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猝死后带着APP在古代发家致富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刘氏闹事

第十八章 刘氏闹事

        交了钱,林树根表示过几天回去县衙办地契,沈云兮和穆承霖回到了家里,又开始继续他们的每天的腌制酿制工作。

        林奶奶回来后听说了穆家要买地盖房,特别的替他们开心。

        穆家去年住在半山腰,小儿子大冬天的得了病差点没了,现在又被沈老太太骗了这么多钱,日子差点过不去下去了!

        如今沈云兮嫁过去之后,穆家的日子就过起来了!

        林奶奶出去干活的时候,还不忘了和人说,更是感慨沈云兮是个有福的!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这话很快就传到了沈老太太耳边,沈老太太在家里破口大骂,沈云兮有盖房子的钱,也不愿意帮衬娘家。

        要她说穆承锦冻死就冻死了,这钱要是给了她沈家,她今年冬天的日子就好过了!

        刘氏听了之后,脸色特别的难看,她被沈二福打的很惨,躺在床上很久都不能下床,还是沈萍萍给了弄了点饭吃,她这才恢复了些元气。

        但是她脸色的伤还是很骇人,再加上此刻的神情,吓得沈振星连忙躲到了沈萍萍的怀里。

        第二天一大早,夏逸帆那个豪华的马车又出现在村里,村里又热闹起来了,沈萍萍沈秀娟还有徐子慧都出来看,希望能够得到这位有钱公子哥的青睐。

        不过这次让她们很失望,这次从马车上下来的是那位壮汉,不是夏逸帆。

        沈萍萍要干活,没有见到夏逸帆她就赶紧回去了,沈秀娟嘟着嘴不开心的慢慢往回走,只有徐子慧,她不想放弃,一直站在马车旁边看着。

        下来的这个壮汉就是洪管事,因为豆腐豆脑不结实,运输的时候需要木框,人背着太重了,所以昨天夏逸帆就和沈云兮他们商量,清风楼每天一大早就让马车来拿货,每天当场银货两讫。

        每天穆家提供豆腐二十斤,豆脑二十斤,豆芽十斤,总共收入一千两百文。其中豆脑定的是二十文一斤。

        夏逸帆很精明,他看得出豆脑里的水分比豆腐多,所以压了价!

        可豆脑比豆腐漂亮丝滑,所以从清风楼里卖出去的时候,豆脑是比豆腐要贵的!

        穆承霖将一千文收好,剩下的两百文给了沈云兮。

        徐子慧远远地看见穆承霖抬出很多木框放进了马车,里面具体有什么她不清楚,马车渐渐地走远后,她才不甘心的回去了。

        夏家的马车来穆家拉货,是很多人都看见的,前两天夏家刚来送货,现在穆家就开始交货了,穆家竟然和夏家做起了生意。

        一时间,村里议论纷纷,都说沈萍萍和刘氏没长眼,这么好的婚事还将继妹打晕替嫁。

        这边让沈云兮替嫁了,那边想要嫁的崔秀才又没有将她放在眼里,这简直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甚至有些人将沈萍萍当成了反面教材,用来训导自己的女儿,找对象的时候可不要这么做,不然最后自己什么都捞不到!

        刘氏终于坐不住,她拖着受伤的身体,一步步走到了半山腰。

        沈云兮和穆承霖正在忙活,上次吃了酸菜鱼之后,夏逸帆对酸菜很感兴趣,所以他们又开始收菜,每天腌制一坛子。

        还有醋,每天也要腌制一坛子,豆芽每天都要浸泡一批。

        除了酸菜和醋,沈云兮又开始酿制酱油和黄豆酱,穆承霖给她打下手。

        酿造酱油和黄豆酱的时候都需要用到米曲霉,沈云兮总是要找个借口将穆承霖支开,穆承霖现在都是很痛快的走开的,等他回来的时候,沈云兮已经将黄豆面粉和米曲霉混合好了。

        其实仔细看,还是能够看的出来黄豆上面粘的面粉颜色有些深的,不过他都没有开口问过。

        现在整个后院里都摆满了各种坛子,沈云兮觉得非常的有成就感。

        没想到从来不会做饭的她,竟然在一遍遍将这些做法背熟后,一次又一次的做出了这么多不一样的食材。

        沈云兮将角落的酸豆角坛子取了出来,这么多天,酸豆角已经成了!

        今天中午就让穆承霖用酸豆角炒腊肉。

        穆承霖拿走了酸豆角,准备去拿腊肉的时候,刘氏敲响了穆家院门。

        沈云兮以为送菜的人来了,就去开了门,发现门口站着的,竟是一脸伤的刘氏。

        她来做什么?

        沈云兮不想让她进来,可刘氏一眼就看到了在院子里给一大家子衣裳的穆母,穆母面前摆了不少布料,都是刚刚剪裁好的!

        刘氏露出了笑容,直接对穆母打招呼,穆母只好放下手中的活,起身将刘氏迎接进来。

        刘氏对穆母各种寒暄问暖,“我听说阿霖这孩子前几天上街,去买了不少布,现在是在做秋衣吧!”

        穆母见刘氏这样的态度,有些不太适应,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她还是很客气的回道,“是啊,马上天就要凉了,云兮这丫头也只有几身旧衣裳陪嫁,女孩子没几件衣裳怎么行呢!”

        刘氏似乎没有听明白穆母要表达的意思,“我家萍萍也是做衣裳的好手,让她来帮帮你呗!这年纪大了眼睛就要好好保护,这么多衣裳要让你做到什么时候啊!”

        刘氏这么一说,穆母似乎有些明白了,刘氏故意说出沈萍萍,其实就是看他们现在的日子过好了有些后悔,后面的一句其实就是点明沈云兮连个衣裳都不会做,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媳妇。

        “我们穆家的儿媳妇不需要会做衣裳,像云兮这样又漂亮又乖巧不惹事的就行了!”穆母也收起笑脸,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院子的气氛顿时有些紧张,穆承霖自顾自的干活,沈云兮让穆承锦回了屋。

        刘氏又继续说道,“阿霖和萍萍的婚事,我们想了下,还是不错的,咱们两家什么时候商量个时间,让萍萍嫁过来!”

        沈云兮顿时就笑出了声,刘氏回头盯了沈云兮一眼,那眼神,像毒蛇一样,让沈云兮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这刘氏,不会是被沈二福打傻了吧?

        一直在干活的穆承霖抬起头,目光不善的看了眼刘氏,而穆母更是将脸拉了下来,“我说刘氏,沈萍萍和我家阿霖还有什么婚事,结婚那天,你们将云兮打成那样塞进花轿,这事我们都还没找你们算账呢!”

        刘氏不管穆母的态度,“所以说弄错了,重来一次,沈云兮还回到沈家,萍萍嫁过来!”

        “我不同意!”穆母站起身,想要将刘氏送出门。

        刘氏像是没看到似的,“本来这婚约就是萍萍和阿霖的,就应该让萍萍嫁进来!不然你们不是亏了那一百二十两银子?”

        “那一百二十两我们不要了,就当花钱买个教训。云兮很好,这婚书上也是写的她的名字,我们穆家不可能让她走,也不可能让沈萍萍嫁进来!”穆母的态度异常坚决,沈云兮第一次看到她这样对人说话。

        刘氏站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既然你们看中的是沈云兮,那为何当初下聘的时候要说是我家萍萍?”

        “那还不因为你在外面各种美化你的女儿,让我们误以为沈萍萍真的那么优秀,现在出了这么多事,你觉得我们还能看上沈萍萍吗?”穆母也不和刘氏周旋了,直接将沈萍萍的脸摆到了明面上。

        “我怎么美化我女儿是我的事,你们下聘的时候说的是沈萍萍你们就得负责,既然你们舍不得沈云兮,那这样吧,萍萍做正妻,沈云兮做妾,反正是被塞进花轿的,做个妾也正常!”

        沈云兮差点就笑了,她恨手上没有瓜子,不然真的可以安静的吃瓜。

        这刘氏是疯了吧,沈萍萍做正妻她做妾?穆家是脑子进水了才会答应!

        再说现在穆承霖也见到了沈萍萍本人,就沈萍萍这张脸,她不信穆承霖能下得去口!

        穆母被气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穆承霖将手中的腊肉扔进水里,说道,“不可能,我穆承霖这辈子都不可能纳妾!”

        沈云兮挑了挑眉,这小子可以啊,有前途啊!

        一说到纳妾,穆母和穆承霖眉眼中多了一层雾霾,果然有故事!

        见穆家人油盐不进,刘氏心里非常的懊悔,要是当初没有将婚书上写上沈云兮的名字,今天她来闹,还能闹出点动静出来。

        可当初为了崔子轩,她和沈萍萍做的很绝,就是为了沈云兮没有任何回头路!

        可是她一点都不后悔,沈云兮又不是自己亲生的,沈萍萍才是她的宝贝女儿,沈云兮过得好不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既然你们不愿意对沈萍萍负责,那就赔钱吧!再加上沈云兮六岁的时候我就进了沈家,养育了她六年,正好一起赔给我!”

        又是钱?难道说刘氏是沈老太太拉过来的?沈云兮心中不免怀疑!

        穆母和穆承霖没有说话,他们想看看刘氏到底想要什么。

        “山脚下的那块地正好,萍萍因为这件事在村里的口碑下降,以后想要找个好人家就更难了!”

        “沈云兮从小没娘,是我这个后娘养大的,她孝顺我是应该的!”

        “这块地正好弥补我们!”

        刘氏说完,抬头看天,穆母回头继续做衣裳去了,穆承霖继续洗腊肉,沈云兮想笑硬憋着。

        这时院门被人狠狠地推开了,“刘氏你也太不要脸了吧?”

        沈云兮回头一看,竟是杨小米的母亲杨婶,杨婶背了不少蔬菜,来给他们家送蔬菜来的。

        “当初穆承霖下聘的时候说的是沈萍萍,可是你们不想嫁又想要聘礼钱,就将云兮打伤了塞了进来。”

        “现在看到穆家日子过好了,不说你们自己做的事,反复强调有婚约的人是沈萍萍,那你和沈萍萍做的那破事,抢继妹的婚事怎么不说呢?”

        “还让沈萍萍做正妻,云兮做妾,就沈萍萍那模样,做妾人家都不要!”

        “再说,沈家老太太可说了,沈云兮长这么大,是沈家的功劳,和你刘氏没有任何关系,怎么你想和老太太抢功劳吗?”

        “人家穆家要盖房子的地你也好意思开口的,要是这样的话,以后谁敢娶沈家的闺女,这娶了你们沈家的闺女,还要搭上全家所有啊!”

        杨婶子在外面听了好久,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沈云兮受伤的那天她不在,现在看到沈云兮在穆家把日子过起来了,她也替她开心!

        刘氏听了杨婶所说,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她还是杵在这儿不想走!

        沈萍萍和她折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得到,还坏了女儿的名声,她还被沈二福打的半死。

        不捞点好处,她非常的不甘心。

        要是穆承霖一开始没有找上沈萍萍,这些事就不会发生!她会想其他的方法去抢崔子轩的。

        可偏偏穆承霖一开始的时候找上了沈萍萍,才会将事情弄到了如此境地。

        最可恶的是,他们只知道穆承霖拿出了那么多聘金之后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可是穆承霖从来没有和他们说过,他手里还有很多方子。

        要是他们知道这些,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穆家的,沈萍萍和她也不会这么惨!

        所以穆承霖才是罪魁祸首!

        杨婶骂了半天,刘氏还是站在院落中间不动,沈云兮站了起来,“杨婶,你去将奶奶喊过来,问下奶奶,是不是她让后娘来我家要地的!”

        “再将这事去村里传传,看看以后谁还敢和沈家有往来!”

        杨婶一听立即转头就要往山下走去,刘氏一听,连忙追了过去,不能让沈老太太知道,要是被她知道了,她肯定会被打死的!

        沈老太太已经告诫过了,穆家这边要徐徐图之,只要他们还在青木村,这方子迟早是沈家的。

        只是她刘氏心有不甘,她想提前将这些方子变成沈萍萍的,所以才会拖着身子来到了半山腰!

        杨婶走的飞快,刘氏身上有伤,一时间还没能追上杨婶。

        刘氏走了之后,沈云兮觉得心情大好,恶人自有恶人磨,不过好像刘氏提出的纳妾,让穆母和穆承霖心情都有些沉重。

        没过多久,杨婶又过来了,“呸!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天天想着不劳而获!你们不知道,这刘氏当年是怎么嫁给沈二福的!”

        一听有瓜吃,沈云兮竖起了耳朵,“当年她死了男人,一个人养活女儿不易,就到处勾搭男人,这不怀上了沈二福的孩子才能嫁进沈家的!”

        “沈老太太担心沈振星不是沈二福的孩子,还做了滴血验亲呢!不过就算是这样,刘氏也一直不入沈老太太的眼,觉得她脏!”

        滴血验亲?这玩意不准的!

        wap.

        /90/90646/19903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