大长老,陪着郭锋滕和陈语菡来这里贺寿。

        如今他们将所有事情处理完了,况且想要请天火老妖炼制一种丹药,所以他们才决定赶来亲自贺寿,毕竟他们也是各自势力内的宗主。

        天妖殿和仙莲妖宫内的大长老,已经去往了代表更高身份和实力的院落。

        严如韵和严如霜听到天妖殿和仙莲妖宫的宗主也会到场,她们两姐妹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其中严如韵心里面不再有挣扎,为了自己的妹妹,她现在必须要做出选择,咬牙对着武明城,道:“好,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在她话音落下的时候。

        郭锋滕手掌轻轻一挥,凝聚的单薄结界立马溃散。

        武明城是想要让严如韵在众目睽睽之下,像一个贱女人一样低头,在他面前露出一副求着被玩弄的模样。

        郭锋滕和武明城关系也算不错,这个小小的要求,郭锋滕自然会帮他完成。

        院落里的其余妖族天才,自然注意到了这边的一举一动,觉察到凝聚的结界被撤了,他们好奇的将目光转移了过来。

        面对一道道汇聚而来的目光,严如韵白皙的手掌不禁握成了拳头,指关节上发白的厉害,一种冰冷瞬间遍布她的全身。

        她清楚此时低下头,自己今后的人生会彻底发生改变,成为武明城的玩物之后,她将完全变成行尸走肉。

        人活着,心已死!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她脑中忽然浮现了沈风的模样,在心里面自语道:“你一定要活着崛起啊!”

        看着武明城无比戏虐的神色,严如韵深吸了一口气,对于自己妹妹不停摇头的动作视而不见,道:“武明城,求你让我做你的女人,我求你让我做你的女人。”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严如韵的拳头握的越来越紧,甚至指尖陷入了掌心内,丝丝鲜血流了出来,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痛,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遗弃的孩子,没有人会站出来帮她。

        陈语菡听到严如韵恳求的声音之后,她嘴角浮现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严如韵。

        无法动弹的严如霜见姐姐为了她而低头,接下来甚至要去舔武明城的脚趾,她的眼眶通红无比,眼泪忍不住从其中滚落。

        倒是武明城很享受这样感觉,自从仙核爆裂之后,他的心态变得更加扭曲,一想到,严如韵马上要当众舔他的脚趾,一种血脉膨胀的感觉,顿时在身体内产生。

        院落里的妖族天才全部听清楚了严如韵说的话,不少人眼眸里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有些人甚至认出了严如韵的身份,毕竟曾经这个女人在仙莲妖宫内的地位并不低,只是如今随着祖辈和父母的离世,她在仙莲妖宫内的存在感越来越低。

        “郭锋滕和陈语菡他们想要干什么?”

        “我听说武明城变成废人和严如韵有关,据说严如韵帮助废了武明城的凶手离开玄魔城。”

        “我也隐隐听说了一些内幕,陈语菡怀上了郭锋滕的孩子,以后仙莲妖宫和天妖殿绝对会强强联合,武明城作为天妖殿的第二天才,他在玄魔城内被人给废了,这件事情又和严如韵有关,自然得要有人站出来负责。”

        “看来今天严如韵必定会受到武明城的羞辱。”

        ……

        周围响起了非常低的议论声,不少人看向严如韵的时候,脸上都浮现了怜悯之色,可谁也不敢为其说句好话。

        严如韵心里面充满了苦涩,她很怀念曾经祖辈和父母活着的日子,那时候,不管她犯下什么错,都会有人不顾一切为她遮风挡雨。

        回忆着、回忆着,她的膝盖在慢慢弯曲。

        严如霜拼尽全力的摇着脑袋,眼泪一刻不停的流淌着,她不想自己的姐姐成为武明城的玩物,可她根本无力阻止这一切。

        武明城看着在慢慢跪下来,准备当众舔他脚趾的严如韵,他嘴角的笑容越发得意,暂时忘了自己如今是一个废人的事情,脸上绽放出了一种不屑。

        当严如韵的膝盖要触碰到地面的时候,一道冷漠的声音忽然在空气中响起:“这么欺负一个女人,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