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猝死后带着APP在古代发家致富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沈云兮设计沈家,制作米酿

第二十五章 沈云兮设计沈家,制作米酿

        沈云兮快要被气笑了,她伸手揉了揉穆承霖的手臂,安抚着他,然后说道,

        “三叔翻出来的东西叫做酸菜,昨天大家来吃席的时候也看到了!”

        “这些酸菜是夏公子定制的,每天都会有人来拉一坛子!”

        “酸菜腌制的过程中,不能随意翻动,否则这坛子酸菜就失败了!”这是沈云兮故意这么说的,但是这些酸菜都在地上走了一遭,脏兮兮的,再放回去,夏公子也不可能要。

        人家不会为了这几坛子酸菜坏了酒楼的名声!

        “所以三叔,你不仅仅是打坏了几个坛子,还毁坏了好多酸菜!”

        “你胡说!”沈老太太不依,“你说坏了就是坏了吗?你们根本就是借此机会想要捞一笔!”

        “要不这样吧?酸菜还有那些破了的坛子,都给奶奶。然后奶奶这边赔偿我们的损失,你看怎么样?”沈云兮想了想,说道。

        穆承霖看着沈云兮,满脸写着不同意,这次沈家触碰了他的逆鳞,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

        可他不知道沈云兮这么说是有用意的!

        沈老太太又准备拿出一百个铜板的时候,夏家的马车到了,马夫看着乌压压的一群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沈云兮满脸歉意的上前,偷偷和马夫说了什么,马夫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然后点了点头。

        随后沈云兮故意大声说话,“你说要把昨天的那坛酸菜的钱现在结账给我是吗?”

        马夫愣了下,然后很配合的说道,“没错!一坛酸菜收购价五两银子,夏老板让我今天带给姑娘!”

        说完马夫真的拿出了五两银子,交给了沈云兮,“既然今天的酸菜被毁了,那我今天只能拉些豆腐了,回去要赶紧通知厨房不要再杀鱼了,你不知道这几天酸菜鱼特别的劲爆,老板还找了好几个人专门杀鱼呢,我来之前就已经杀了一堆了!”

        穆承霖有些不明的看了沈云兮,然后过去帮忙!

        沈云兮拿着五两银子,故意在手上捏了捏,“奶奶你也看到了,腌制好的酸菜,五两银子一坛!所以说……”

        她又回头问了问村长,“一共坏了多少?”

        林树根叹了口气,说道,“被扒拉的有四个坛子,砸坏的有三个坛子!”

        “七个坛子,总共是三十五两银子,那砸坏的三个坛子,我就不计较了!赔钱吧!”沈云兮将手伸在沈老太太面前。

        沈老太太还想抵赖,这时马夫说道,“天呐!坏了这么多!一定要赔钱,她要是不赔,就让我们老板来替你们做主!”

        “半夜上门,故意损害他人财物,坐牢是铁定的了!”

        一听说要坐牢,沈老三就不干了,连忙催促沈老太太还钱。

        沈老太太不想还钱,三十五两银子啊!

        这两次沈文俊回来前后拿走了四十两银子,沈家能动的钱不多了,要是再拿出三十五两银子,后面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虽然马上就要收水稻了,可卖粮的钱要留着明年给沈文俊用!

        “我没钱,你们把他带到官府去吧!”沈老太太打算放弃沈老三了。

        昨天走之前万分交代,结果没有弄清楚穆家做的什么,还睡在了山里让人给逮着了。

        自己做不好事,那就承担责任吧!不要让她老太婆拿银子就是了!

        沈老三一听沈老太翻脸无情,想要牺牲他,他也不干了。

        “娘!明明是你们商量好,让我来摸清楚穆家做的是什么生意的!怎么现在出了事,您就让我去坐牢呢!”

        “您要是舍不得这银子,到了衙门,我可是要实话实说的!”

        “这是四弟也参与了,我就不信到时候他能独善其身!”

        “你!!!”沈老太太指着沈三福,她没有想到,其他人和她老太婆做对也就罢了,为何一直默默无闻的沈老三也不听她的话了!

        最后村长出面协调,沈云兮一点点让步,沈老太太赔偿三十两银子,不过要写一份承诺书,承诺日后不再找穆家的麻烦,不然因为没有酸菜造成的清风楼的损失,将会由沈家赔偿。

        现在沈云兮出面替他们在夏老板面前说情!

        沈云兮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了马夫五两银子,“这个钱是买下今天已经杀掉的鱼的钱,没有酸菜,今天的鱼是无法做了!”

        马夫接过银子,“姑娘就是太心善了,这种事都愿意替他们担下!放心,小的回去一定如实向夏老板禀报,相信夏老板会看在姑娘的面子上,这次就不和这些人计较了!”

        马夫拉着豆腐和豆芽菜,驾着马车走了!

        沈老太太赔了钱,没等沈老三,怒气冲冲的回去了,其他人见事情已经解决,继续帮穆承霖搬坛子,顺便将那些腌制了一半的酸菜,连带地上的也帮忙送去了沈家。

        穆承霖回来的时候,沈云兮拿着三十两银子,在院子里和穆母有说有笑的。

        沈云兮将三十两银子交给了穆承霖,“穆大哥,之前沈家小打小闹,我们抓不住他们的鞭子,只能自己吃亏,不过今天我其实是做了一次小人!”

        “你是想让夏逸帆出手对付沈家,不可能!”穆承霖直接就否定了沈云兮的想法。

        沈云兮摇了摇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将那些腌制的一半的酸菜送去沈家吗?腌制了一半的酸菜吃多了会中毒,沈老太太不是说,酸菜还在赔个坛子钱就成吗?她既然不服不信,她就让她尝尝滋味!”

        穆母一听,紧张的问道,“云兮这会吃死人吗?”

        “不会!但肯定会不舒服!”

        “至于我为什么要让马夫说一坛子五两银子,一是因为前段时间沈老太太来抢食坏了我两桌饭菜,昨天又搞这么一出,她都没有赔礼道歉!”

        “二是因为如果说出实情,会将清风楼赚了多少银子的事暴露出来,你知道酸菜鱼,夏逸帆卖多少钱吗?288铜板小份;388铜板中份;488铜板大份。还需要提前预约!”

        “三是沈老太太肯定要讲价,所以抬高一点,她就算讲价了,我们也不亏!”

        三十两银子,买下七坛子酸菜,他们确实不亏,还赚了,但就是闹心!

        “至于我说的小人的做法,我是告诉了马夫,沈老三不仅仅打坏了酸菜坛子,还打坏了好多醋!”

        “夏逸帆想要醋,还要再等等了!”

        穆承霖听了沈云兮所说,脸色柔和了些,他拿出十两银子给沈云兮,“给你的零花!”然后拍了拍身上的不存在的灰尘,干活去了!

        沈云兮笑眯眯的收起了银子,沈老太太以为他们不告官,躲在村里就无事,可是她的宝贝儿子和孙子在镇上念书。

        要是不出意外,她的宝贝闺女也要嫁到镇上去。

        到了那里,可不是她沈老太太能够撒泼野蛮的!

        就算夏逸帆不出手,洪管事肯定也会出手,镇上清风楼的业绩是洪管事的,夏逸帆只是幕后的大老板罢了!

        沈云兮去查看了下作坊,搬进来的坛子穆承霖根据作坊的划分进行了分类,沈云兮又在每一个作坊里添置了账本。

        每一个产品的利润都单独计算,要是利润低又费力的,以后就淘汰!

        除此之外,她将院子也划分了一下,菜干不打算晒了,后面她要晒梅干菜,因为她发现梅干菜用的原料也是芥菜!

        有了梅干菜就能做扣肉,正好春节的时候献给夏逸帆!

        除了晒梅干菜,过年的时候还要晾晒腊肉腊肠腊鸭腊鱼等等。

        现在可以做起来的则是酒酿还有皮蛋,不过在这之前,她要请黄婶过来帮忙。

        昨天黄婶走的时候,她就和黄婶提过,一天三十文钱的工钱,管饭,不过要签保密协议。

        黄婶特别的开心,就是沈云兮没有请杨小米,她有些不好意思。

        杨小米很大方的表示家里的活计太多了忙不过来,黄婶年长,做事比她认真细心,能帮到云兮她也很开心!

        沈云兮带着穆承霖去了趟山上,家里的蘑菇吃完了,要采点,野菜就不用了,这个时候的野菜也老了,家里还有不少野菜干,后面有新鲜的蔬菜收购,够他们吃了!

        但是蘑菇这个东西一旦食用了,就真的停不下来,做汤的时候不放点都觉得没有滋味!

        昨天剩下的牛头和牛内脏,沈云兮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费时又费力,放了一夜,味道也不太好了!

        穆承霖带了两个大背篓,遇到不认识的蘑菇,他就停下来询问沈云兮,沈云兮表示可以吃,他才会摘取,两个人忙到快中午时,才背着两个大背篓回到了山脚下。

        穆承霖带着蘑菇回去做午饭,沈云兮则是去了黄婶家,让她明天就来上工。

        黄婶家人口简单,黄叔,两个儿子儿媳,两个孙子和一个孙女,他们对黄婶去沈云兮家做工都非常的赞同。

        儿子儿媳都很勤快孝顺,家里的事他们自己能够做好!

        回到穆家,沈云兮吃完饭,就和穆母穆承锦开始摘蘑菇晒蘑菇,随后沈云兮拟制好了保密协议,让穆承霖把关!

        她早就猜到了穆承霖识字,没想到穆承霖嫌弃她写的字太丑了,自己重新抄写了一份。

        沈云兮看着穆承霖的字,终于知道为何当初穆承霖对崔子轩秀才的身份那么的不屑了!

        就穆承霖这字,要是在现代,是要被供起来展示的!

        还有在书局给穆承锦挑出的时候,他没有多做考虑就知道要选什么书了!

        果然他不仅仅是一个会做饭的厨师,会打猎的猎户了!

        半下午的时候,两个人开始蒸米饭,准备酿酒。

        甜酒曲很久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还做了不少,够用很长一段时间了!

        今天上山的时候,沈云兮闻到了桂花香,她又提议什么时候上山去打桂花。

        虽然沈云兮一天一个新花样,但是穆承霖不厌其烦,沈云兮的每一个花样,都能让人赞叹不绝!

        特别是沈云兮说可以做桂花酿的时候,穆承霖就更加期待,这充满桂花香的米酒,究竟是何等滋味。

        糯米是之前就买好的,昨天晚上就开始浸泡了,将糯米里的水倒净,蒸笼上铺上湿润的纱布,倒入糯米,用大火蒸,蒸熟后再焖一会儿,拎起纱布,放在院子的桌子上,晾凉。

        晾凉后,将糯米倒入坛子里,加入凉白开将米饭打散,根据比例加入甜酒曲,搅拌均匀,用纱布套在手上,将饭轻轻压平,再用手指在中间挖一个孔。

        最后将坛子封口,静置等待。

        夏国这几年刚刚恢复了些生机,用糯米做酒,很多吃不饱饭的人想都不敢想,可却让沈云兮想到了。

        要是到时候再加上桂花的话,可以用来做贡酒了!

        穆承霖想让沈云兮将这个方子留下来,不过话到嘴边他又咽了下去。表面上看他穆承霖吃了亏,实际上吃亏的人是沈云兮才是。

        被替嫁被打,被全家人抛弃,来到穆家,又要小心翼翼的,为了留下来,奉献了一个又一个菜谱。

        虽然沈老太太经常来闹事,但是沈云兮的立场,以及她一次又一次的对付沈老太太,沈家她是不可能回去了。

        所以他穆承霖还有什么不满的!

        这个酒她要卖就卖吧!想要拿回属于他和母亲的一切,一个酒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沈萍萍在割猪草回来的路上,看到了杨小米,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整个沈家都已经知道了。

        或者可以说,昨天晚上沈家一致商量让沈老三偷偷摸摸去半山腰,一大早大家都在等待沈老三的消息。

        所以最后沈老太太得到了七坛子没有腌制完成的酸菜,还赔偿了三十两银子,写了承诺书的事,沈家也是第一时间知道的。

        沈老太太在家大发脾气,沈萍萍也跟着遭了殃!

        今天她出来割猪草,又听说沈云兮去请了黄婶做帮工!

        肯定是他们的生意太好了,所以才会请人帮忙,生意这么好,为什么还要沈老太太赔钱,为什么不帮衬一下他们?

        沈云兮真是一个白眼狼!

        看到杨小米,沈萍萍想起了穆家建房子的时候,沈云兮是请了杨小米和黄婶一起帮忙的,听说还是义务帮忙。

        可现在沈云兮请了黄婶,却没有请杨小米。

        “哟,有些人啊,舔着脸的不求回报的去帮忙,结果呢,人家根本不领情!”

        “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多养一头猪,多喂点鸡呢!”

        杨小米哪里听不出沈萍萍挑拨离间的话,她回道,

        “沈萍萍,你知道不知道,你除了样貌学识不如沈云兮,还有哪里不如她吗?”

        “你说什么?”沈萍萍最讨厌别人说她不如沈云兮了!

        “你眼界心胸不如她,你心眼小,内心丑陋,不知廉耻!我要是你,早就默默无闻的干活,一点点的收拾好自己的形象,而不是一天到晚在外面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不过也难怪,你这种厚脸皮的,也许根本不在乎这些!”

        说完,杨小米没有搭理沈萍萍,直接回家了,留下了沈萍萍在原地跳脚。

        wap.

        /90/90646/19903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