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人在洪武,朝九晚五在线阅读 - 第490章 胡蝶来访,后院着火

第490章 胡蝶来访,后院着火

        奉天殿。

        群臣不知所措,皇帝已经斩了礼部尚书,那其他人呢?

        “岳麟,随咱过来,退朝!”

        朱元璋本想大开杀戒,最后还是忍住了杀心。

        想到东南备倭军,还掌握在周德兴手里,身为皇帝他必须谨慎行事,不可轻易失去兵权。

        岳麟跟在朱元璋身后,都能够感觉到这位岳丈的愤怒。

        朱标则是轻抚父皇后背,表达着身为长子的关心。

        “无妨,咱没事。”

        朱元璋摆了摆手,笑道:“岳麟,你刚才让巢湖水军出战,倒是有些急躁了。”

        岳麟上前为朱元璋斟茶,轻声道:“岳丈大人,若是直接说出来,岂不是会让人察觉?”

        “东南备倭军早就超过了一年半载,却连一个倭寇都没有捉到。”

        “反倒是占城出现了倭寇险些灭国的事情,听起来都让人觉得可笑。”

        朱元璋笑道:“所以贤婿的意思是,待到他们放松警惕,命令备倭军出战?”

        岳麟点头道:“正是如此!备倭军若能取胜,大可帮助占城解围。”

        “若是失败了,岳丈大人可以顺势收回兵权,让心腹掌管备倭军,此乃一举多得之计!”

        朱标看着父皇与岳麟商议对策,只觉得是一大一小两头狐狸在算计他人。

        “胡惟庸之子呢?你觉得咱该处理他?”

        朱元璋看向朱标,笑道:“标儿,你也说说吧!”

        朱标想了想,直言道:“妹夫此番犯难不成,被方堂明弃车保帅化解,想动胡惟庸已经不可能。”

        “不如直接放了胡凃,以此继续麻痹对方。胡惟庸看到儿子平安无事,父皇让周德兴出兵,他也不会有所怀疑。”

        朱元璋颔首点头,这与他心中所想一样。

        岳麟称赞道:“太子殿下安排得当,微臣之见也应该不再追究,否则反而不美。”

        见岳麟与朱标相处融洽,朱元璋心中高兴,笑道:“不过,咱会给胡惟庸提个醒!让他那窝囊儿子,在天牢待上两天吧!”

        ——

        岳府。

        朱英娆与赵敏如临大敌,只因面前坐着的女子,容貌气质丝毫不输给她们,来寻的还是岳麟!

        “不知,胡蝶姑娘与我家岳麟是何关系?”

        朱英娆着重强调了“我家岳麟”四个字,以此来维护自己的主权。

        “是啊,胡蝶姑娘身为丞相千金,怎么会突然来寻我家夫君呢?”

        赵敏则把“夫君”二字咬得极为重要,二女面对胡蝶如此,也令丞相千金觉得尴尬不已。

        可如今哥哥胡凃入狱,父亲胡惟庸尚未从朝中归来,她能想到的助力,也就只有岳麟一人。

        “我……我是跟驸马爷买衣裳认识的……”

        “我曾经在风衣衣铺订过五百套衣裳呢。”

        “此次前来,乃是为了家兄胡凃之事,还请二位公主通融……”

        胡蝶身为大家闺秀不假,可面对公主难免紧张,尤其是二人都有明显的敌意。

        “我……我跟岳大人没有任何瓜葛……”

        没有瓜葛,还来找我家夫君?

        朱英娆听闻此言,便心中有气。

        “哦?那胡姑娘是如何与岳麟相识?”

        称呼是门很讲究的学问,当朱英娆将岳大哥换成了岳麟,就足以见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我们就是那样认识的……”

        “哪样?”

        朱英娆还欲继续盘问之际,岳麟已经在老王和张定边的陪伴下回到了府中。

        “岳大人,还请您救救家兄!”

        “他虽然贪财,却没有做出伤天害理之事!”

        “还望岳大人予以援手,蝶儿以后一定会报答您!”

        眼见胡蝶哭红了眼圈,岳麟心中有些难受,可感受到两股杀气后,他果断退后一步,与胡蝶保持距离。

        “胡姑娘放心,你兄长并不性命之忧,只是惩处少不了。”

        “回家静候便是。”

        有了岳麟这句话,胡蝶这才放心,临幸之际还不忘泪眼婆娑看向岳麟。

        “多谢岳大人,此等恩情,奴家没齿难忘。”

        送走了胡蝶后,岳麟反应不及,就被朱英娆和赵敏一左一右拦住。

        “岳麟,跟本宫说说吧,她是怎么回事?”

        “夫君,我们草原女子呢,如若知道男人背叛,最喜欢悄悄在半夜磨刀了。”

        听完此言,张定边一个箭步攀爬上房顶,表明了态度,你们家的事雨我无瓜。

        老王则“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临行不忘一句:“大人!此事卑职爱莫能助!”

        岳麟尴尬道:“咳咳!英娆,你先把绣花鞋放下,离我脸有些近!”

        “敏敏,也先不要磨刀,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其实是阴差阳错,我帮衣铺送衣裳,结果送到了丞相府,就认识了这位胡姑娘。”

        朱英娆冷哼道:“那你们以后可单独见过面?”

        赵敏一个壁咚,将岳麟逼迫到墙角处,“说!我们姐妹今日问什么,你就说什么!”

        咳咳!

        岳麟轻声道:“那自然是没有见过面了!今日她前来,不过是关心兄长!”

        “二位娘子,岳某对你们的真心,你们难道不知道?”

        “再说,我每日每夜什么样,你们更加清楚吧?”

        “总不能提起裤子不认人!”

        说到此处,二女俏脸一红,娇羞不已。

        “呸!谁提起裤子不认人,你羞也不羞?”

        朱英娆放下了绣花鞋,这让岳麟短暂松了口气。

        “夫君,都怪我还带着草原女子的野蛮,不过你放心吧,奴家会去净身房学学刀工,以备不时之需嘛!”

        听闻此言,岳麟只觉得裆下一凉,颤声道:“咳咳!不必了,为夫还想活在裆下,现在就挺好!”

        ——

        丞相府。

        胡惟庸扫视在座心腹一圈,叹气道:“方堂明不负我淮西,皇上没有继续追究此事。”

        “不过礼部恐怕要重新脱离掌控了。”

        “陈瑛,你在礼部兢兢业业,倒是可以留下继续做那侍郎。”

        陈瑛心中烦闷,暗道:“平日看那岳麟厉害,本可以一招致敌,让胡惟庸下台!都怪那方堂明!”

        陈瑛?

        见胡惟庸再次开口,陈瑛低声应道:“老师放心,我在礼部蛰伏,伺机为我淮西重夺礼部!”

        /98/98727/32102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