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猝死后带着APP在古代发家致富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夏逸帆送黄豆,沈文俊回村

第十四章 夏逸帆送黄豆,沈文俊回村

        沈老头的话,让兄弟二人连连点头,纷纷表示会看住沈老太太。沈老太太拉着脸,当着儿子的面没有将话说出来。

        沈家这几年吃苏氏的嫁妆老本,快要吃到头了!

        穆承霖回来的时候,穆母和穆承锦在院子里清洗青菜,沈云兮坐在院子里和他们聊天。

        见穆承霖回来了,沈云兮激动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穆承霖将背篓放下,然后将院门关上,“一斤豆芽定了二十文钱,还拟好了协议。夏公子还说,两天后会送过来两百斤黄豆还有石磨!”

        沈云兮激动的抓着穆承霖的手臂,“真的吗真的吗?哈哈哈,一斤豆芽二十文钱,夏逸帆真的好好骗啊!”

        穆承霖见她这么开心,他也有些开心,但又忍不住有些鄙视,“夏逸帆才不好骗,因为他看中的是你黄豆的其他吃法,还有新鲜的食材从他手里出去,能赚好几番!”

        “比如?”

        “比如一盘爆炒豆芽菜,他可能会卖到一百文钱一盘。”

        “……奸商!!!”

        因为沈云兮手臂上有伤,今天的酸菜,还有醋,都是穆承霖带着母亲和弟弟干的。

        做完了这些,他又根据沈云兮的吩咐,做了几个木框,沈云兮说这是用来放豆腐的,穆承霖不知道豆腐是啥,不过现在的他很支持沈云兮!

        虽然沈云兮只是一个小小的村姑,但是她源源不断的想法,能帮助他带着母亲和弟弟过上更好的日子。

        这两天,两百斤的蔬菜也收的差不多了,穆承霖将钱跟几家人结算了下,黄婶又送了不少蔬菜,让他吃点新鲜的。杨婶又给他几个玉米棒子,让他带回了煮。

        沈云兮看着后院的坛子,心里非常踏实,穆承霖回来后,她又让穆承霖将腊肉拿出来,用清水洗干净,晾晒。

        穆承霖又去了山上找了不少果木的枝干还有不少酸果子,又在旁边搭了一个空地,用来熏制腊肉。

        山上草多树多,一不小心容易着火,这也是沈云兮一开始不愿意做烟熏腊肉的原因。

        两天后的一大早,夏逸帆坐着他的豪华马车,拉着两百斤黄豆还有石磨,准备去青木村。

        要是能开发几种黄豆的做法,对整个夏国的农业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激励,这几年商队引进了不少新物种,可惜没有人能找到最好的吃法。

        就算产量那么高的土豆,也因为容易发芽,被大家冷落了。

        夏逸帆的车子刚刚离开清风楼,就被人挡住了去路,“什么事?”夏逸帆冷冷的问道。

        车夫掀开帘子说道,“公子,前面有两个读书人,说是要去青木村,想要搭车!”

        夏逸帆皱了皱眉,他可不想和这些酸儒坐在一起,再说车后面还有那么多黄豆,被他们看到了又是一顿数落,听了头都疼。

        “给他们十文钱,让他们自己去坐驴车吧!”夏逸帆说道。

        车夫拿出了十文钱,给了两个读书人,然后扬起马鞭,马车扬长而去。

        马车启动的瞬间,车帘动了下,夏逸帆透过车帘看到了这两个读书人。

        一个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微胖,一个大概十几岁,偏瘦些,两人身上多少都有些读书人的味道。

        不过两个人衣着华丽,年纪大一点的腰间还别了一个价值不菲的玉佩,看着像是以前的贵族之物。

        这样的没钱坐车,需要搭车?

        夏逸帆在心里冷笑,“估计是看中他这个马车吧?这种人自持身份不愿意和村民们一起坐驴车。每当休沐的时候,钱也花的差不多了,没钱雇马车。正好看到了他的马车,所以想白嫖!”

        沈文俊看着手上的十文钱,扬长而去的豪华马车,心中怒骂!

        上次回去他还雇了马车,在村里好不风光,可这次因为多去了一趟酒楼吃饭,钱花的差不多了,所以他没钱去雇马车。

        总不会让他和那些臭烘烘,又大字不识一个的村民们一起挤驴车吧?那些人也配和他沈秀才坐一辆车?

        “四叔,不坐驴车的话,我们总不能走回去吧?”沈振宇拉着沈文俊,他好担心四叔真的要走回去。

        他和四叔从小就读书,哪里走过这么远的路?

        当然不可能走回去,沈文俊想到了一个主意。

        “赵叔!”沈文俊走到了镇口,对赶驴车的赵叔打了个招呼。赵叔还特别的诧异,以前鼻毛孔朝天的沈文俊,今天竟然还会主动和他打招呼?

        “那个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啊?”

        赵叔多少有些受宠若惊,“什么事?”

        沈文俊摸出五个铜板,“这驴车我包了!”

        赵叔顿时就笑了,沈文俊不愧是读过书的秀才。

        先不说他这五个铜板够不够,就这今天早上,他拉了一车人过来,他把这些人扔在镇上,自己将驴车包给沈文俊,这就不道德!

        他以后还怎么在村子里做驴车的生意?

        赵叔笑着摆了摆手,“沈秀才,这可使不得,怎么也要等其他人一起来了才能走,再说了坐一趟车一个人只需要两文钱,你们两个人,四文钱就够了!”

        说完,赵叔找了一文钱给沈文俊,沈文俊立即大叫,“赵五,别给你脸不要脸,那些臭烘烘的村民,也配跟我沈秀才坐一辆车?你知道我身上的衣服多贵吗?要是推推挤挤中弄坏了,你们赔得起吗?”

        赵叔将四个铜板都给了沈文俊,“既然这样,沈秀才就去找别的车吧!今天早上来镇上的村民还真不少!您的衣服金贵,可别弄坏了!”

        沈文俊哪里还能去找车,除了这辆驴车,他只能走着回去。

        沈振宇拉了拉他的衣服,沈文俊拉着脸给了赵叔四个铜板,然后拉着沈振宇找了最好的位置坐了下来。

        夏家豪华的马车进了村之后,引起了不少轰动,大家都奔走相告,一时间,村里的姑娘们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来围观了。

        就连脸上还是肿着的沈萍萍,也插了朵绢花站在了人群里面。

        这么豪华的车,主人肯定身价不菲,也不知道他们来青木村是找谁的!

        车夫低头,找了最近的一个姑娘询问了下穆家的位置,这个姑娘很爽快的给他指了一个位置,“穆家住在山腰处,马车只能行驶到那边的山脚下!”

        也有大胆的姑娘听说马车要去穆家,“里面的公子,去穆家做什么?来奴家家里坐坐呗!”

        “就是,穆家除了一个刚嫁人的沈云兮,就只有穆婶了,虽然穆婶长得不错,可惜年纪有点大了!”

        大家都哄堂大笑,这时,马车后面站出来两个壮汉,一下子就将小姑娘们吓住了,“我们去穆家只是去送货!”

        沈萍萍看着马车后面拉着的那么多黄豆还有一个石磨,就猜到了穆家肯定又是想了什么好主意,可惜昨天说早了,沈老太太在穆家吃了亏,今天肯定不会再去的。

        马车在前面走,姑娘们在后面追,等到了山脚下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夏逸帆从里面走了出来。

        夏逸帆一出来,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年轻,帅气,这一身衣裳,一看就价值不菲,腰间的玉佩比沈文俊经常拿出来炫耀的还要耀眼。

        还有他周身的气质,若不是在大户人家长大,他的气场不会这么强大!

        穆家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人?

        一想到穆家也是一年前才来到青木村的,说不定之前就有着不菲的背景,如今穆家也要越过越好了。

        这不,这么俊俏有钱的人大老远的坐着马车亲自上门,来给穆家送货。

        有几个人看了看鼻青脸肿的沈萍萍,要知道穆承霖原来想娶的是沈萍萍,可是她自己作妖子,想要霸占沈云兮的婚事,就将沈云兮打晕了塞进了花轿!

        不淡定的还有徐子慧,之前她见到沈文俊那样的,就欣喜的不得了,可是沈家老太太一直吊着她们,不说同意也不说不行。

        她今年已经十五岁了,不能再耽误下去了,要是能够嫁给眼前这位公子,什么沈文俊都要靠边站。

        之前为了讨好沈老太太,她娘亲得罪过沈云兮,现在想想真的是蠢,想要得到这位公子的青睐,现在也只有沈云兮能够帮得上她的忙!

        还有沈秀娟,她本来就对崔子轩没有多少感觉,崔子轩考上了秀才榜首后,她母亲才起了这个念头,在这之前,沈家也有读书人,崔子轩根本不在老太太的眼里。

        可夏逸帆和崔子轩对比,那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泥潭啊!她沈秀娟有着那么丰厚的嫁妆,才不要嫁给崔子轩呢,她要嫁给夏逸帆。

        想到这个沈秀娟立即回头,往家里走去,要趁夏逸帆还没有走之前,让娘去穆家找沈云兮,让沈云兮给她牵线!

        夏逸帆带了两个壮汉,穆承霖听到了风声也赶紧出来了,三个大男人一点点将黄豆和石磨抬到了穆家。

        沈云兮看着这一幕,心里暗暗打气,等有了钱,第一步不是扩大生意,而是在山脚下建一座房。

        到了冬天,山上很冷,也不知道去年冬天,穆家人是怎么过来的。

        现在快要到秋天了,她要抓紧时间,在冬天来临之前,将房子盖起来。

        难得夏逸帆会来做客,沈云兮想了几个食谱,然后让穆承霖帮忙。

        夏逸帆没有提黄豆的吃食,他一眼就看到了在院子里看书的穆承锦,他非常喜欢,和穆承锦聊着天。

        沈云兮让穆承霖去河边抓了一条鱼,又抓了一只野鸭,沈云兮去看了看酸菜,虽然还没有完全成熟,不过这几天温度高,可以稍微吃点。

        她又去摘了新鲜的蘑菇,将要用到的配菜作料一点点准备好。

        穆承霖在沈云兮的指导了下,将鱼片成片,鱼片用面粉和酒盐腌制,酸菜切碎,锅里倒油,油热了后倒入酸菜翻炒,加入辣椒大蒜花椒等调味,炒香后加入水,放入鱼骨头,水沸后再等几分钟捞出鱼骨和酸菜,再加入鱼片,烫一下就捞出,鱼片上撒上葱花辣椒等,淋上热油,香味直接充满了整个院子。

        夏逸帆和两个壮汉频频往里看。

        盐水鸭和野鸡蘑菇汤早就在锅里炖着,穆承霖又做了爆炒兔肉,蒸了一大锅米饭。

        酸菜鱼和盐水鸭的做法,穆家人也是第一次尝试。

        沈云兮吃了下,酸菜鱼因为没有植物油,没有酱油,味道多少差点,但是对于这些不会做鱼的夏国人来说,那可真是美味。

        一顿饭,穆家的一大锅米饭全部被吃的精光,两个壮汉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舌头,沈云兮咋舌,前几天买的十斤米已经剩不了多少了!

        夏逸帆从头到尾都没有和穆家人提及关于黄豆的做法,最后还是沈云兮提了一句,要是成功的话,明天一大早就会有成品送过来。

        果然夏逸帆的眼角亮了下!

        临走前,夏逸帆表示想要那种酸菜,这种菜不是新鲜的蔬菜,但也不是咸菜。

        沈云兮笑了笑,“夏公子,今天这酸菜鱼就是我用来推销酸菜的,不过酸菜还没有完全发酵好,等它变得更好吃了,就算您不说,我也会主动上门的!”

        夏逸帆笑了笑,“好!那我就在清风楼等你们的好消息!”

        沈家,沈秀娟闹着脾气,不要吃饭,沈老太太在一旁各种劝说,沈秀娟不吃饭,其他人都不能吃饭,除了休沐回来的沈文俊和沈振宇。

        年纪小点的沈振文和沈振星又哭又闹,李氏和刘氏分别安慰他们。

        “娘,你是没有看到那夏公子的模样,又高又帅气,身上的衣服比四哥都要贵!”

        正在碗里挑着菜的沈文俊回来就听说了今天有个豪华的马车来到了青木村,后面还拉着两百斤黄豆和石磨,他就知道,这个马车就是早上拒绝载他的那辆!

        现在又被妹妹说,这个公子多好多好,快要将自己比下去了,沈文俊将筷子一扔,“不吃了!”

        筷子上还沾了不少菜,他这一扔,油溅的哪儿都是!坐在桌子上的其他人都将椅子往后拉了拉。

        “哎哟,我的乖儿啊,你咋不吃了?”见沈文俊扔了筷子,老太太心疼极了,连忙问道。

        “娘!你看看妹妹说的什么话?我好歹也是一个读书人,一个秀才,那个什么夏公子,不过是一个商人,我竟然还比不上他?”

        wap.

        /90/90646/19903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