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猝死后带着APP在古代发家致富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卖豆芽菜,沈老太砸坛子

第十二章 卖豆芽菜,沈老太砸坛子

        穆承霖的动作很快,香喷喷的午饭已经做好了,沈云兮肚子早就饿了,她迫不及待的从房里出来了。

        穆母一点也没有嫌弃沈云兮粗鲁,反而觉得沈云兮实在,不做作,是个过日子的好女孩。

        她不是什么迂腐的家长,孩子们过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野猪肉比较柴,但有了辣椒花椒葱姜蒜等调味料,加上铁锅不停地闷煮,还有穆承霖练出的好手艺,这肉做出来还是非常的香的!

        全家都吃的满嘴是油,异常开心!

        吃完饭,穆母和穆承锦被穆承霖和沈云兮赶回房去睡觉了,穆承霖打算赶紧将腊肉先做起来。

        “穆大哥,你不累吗?你也忙活了一个上午,不去休息下?”沈云兮问道,穆承霖是儿子是兄长,所以他给自己的担子很重。

        可是他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郎啊!

        “我不累,这点体力活算啥?你不是说还要做醋的吗?外面晾晒的菜还要做成酸菜,早点做完,早点休息!”

        沈云兮看着晾晒了一个院子的菜,还有地上的肉,她的醋,她就闭上了嘴巴!

        是啊!还有这么多活要干呢!

        只是她有些心疼穆承霖了,像一个大姐姐心疼弟弟一样。十六岁的时候,她才上高一,除了念书什么事都不要自己管!

        不过心疼归心疼,事情还是要继续做。

        沈云兮将做腊肉的步骤简单和穆承霖描述了下,先将肉分好,用酒消毒,然后再炒制盐和花椒,待盐发黄时盛出放凉,再将盐和花椒涂抹在肉上。

        将这些肉放在盆里,盖上盖子,腌制三四天,再将它们拿出来洗净,晒干水分,最后找个空地,燃烧果木或者茶树的叶子来熏它们。

        穆承霖也没有想到一个腊肉的方子竟然这么复杂,前后加起来要花这么长的时间,不过能将新鲜的肉保留下来,不花点功夫是不可能的。

        说干就干,肉早已经提前分好,沈云兮用酒给肉消毒,穆承霖炒盐和花椒,做完这些,他们俩又去看了下晾晒的青菜和辣椒等,上面还有些水,需要再晾晒一会儿。

        沈云兮干脆开始做醋,她取出两斤大米,淘净,沥干水分,然后穆承霖烧水,她开始炒制,等大米变成焦黄色后,将大米盛出,放在一旁放凉。

        “为什么今天做的这些,都需要放凉呢?”穆承霖问道。

        醋需要大米放凉,腊肉需要盐放凉,酸菜里面更是一点生水都不能有。

        沈云兮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她都是根据app上的步骤做的,不过她猜测醋应该是发酵的过程会产生菌群,有了温度这些会受影响。

        至于酸菜,生水里面含有细菌,很容易导致腌制的酸菜变烂掉!

        可是怎么和古人解释细菌呢?

        “不放凉容易坏掉,变质!”沈云兮总结了一下。

        穆承霖觉得这个解释,等于没有解释,他挑了挑眉,没有继续深问。

        所有制作的东西都要等,沈云兮和穆承霖拿出两个坛子,用最后一点白酒开始擦拭,用沈云兮的话说就是,杀菌消毒。

        待到穆母和穆承锦醒来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放凉了,蔬菜上的生水也都晒干了。

        于是,两个人也加入了制作大队。

        穆承霖去给肉抹盐,沈云兮带着穆母和穆承锦开始按照比例往坛子里装凉白开,盐,辣椒蒜头生姜,还有青菜,最后将坛子封住,静置十五天。

        沈云兮这边刚结束,穆承霖那边也将肉擦好了盐。

        最后是做醋,沈云兮选择的醋坛子是穆家本来的一个小坛子,刚刚已经用酒消毒过了,她将晾凉的大米放进坛子里,倒入凉白开,又放入一定比例的白糖,用干净的筷子搅拌了下,最后将坛子口封住。

        “这醋是什么?这么简单?”穆母相当好奇的问道。

        “它很酸,但是一种非常好的调味料!”沈云兮解释道。

        “等醋做出来,我给大家做顿好吃的!”因为说道酸,大家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怪异,相当怀疑醋能成为调味料。

        “嫂子,是你指挥我哥做吧!”穆承锦打趣道。

        “我的脑子,他的手,行了吧!”沈云兮乐呵的和穆承锦说道。

        做完这些,天色还有些早,不过今天一天很累了,穆承霖提前烧了水让大家都洗了洗,晚饭做了白米粥,配上中午的剩菜,吃完这些,全家都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沈云兮就起来了,昨天睡得很早也很香,她现在精神很充足,不过最重要的是,她估摸着豆芽菜应该可以吃了。

        发了两天三夜的黄豆早已经发芽了,沈云兮看了看芽不是很长,但是可以吃了。

        她取出一部分准备让穆承霖炒了,还有一部分她要带给夏逸帆。

        穆承霖起来的时候,沈云兮已经洗好了豆芽,爆炒豆芽菜的配料也准备好了。

        “这就是前两天,你拿黄豆发的?”穆承霖问道。

        沈云兮点点头,“我只用了二两黄豆哦,这里还不是全部,豆芽到了明天会更长。不过我今天要带它们去找夏老板。”

        穆承霖饶有深意的看了看她,然后开始烧火,根据沈云兮提供的步骤爆炒豆芽菜。

        口感爽脆,吃起来很香,最重要的是,之前没有人发现黄豆发的芽还能这么吃。

        穆承霖尝了一口就没有再吃,他开始做早饭,沈云兮拿出来的豆芽菜不多,他留点给母亲和弟弟。

        沈云兮暗自摇摇头,这豆芽菜以后要泛滥的,只要有黄豆,她能让他吃到吐。

        吃早饭的时候,穆母和穆承锦又赞叹了豆芽菜。

        吃完饭穆承霖准备去将今天要腌制酸菜的蔬菜拉上山,昨天是村民帮忙拉上来的,今天不能再麻烦别人了。

        穆承霖刚走没多久,一个不速之客上门了。

        沈老太太拉着脸,好像别人欠她几百两银子似的,杵在穆家门口。

        “沈云兮!”见沈云兮开了门,老太太用手指着沈云兮,那表情恨不得将沈云兮给吞了。

        老太太进了门,没有多说话,她在院子里四处寻找,终于在院落里被她看到了几个坛子。

        “好啊!沈萍萍果然没有骗我!你是不是又想出了什么方子?那些个坛子里是什么?”

        “听说穆承霖昨天还猎到了野猪,你们还给好几户人家送了,可就是没有拿来孝顺爷爷奶奶!”

        “沈云兮,我们沈家怎么出了你这个白眼狼!”

        说完,老太太就准备去掀开坛子上的盖子,沈云兮立即挡在了前面。现在盖子还不能掀开,否则进了空气腌制的这些东西都会坏掉!

        可是原主的身子很瘦小,老太太直接将她推倒在地,穆母立即去拉沈云兮。

        没有人阻拦,沈老太太正准备去掀开盖子,这时穆承锦上前去拉扯沈老太太,他不知道坛子里到底腌制出来的会是什么,但这是哥哥嫂嫂用来赚钱的,哥哥不在家,他作为家里的男子汉,要保护她们。

        可穆承锦毕竟才十岁,加上之前身体不是很好,比较瘦弱,沈老太太直接将他推到。

        地上有不少石头,是用来压制在坛子上面的,眼看着穆承锦要被老太太推到,脑袋要撞在石头上时,穆母直接被吓住了。

        沈云兮立即站起来,将他抱住,穆承锦摔倒在沈云兮身上,没有任何事,不过沈云兮的胳膊从石头上擦了下来,顿时鲜血直流。

        见到沈云兮流血,沈老太太不仅不内疚,反而恶语相向,“这就是不孝顺的下场!”

        “我让你去嫁有钱人,你不愿意,非要跟一个穷猎户。现在有了挣钱的方子也不想着家里,白眼狼,活该受伤流血。”

        沈老太太呸了一声,然后就要去掀盖子。

        穆母将穆承锦和沈云兮拉了起来,看着擦破一大片皮的沈云兮胳膊,她急的眼睛都红了。

        “云兮,不要去了,东西坏了就坏了,你可不要再受伤了!”

        沈云兮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沈老太太将其中一个盖子掀开,这是酸菜坛子,老太太看了看,以为是腌制的什么咸菜。

        青菜这种东西沈家都没人吃,真是晦气,不过一想到昨天的野猪肉沈云兮没有送给沈家,她从地上拿起石头,将坛子砸了一个洞。

        里面的青菜和水直接就流了出来。

        正当她准备掀开第二个坛子盖子时,穆承霖回来了。

        他打开院门,看到的是手臂上都是血的沈云兮,站在一旁双眼通红的母亲,还是吓得小脸苍白的穆承锦。

        他连忙走上去,将老太太压制到了一边。

        老太太的力气哪里比得上穆承霖,她被压得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嗷嗷直叫。

        跟在后面的一起送菜的村民看到这一幕连忙将穆承霖拉开,有人立即下山去喊村长。

        老太太回过神,看到了穆承霖,又看到了一群村民,立即嚎啕大哭。

        先是咒骂沈云兮不孝,然后又说穆承霖要杀她,说穆家瞒着沈家做小生意不仁不义,又说沈云兮不要脸,嫁错了也不知道回去。

        沈家培养她不易,不找个有钱人对不起沈家的养育之恩云云。

        大家都站在院子里听沈老太太胡说八道,穆母已经将刚刚发生的事都告诉穆承霖,要不是沈云兮及时拉住,穆承锦的头就要撞在石头上了。

        穆承霖想要带沈云兮去上药,被沈云兮拒绝了。

        “皮肉伤不碍事的,等村长来了再去上药也不迟。”沈云兮轻声的和穆承霖说道。

        村长一听到沈老太太去穆家闹事,砸坏了东西还将沈云兮弄受伤了,立即二话不说就往山上跑。

        等村长来的时候,沈老太太已经哭累了,坐在地上,沈云兮的手臂上都是血,院子里被砸坏的坛子旁,流出来了不少青菜。

        沈老太太一见到村长,准备告状,谁知道村长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我说沈家的,你拿走了穆家一百二十两银子后,他们的日子不好过!”

        “这想着冬天的时候吃点咸菜,所以才准备腌制些咸菜留着过冬,你连人家腌制咸菜都看不下去吗?非要给破坏了?”

        村长自然知道,穆承霖他们吃不了那么多的咸菜,可人家在努力的朝前奔跑,凭借自己的双手争取过上好日子,你凭啥事事都想要分一杯羹?

        沈云兮被你们害的还不够惨吗?

        “村长爷爷!”沈云兮说话了,“奶奶是觉得如果将我许配给有钱人家做妾,卖的钱会更多,所以才觉得一百二十两银子亏了,这才三天两头的来找茬!”

        沈云兮话音刚落,沈老太太就急了,这种事怎么可以对外人说,难道这不应该是沈家的女儿主动去替沈家争取的吗?

        “你胡说!”沈老太太满嘴否认!

        “云兮可没有胡说!”

        “就是就是,你刚刚自己就是这么说的!”

        送菜上山的村民说道,刚刚老太太坐在地上哭喊的时候,说的意思就是这个,因为觉得亏了,所以沈云兮必须弥补他们,像方子啊,野猪肉啊等,有了好处,应该第一时间送给沈家才是对的!

        “你们放屁!”沈老太太指着这群人骂道,“她沈云兮是我们沈家的女儿,有了方子有了好吃的孝顺爷奶爹娘,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照奶奶的意思,大娘后娘婶婶也是别人家的女儿,她们拿沈家的钱去补贴娘家,是不是也是应该的!”沈云兮说道。

        “呸!也不拿镜子照照,想拿我们沈家的钱补贴自己的娘家,那就留在娘家不要回来了!”

        “那奶奶又凭什么让我补贴娘家呢?”

        沈老太太愣了下,知道自己被沈云兮套话了,“凭这就是我们沈家的理,沈家的女儿嫁出去也是沈家的,沈家的儿媳妇都是沈家的,这就是我老太太的规矩!”

        “哦!各位叔叔伯伯,你们都听到了,以后要嫁女娶媳妇,像沈家这样的人可不能结成亲家,不然不是家底被掏空了,就是白送他们一个女儿啊!”

        沈云兮的话一落,大家都哈哈大笑,沈老太太气急,她拿起地上的石头准备朝沈云兮砸去!

        穆承霖连忙抓住了老太太的手,沈云兮往后躲了几步,“奶奶,杀人犯的儿子是不能参加科举的!”

        果然这一招很管用,沈老太太狠狠地看着沈云兮将石头扔在了地上。

        沈老太太见没有得到好处,准备离开穆家,这里穷的要死,要不是为了得到好处,她才不要来呢!

        “等下!”沈云兮喊住了沈老太太。

        “怎么?你改主意了?”见沈云兮喊住了自己,沈老太太问道,她倒要看看,一个被压制了十几年的孙女想要让她做什么!

        沈云兮指着院落里被砸坏的坛子,“这个坛子是我们昨天刚买的,一个两百文,这里面有十几斤的青菜,两文钱一斤,这是奶奶故意砸坏的,要赔钱!”

        wap.

        /90/90646/19903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