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职场 - 最强医圣在线阅读 - 第两千两百五十二章 七层

第两千两百五十二章 七层

        闻言。

        沈风的神魂体随即紧绷了几分,他目光扫视四周,看到前面百米之外,有一道血色身影在急靠近。

        最终这道血色身影,停顿在了距离沈风十米远的地方。

        沈风清楚的记得自己在感应荒古碎玉,所以他现在十分肯定,自己的神魂体因为碎玉的原因,绝对是进入了某种幻境之内。

        那道血色身影并没有注意到沈风的存在。

        所以沈风更加肯定了一点,这里的一切,应该只是曾经被记录下来的一种影像。

        那血色身影穿着一身血袍,也不知道他袍子上的血红色,原本就是衣袍上的颜色呢?还是被鲜血染成这样的?

        这血色身影乃是一个面容苍白的中年男人,他抬头望着天空,道:“我将会是这片天地,第一个不死不灭的人,如今天域之主也做不到的事情,要被我给做到了。”

        沈风听着有些狂的声音,他可以确定,刚才传入他耳中的声音,也是来自于这个中年男人。

        只是在他话音刚刚落在的时候。

        从远处又在掠过来了一道白影。

        很快,这道白影停顿在了血袍男人的对面,此人身穿一袭白色长袍,身上一尘不染,绝对算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血袍男人看到白袍男人之后,他眼眸中明显多了一丝慌乱,咬牙道:“你我师兄弟一场,你一定要和我动手吗?”

        “原本在宗门之内,我一直没有真正的朋友,但自从当年认识你之后,我把你当做是我最好的兄弟。”

        “我们曾经一起经历过生死,你为了我不顾自己的性命,而我也为了你不顾自己的性命。”

        “我一直想要和你分享不死不灭的,我们还可以像从前一样做好兄弟。”

        白袍男人不染烟尘的脸上,闪现一抹复杂之色,他道:“师兄,这次是你错了。”

        “从前,我也把你当做是我最好的兄弟,可看看自己做了什么?有那么多无辜之人,全部因为你一己私欲而死。”

        “甚至你为了不死不灭,屠杀了自己宗门内的所有人,其中也包括了你的师父、你的妻子和你的女儿。”

        “就算你真的不死不灭了,你也只会成为这世间的魔头,今天我会用我手中的剑,亲手了结你的性命。”

        说话之间。

        白袍男人手里出现了一把蓝色长剑,而血袍男人手里出现了一把银白色的长剑,紧接着,他将这把银白色长剑激了出来,其剑身变成了血红色,他道:“师弟,我这把饮血剑,将饮尽天下人之血。”

        “你既然想要取走我的性命,那么我便让饮血抽干你的血液。”

        话音落下。

        血袍男人朝着白袍男人掠了过去,两人的度实在太快,沈风完全是看不清楚了。

        不过,此刻沈风心里面十分的震惊,他获得的那把饮血剑,应该就是这血袍男人手里这把。

        看来,这血袍男人极有可能是饮血剑的第一任主人。

        沈风没想到会在这幻境之中,看到有关饮血剑第一任主人的事情,这也实在是太巧合了一些。

        恐怖的战斗在继续着。

        天地间充斥着锋利之意,以沈风如今的实力,他根本连一道影子也捕捉不到。

        于是乎,他只能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两人的修为,绝对要远远越星源境。

        随着时间不停的流逝。

        这幻境内的天空,在飘起了雪花来。

        当雪越来越大的时候。

        “噗嗤”一声。

        一道皮肤和血肉被破开的声音,回荡在了这片天地间。

        紧接着,白袍男人和血袍男人再度出现了,只见血袍男人的心脏位置,被一把蓝色长剑贯穿了。

        眼下,血袍男人身体僵直的站立在了漫天雪花之中,他手里紧紧握着饮血剑,嘴角边在不断溢出鲜血来,他疯狂的吼道:“我是即将不死不灭的人,为什么我会死在这里?”

        “为了踏上不死不灭,我舍弃了那些感情,甚至亲手杀了自己爱的女人和女儿,结果却换来了这么一个结局?”

        在他说话的过程之中,有大量的鲜血,从他的嘴巴里吐出。

        他看向了白袍男人,道:“师弟,没想到最后还是你赢了。”

        “我记得,自从当年你的修为追上我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赢过你了。”

        “师父一直说你是十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最后我死在你手上,或许也是我的宿命。”

        “但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我追求不死不灭有错吗?这是我的修炼之路,如若不是你的话,那么我肯定可以抵达不死不灭的。”

        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

        白袍男人抽出了自己的蓝色长剑,那血袍男人心脏位置,顿时鲜血狂涌,他身体摇晃不停,张开着嘴巴还想要说话,但他却不出任何一个音节来了。

        最终,血袍男人倒在了地面上,脸上却始终没有后悔之色。

        白袍男人手指一动,被血袍男人握着的饮血剑,飞入了他的手里,他自语道:“师兄,你是走进了一条死胡同里。”

        随后,他看着饮血剑,道:“这饮血剑被称之为是邪魔之剑。”

        “不过,只要掌握此剑的人品行端正,那么这饮血剑也可以是正义之剑,用来斩杀那些邪魔。”

        “师兄,这把饮血剑我会找人继承,从今往后,这饮血剑将不再是邪魔之剑。”

        沈风听着白跑男人的话。

        某一瞬间,他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只见那白袍男人正盯着自己呢!

        这里记录的不是从前的影像吗?这白袍男人和血袍男人也只是影像而已啊!如今这一幕,让沈风有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

        白袍男人将手里的蓝色长剑和饮血剑,对准了沈风,在他嘴角浮现一抹笑容的时候,漫天锋利之气,瞬间将沈风的神魂体包裹。

        恐怖无比的分割之力,将沈风的神魂体切割的四分五裂。

        不过,沈风感觉到自己的神魂体并没有消散,而是在回归到本体之内,确定了这一点之后,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

        按在他本体眉心上的荒古碎玉,从其中涌出了恐怖的能量,以及玄妙的感悟之力,顷刻间灌入了他的身体之内。

        没多久之后。

        沈风的瓶颈就松动了,他的气息迅猛的冲入了凝道境七层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