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主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一出好戏

第十七章 一出好戏

        早饭的青菜粥瘦肉粥温度刚好,煎蛋也是彭淼爱吃的溏心蛋。

        她慢悠悠的给自己施了个清洁术,然后吃了个饱,才出了石室。

        石室外,早已闹翻了天。

        陈锦遐铁青着脸坐在前厅主位上,听了一早上方春妍夫妇反目成仇,相互指责。

        听得她一个头两个大。

        彭淼从一排官兵身后走到陈锦遐面前,懒懒的趴在她膝盖上,津津有味的看戏。

        听了半响,彭淼冷不丁道:“祖母,还是三叔好。若不是三叔通风报信,那有毒的水咱就喝了。”

        此话一出,方春妍与彭二对视一眼,两人惊呆,脸色由不可置信变为怒不可遏。

        “什么?是老三那狗东西报的信?淼丫头,你确定?”

        彭二不敢确定,毕竟在他心里,彭三一直是个愚蠢的人。

        不等彭淼回答,方春妍恨恨道:“肯定是他!我之前去药铺碰到过他!没想到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心思如此歹毒!”

        “没有证据……”彭二还是有些不敢信。

        以前跟彭三斗的时候,彭三可一直是他的手下败将。

        “淼淼从来没撒过谎!”方春妍说得笃定。

        彭二被这句话堵得哑口无言。

        他之前为了得到彭家的家业,没少在彭淼这里套话,确实每一句都是真的。

        “母亲!”彭二信了彭淼的话,他跪爬到陈锦遐面前,一脸正义的神情,“儿子要举报老三!前年庄子粮食被盗,是老三派人做的!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还请母亲责罚!”

        “老祖宗,儿媳要举报三弟妹!她在院中扎小人,诅咒您和淼淼!”方春妍也不甘示弱。

        彭淼眉梢轻挑,果然随便一挑拨,便会有更多人被拉下水。

        这彭家,一共四房。

        一房一个娘,几位爷可是从娘胎便开始斗了。

        如今自己不好过,如何能放其他人好过?

        “去搜院!”

        彭淼见陈锦遐没发话,小手一挥,颇有气势的道。

        陈锦遐不是不知道这些人不干净,只是懒得管,任凭他们腐朽在烂泥里罢了。

        而今又想着,要离开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落个清净。

        彭淼可不这么想,有她在,他们一个也别想跑!

        话出口,陈锦遐微愣,不过还是很给孙女面子的点了点头。

        裴檀做了个手势,一群家丁婆子,一窝蜂去了三房。

        很快,彭三和他妻子彭罗氏,被带了过来。

        跟着来的,还有几个被针扎得千仓百孔的小人。

        小人的背后,写着陈锦遐和彭淼的生辰八字。

        彭三和彭罗氏望了眼脸色铁青的陈锦遐,知道事情暴露,不敢辩驳,跪下便开始请罪,“母亲,儿子糊涂,还请您宽恕!”

        “母亲,儿媳下次再也不敢了。”

        “哼,不敢?罗氏,你的儿子是彭家的血脉吗?为争宠,从外面随便找个野种当彭家的公子哥娇养,你可真会打算。”

        彭淼闻声看去,只见大门处款款走来一名妇人。

        这人她没什么印象,不过很快彭三便给她解惑了。

        彭三脸色大惊,他回头看去,颤抖着问:“四弟妹,你什么意思?我儿子不是我儿子?”

        四房媳妇彭李氏不理彭三,她直面陈锦遐,“母亲,儿媳有人证物证,三嫂混乱彭家血脉!”

        说罢她呈上自己的物证,又道:“母亲,人证在外头候着了。”

        陈锦遐看了眼物证,那是一个玉佩和一份生辰八字。

        “带进来。”陈锦遐道。

        事到如今,由不得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既然坏透了,那索性,把天捅破吧。

        很快,一名老妇和一名八九岁的小姑娘被带进来。

        小姑娘进来的瞬间,众人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

        “太像了,真的太像了。”众人七嘴八舌的惊叹。

        “噗……”

        彭淼没忍住,笑出了声。

        实在是小姑娘太像彭三了,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而他儿子,跟他半分不像。

        “母亲,这就是三嫂的亲生女儿。她每年都会给她亲生女儿一笔银子,虽做得隐蔽,但儿媳还是找到了证据。”

        彭三见到女儿,又看到妻子面如死灰,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他有几分癫狂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四弟妹,你以为你很精明?”

        他满脸嘲讽的看向彭李氏,“谢谢你找回我的女儿,但坐在主位之上的人,可不是你的婆婆!哈哈哈……你有这功夫,还不如给你夫君找找亲生爹娘。”

        “你胡说!”彭李氏双眼圆瞪,气得脸色苍白,心下也极为慌乱,“四爷是老太爷最喜欢的儿子,母亲当然是我的婆婆!”

        “是吗?你有证据?我就没有?我娘说得没错,万事留一手,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彭三冷笑,他对裴檀道:“劳烦管家,去我书房太师椅后的暗格里取证据来。那是我娘临终前,给我留的。”

        裴檀可不听他的,目光落在陈锦遐身上。

        陈锦遐微微点头,他才转身离去。

        彭李氏有些慌了,奈何彭四不在,都外出好几日了。

        彭四知道自己不是彭家的血脉,除了要银子的时候回来彭府以外,等闲时候都是在外面鬼混的。

        不多会,裴檀带着一个盒子过来,里面装了满满一盒子的证据。

        那些证据有路引,文书,抓药的药方,彭四的真正生辰八字,亲生父母的信息。

        以及下人的供词。

        证据确凿!

        纸张老旧,看样子是存放了多年的。

        “母亲,这些证据,字字属实!儿子不怕拿去官府对峙!母亲若信不过儿子,可交由官府裁夺!”彭三扬声道,信誓旦旦的。

        陈锦遐看着这些,不耐烦的闭上了眼睛。

        早在彭老太爷宠妾灭妻那一刻起,她就不想管彭家这档子破事了。

        “既然四房不是彭家的血脉,就逐出族谱。”陈锦遐沉声,“李氏若想归家,一应嫁妆全部归还。另外,我们彭家,也会做出一定的补偿。”

        李氏懵了,她今日拿出那些证据,是为了给三房致命一击,怎么先被逐出家门的是他们四房?

        “老夫人,补偿?我这些年的时光,如何补充?”她气得青筋直冒,眼前一黑,险些没缓过来。

        “你们彭家拿一个冒牌货与我成亲,现在发现不是亲血脉了,逐出家门了事!我呢?我的清白,谁来负责!”

        李氏叫嚷着,闹得陈锦遐头疼不已。

        彭淼心疼祖母,为了一群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在这里听他们大吼大叫,简直岂有此理!

        她猛的站起来,“李氏,你的婚事是你爹娘与老太爷的妾室商定的,并非是与我祖母!按理来说,算不得父母之命!现下她愿意补偿你,你该感恩,而不是在这里大吵大闹。”

        “若非我祖母,你还能在这里穿金戴银?靠你那个小妾婆婆,能给你如此优渥的生活?这些年,你嫁进彭家后,日日对你那小妾婆母晨昏定省,可有一日来我祖母跟前尽过孝?我祖母大善,可怜你,你别不知足!识趣的,拿着你的嫁妆,和我祖母给你的补偿,赶紧滚!你若实在气不过,找你小妾婆母闹去,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众人惊呆,这些话,是一个六岁的女娃娃说出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