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75章 党争(二)

第75章 党争(二)

        第75章党争(二)

        随豫安听见傅云齐的怒吼,感觉不妙,立即拦住他。

        “让开!”

        “傅大人,还请自重。”

        “你看清楚,该自重的不是我!”傅云齐推开随豫安,追上陆尧,一脸怒气:

        “你对知愚做的那些事,她是怎么嫁给你的,清洲城人尽皆知。你身为男人,既然娶了她,就该好好待她,而不是像如今这般,什么都不当回事!你这行径,算什么男人?!!!”

        傅云齐的一番话,招来门前守卫异样的目光。

        随豫安一个眼神扫过,守卫们纷纷低下头,不敢多想。

        “说完了吗?”陆尧站在石阶上,眼神森冷地蔑视:“傅云齐,我希望你明白,此处是官家重地,不是你谈论儿女私情的地方。”

        “……”

        陆尧倏地冷笑,“你要是真的关心李知愚,没人拦着你,就看你敢不敢了。”

        傅云齐四肢僵硬地站在原地,脑子一直记着陆尧说的最后一句话,久久不能忘。

        “陆大人自幼天资聪颖,且家境优渥,没吃过什么苦,到了成年,又备受圣上赏识,平步青云,故性子清高倨傲了些。傅大人,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他吧。他有什么做的不妥的地方,我徐某替他向你道歉。”

        傅云齐看向来人,扯出冷笑:“这是我和他的事情,与徐公子无关,公子不必道歉。”

        “傅大人真是海量,将来一定能成大事,不必拘泥于如今的小节。”徐鸿志笑了下,突然认真起来:“大人口中所说的妹妹,可是知愚嫂子?”

        嫂子?傅云齐心像被针扎了下,“徐公子也认识我这妹妹?”

        “那日我和友人在天香楼一聚,嫂子恰巧也在那儿且遇到了麻烦,我看不过眼,帮了一把,就这样,我和她便认识了。说来,我和知愚嫂子也算萍水相逢的朋友。”徐鸿志淡笑,“知愚嫂子的亲人,那便也是我徐某的朋友,傅大人不嫌弃吧?”

        “徐公子说的哪里话?我出身微寒,该是我担心你不嫌弃我,而非我嫌弃你。”傅云齐无奈道。

        “哎,傅大人这就过谦了,你乃当今状元,又是王大人的得意门生,前途不可限量,将来我还得仰仗您的关照咧。”

        徐鸿志欲伸手搂傅云齐,傅云齐后退一步,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徐公子,这些话还是少说为妙。”

        徐鸿志看着小心谨慎的傅云齐,收回手,尴尬笑了笑:“傅大人,过几日我需要亲自到陆府,送上我爹的升迁贺贴。若有机会,我定会打探打探嫂子的情况,你可有什么话要我带的吗?”

        话?傅云齐满怀希冀看着徐鸿志,只是话到嘴边,嘴唇张开了又闭上,他摇摇头,“小妹待在陆府安好就好。徐公子,几位大人还在里头等我,我先去了,有缘再会。”

        “好。”

        徐鸿志的笑在傅云齐转身过后,立马消失,“在本公子面前,一个穷酸书生,清高个什么劲儿,嗤。”

        “就是,都当上大人了,还穿的这么寒酸,真丢人!”

        “人家穿得再寒酸,那也是个芝麻小官。你呢?你有什么?”徐鸿志看着小厮,小厮不好意思摸了摸头,嬉皮笑脸起来:“那公子为何还有意与他交好啊?”

        “还能为何?还不是家里那个老爷子,他不放心陈桉一个人在这里,多替他找一些左膀右臂吗?”徐鸿志烦得头疼,“还以为老爷子走了之后,爷就自由了,没想到徐婷那女人又搬了回来,搬回来也就罢了,还带上姓陈的一大一家子。这下好了,有这母老虎和陈桉在家里坐镇,我以后得处处看他们脸色,处处被他们掣肘,哪里还能自由了?”

        “公子说笑了,大小姐是您的亲姐姐,对您疼爱有加啊。您想做什么,她怎会拦着呢?”

        那个母老虎,疼爱有加?

        徐鸿志想到儿时那个女人的发怒的神情,身子忍不住地哆嗦了阵,“以后别跟我提她。”

        “是,公子。”

        小厮紧跟着徐鸿志,没走几步,徐鸿志停了下来,站在一处卖豆腐的摊位前,他看到了美妇露在外边的细胳膊,忽觉下身燥热,干痒难耐:“近来一直给陈桉跑腿,好久没玩女人了,赶紧给我挑几个嫩的,送我房里去。”

        小厮奸邪一笑,正准备回话,又听见徐鸿志补充了句:“等等,叫上柳画眉。”

        听完这句话,小厮顿时为难:“公子,这画眉姑娘已经是陆大人的人,这恐怕……”

        徐鸿志白了一眼,“这又怎么了?她柳画眉横竖都是青楼妓女,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摸过睡过。现在暂时找到个靠山,还挂起贞节牌坊来了?她今天胆敢拒绝我,我明日就敢扒光她的衣服,拖她游街去。”

        “得令,小的马上去。”

        ……

        上午,官府内院的绿植花草被晒得都有些蔫了,小厮提着清水急忙洒在上边,才又活了过来,而生长在高墙深处的竹林却枝繁叶茂,竹叶正被风吹的飒飒响。

        一身着白衣银丝莽袍约莫三十的青年男子,稳健有力的脚步穿过竹林,竹林绿影投洒在他笔挺有力的后背上,涉世未深的年少侍女见了,虽未见到正脸,但仅凭背影,也偷偷地红了脸。

        “他们人都到了?”

        “新上任的傅大人,刚调回清洲城不久的陆大人,以及其他的清洲城的旧人,通通都已到齐,正在正厅等候您呢。”

        男人摸着拇指的玉扳指,点点头,“嗯,今日要商讨的事务繁多,恐怕要到晚上,你命人去准备好午膳和晚膳。”

        “是。”

        “对了,鸿志呢?我到这里这么久,怎么没看见他?”

        “小舅爷说他有要事去处理,就不留在这里了。”

        男人一脸心知肚明,“要事?这小子成天不学无术,他还能有什么要事?他口中的所说的要事,我看不是找女人,就是赌钱去了。”

        小厮挑了挑眉,松一口气:“小舅爷年轻气盛,又未成家,是贪玩一些。”

        男人皱起眉头,强势斥责:“不行,绝不能再这么放任他。”

        小厮又紧张起来,“大人,您的意思是?”

        “他这性子迟早会坏了我们的大事,你回去告诉夫人,让她好好管教这个弟弟,别再惹是生非,给我们找麻烦了。”

        随从捏了把汗,“是,大人。”

        男子说完抬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内院和一干人等,放慢脚步,理了理衣襟仪容,嘴角带上笑走进去,自信从容的目光扫过所有人:“陈桉有事来迟,让诸位久等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