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复空纪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一章 魂飞

第六百一十一章 魂飞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马上就要到“六甲”的时间了,辛吾亲自护送着木依———姬灵儿,回到了齐国,晏府,作为前任“巫儿”的临产优厚待遇,这件事,晏婴安排得妥妥当当。

        而姬圉也让自己的妻子,亲自在陪着妹妹,指导她顺利生产。

        “别怕!这生孩子吧,最痛的就是产前开骨缝的那一段时间,并不太长的,忍忍,就想着你便秘了,有一坨‘特大号’的便便,要把它拉出去,就这样想,很快就完了!”

        辛吾也不知道从哪看到的“野路产妇实操版本”,就悄悄地凑到木依的耳边,给她讲着悄悄话,逗得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连肚子的小家伙,似乎也受到了感染,一个劲儿地蹬脚,把肚皮踹出这一个包,那一个包的,像“打地鼠”的游戏一样,把辛吾乐得不得了。

        “来来来,说的这么容易,下次,你来拉!”

        木依也笑着开玩笑回去。

        看到他俩感情这么好,简直把旁人都给羡慕坏了,一个个互相评论道:

        “眙一下,眙一下!呢样,先其可称之谓‘相亲相爱’、‘神仙眷侣’!”

        不过,笑归笑,真正疼起来的时候,还真不是“爱”能替代的。

        临产之前的一夜,木依整夜没法睡着觉。

        按照姬圉妻子的指点,暗自计算着宫缩阵痛的时间,也真切地体会着身体内部,骨头终于离开了原来的范围,正在发生着巨大的“位移”。

        而这种“位移”每一毫米的扩展,都是以牵动上面所附着着的肌肉、神经、血管、淋巴组织和非富的体液为代价,那种痛,和痛经的那种还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本来以为痛个经,就已经算是很痛了;可是直到这真正体会到“开十指”,才明白,那算什么啊!

        木依的坚强,是辛吾最欣赏的;可是,在这个时候,因为疼痛,而让她的面部表情变得狰狞,黄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脸上滑落;双手抓紧了助产绳,好用得上“内劲”。

        这一切准备了好久的动静,真到了实践的时候,才知道,当妈,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经历了,也就成长了。

        当儿子顺利娩出的那一刻,木依感觉自己上了趟天!

        后面再娩出胎盘、收拾恶露什么的,她都不在意了,留在这人间的,似乎只是这一具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的皮囊,而她的灵魂,早在高处飘了几圈,欣赏着这副美妙而又血腥的画面。

        就在这一段“上趟天”的时间里,木依感觉到自己的魂灵,飘得很高,很高,渐渐地升到了一个到处都是海鸟,停满在了一个建筑顶部,猛地一看,还以为是一圈黑色的“镶边”。

        她拉着辛吾的手,往这个建筑物里靠近。

        看到有人接近这里了,这群“镶边”的鸟,就都“呼啦啦”地活过来了,成群结队地飞扑了过来,迎接来了。

        “嘿嘿!它们在说‘什么东西啊?来了个什么东西啊?’呢!”

        辛吾可以听懂了这群“鸟语”,还伸手向天,想触碰一下这群“好奇鸟”。

        “别伸手!小心啄你!”

        木依提醒道,并赶紧把辛吾的手打了下来,把他护得更紧了,生怕这群鸟,袭击到他。

        很快,这个“鲸鸟喙”式建筑的大门———一个正圆的,像极了眼睛的“圆中套圆”式的大门已在两人眼前。

        木依把辛吾放下。

        门口的这一片地面是干干净净的,像是铺了一层深蓝色的厚毯子,没有一点冰雪在上面。

        落地后的辛吾,顿时感受到了什么叫“温柔”且“温暖”,舒服的感觉,从脚下升起,直透全身,浑身因为寒冷一直“缩缩”着的那个狼狈样儿,立马不见了。

        辛吾走近这个大圆中的小圆,白底黑仁,像极了眼睛,伸手要去推,却被木依一把拉了回来。

        “我来!”

        辛吾不明白这么简单的一个“推门”动作,为什么都不让他亲自来做,直到他看到木依的神奇操作,这才明白:这哪是扇“黑仁”的“门”,而是一个“吸色”的“洞”。

        木依冲着这个“黑洞门”连吹了两声响亮的口哨:

        “嘘嘘———”

        声波传递过去,在这个“黑洞”里产生了层层反射立即回应,并发出了一串连续不断的回声“嘘嘘、嘘嘘、嘘嘘……”

        很快,在这串“嘘嘘”声消失之后,由远及近,由小渐大,又返回了一串串连续的、很清脆的“叮叮”声,像是管弦乐队里的“三角铁”敲打出来的声音一样。

        随着这最后出来的“叮叮”声震出一圈声波,把木依的裙摆给吹得往后直飘,勾勒出了完美的身体曲线,木依把辛吾护在身后,并没有被这“声波”给震动得太狠。

        辛吾终于明白门口为什么要铺“地毯”,幸亏有了这层“地毯”的缓冲,才吸收掉多余的声波余震。

        在“叮叮”之后,那个“黑洞”里,又伸出了一个长长的管腔式“长廊”通道,像登机时过的廊桥通道那样。

        这个通道的管壁,全部都是磨砂玻璃式的半透明状态,看上去,像是鱼软骨的质地,还带着一定的弹性和极好的韧性,拉得越长,透明度就越高。

        “来吧!”

        木依看到伸出来的半透明“廊道”已探近到了脚边,就把辛吾的手牵好,踏了进去。

        辛吾本以为,他俩要在里面走上半天,才能到达里面;却没有想到,从一进到这个“腔体”里,根本就不用他们迈出任何一步,这条管腔式廊道就开始“一伸一缩”、“一伸一缩”式地规律蠕动,把他俩像“吞药丸”一般的,就给“吞咽”了进去。

        被“吞咽”的动静来得太突然,辛吾还没有来得及做好心理准备,身体左右摇晃之余,大约被腾挪了二、三十下,就进到了最里面,跌出了这道友爱、热情又卖力的欢迎“廊道”,幸亏这一路上,木依把他的手抓得很紧,才没有跌倒。

        刚才的一路,四周全部都是半明半暗的光线;而进入到最里面,虽然脚下是全黑,可不远处的那排淡蓝色的荧光,却构成了一个很吸引人的“弧线”造型,像是在微笑中的一张浅开口的嘴型。

        木依拉着辛吾,接着往前走,嘴里还轻声安慰道:

        “没事的,跟我来!”

        /91/91468/20985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