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74章 党争

第74章 党争

        第74章党争

        “哪儿跑出来的小毛孩,真是不要命了!”随豫安看一眼地上趴着的孩子:“主子,你没事吧?”

        陆尧听见马车外的哭声,“发生何事?”

        “一个孩子突然冲了出来,差点被马车撞上。”

        “那孩子人没事吧?”

        “约莫受了点轻伤。”

        书生心急火燎赶过来,丢开棍子,把孩子抱到路旁,几个孩子也围过来,书生问道:“怎么这么莽撞?有没有哪儿伤着了?疼不疼啊?”

        小孩惊慌看着停在路中央的马车,眼泪像珠子不停落下。

        “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呀?身上哪儿疼?我带你去看大夫!”书生见孩子不说话,准备抱起他去医馆。

        孩子看着书生紧张担忧的样子,自责低下头:“我没事,只是擦破了点皮。”

        “哭这么厉害,怎能不受伤?这个时候还要撒谎?”

        “我真的没受伤,我没事。”

        书生不敢全信,掀开小孩的腿看了看,才训斥道:“你啊你,差点丢了小命啊,总是这么毛手毛脚的。你真的没事吗?真的不疼?”

        “我不疼。”

        这会,书生才真真松了口气,“小祖宗,你差点闯下大祸了。快来,走,随我一起,给人家赔个不是。”

        “嗯。”小孩乖乖站起来,瘸着腿,依偎在书生身旁,胆怯地发抖:“哥哥,我家里穷,拿不出银子赔给他们,他们会不会把我给抓走啊?我害怕,我不想进牢房里。”

        书生难得看见孩子害怕,笑了笑:“放心,这个世道总是好人多一些,况且你只是一个孩子,相信我,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我害怕……”男孩走了几步,却又害怕地停下,踌躇不前。

        书生瞧见他惴惴不安的样子,蹲下来,与他眼神平视,“一人做事一人当,是咱们做的,咱们就乖乖认错。你即便还是个孩子,也不能输了男子气概。知不知道?不然,以后别人会笑话你的。”

        男孩看了看对面围观的孩子,擦掉眼泪,坚定点头:“对,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做的事情,我就认,绝不能当缩头乌龟!”

        “别怕,我陪着你。”书生摸完男孩的头,拉上他的手,朝马车走去。

        “大人,小弟行事莽撞,冲撞了大人,特此前来道歉,还望大人宽恕我们。”

        书生恭敬向前,一脸诚恳说道。小孩紧紧抓着书生的衣服,说出一口颤音:“还请大人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大人,我家小弟不懂事,您要责罚就责罚我吧,一切后果,我替他承担。”

        “……”陆尧视线穿过窗缝,只看到两人下半身,小的那个衣服膝盖处擦破了两个洞,“随豫安,给他们点银子。”

        “是。”随豫安从袖口掏出一锭银子,递给书生。

        书生茫然无措,不敢接过:“大人,我们冲撞了您的马车,已是不妥,也能再收大人的银子呢?这万万不可,你们还是收回去吧。”

        “这是我们大人的一点心意,给你就收着吧。”

        随豫安看天色不早,赶紧把银子塞到书生手上,重新坐回位置,驾车离去。

        书生捧着手里沉甸甸的银子,注视着马车离去的方向,拉着孩子跪下来,朝地上重重磕了个响头,一声高呼:“多谢大人!”

        官府大门前

        小厮从里头匆匆走出来,走向身形瘦削、迎风站立的男子:

        “傅大人,时辰快到了,里头几位大人都在等您,您还是早些进去吧,免得晚了,惹恼了几位大人。”

        傅云齐候在门外,眺望远处的方向,“不急,你先进去,我随后就来。”

        小厮看着男人专注的神情,不敢冒犯,只好又退下。

        小厮前脚刚走,徐鸿志后脚便赶了过来,对着傅云齐笑道:“呦,这不是傅大人吗?”

        傅云齐收回目光,看向来人,不苟言笑:“徐公子早。”

        徐鸿志笑脸相迎,“早就听闻新来的傅大人为人正派,气宇非凡,可惜先前都只是远观,不能近看,今日一见,可算是证实了传闻所言,真乃人中豪杰、不能忽视啊。”

        “公子谬赞了,傅某愧不敢当。”傅云齐淡淡答道。

        徐鸿志见男人心不在焉,“我瞧着傅大人的样子,难道是在等什么人?”

        傅云齐被看穿目的,解释了句:“屋子里头太闷,我稍后进去。徐公子先进去吧,不必管我。”

        “既如此,那我就先进去了。”徐鸿志走进门,偶尔回头打量打量傅云齐的背影。

        晨起的朝阳越来越猛,将傅云齐孤峭的身影拖到几米长。

        陪侍的小厮额头冒出薄汗,男人也不为所动,直到听见稳健有力的马蹄声,他适才抬起眸光,看向来人。

        驱马车的随豫安注意到门口站着的男人,说道:“傅大人在门外,似乎在等我们。”

        傅云齐。

        陆尧望出车窗,看到简单朴素的男人,衣着已有些凌乱,显然等候已久。

        马车在官府大门前停下,傅云齐迎面走上,拱手作揖:“陆大人,真是凑巧,竟然在这遇到了你。”

        陆尧走下马车,瞥傅云齐一眼,语气懒懒:“不巧。”

        “……”傅云齐神色顿了顿,又道:“陆大人也要进去,可否介意同行?”

        陆尧被刺眼的阳光晒得心烦,正眼看向男人:“傅云齐,明人不说暗话。既然有备而来,那就开门见山。”

        傅云齐被揭了个底朝天,嘴角的笑意渐渐隐去,“陆大人,我在此等候,只是想知道……知……小妹的伤势怎么样了?”

        小妹?

        陆尧犀利眸光定在傅云齐脸上。

        “傅大人似乎很关心她?”

        傅云齐垂首低眉:“陆大人,我家小妹从小到大,还未受过如此重伤。她爹娘不在身侧,我身为兄长,只是想知道她的伤势,也好安心罢了。”

        陆尧被刺眼的阳光晒的心烦,冷冷打发了:“这是我们家的事,不劳你费心。”

        傅云齐紧跟上,厉声斥责:“陆大人,知愚是我妹妹,那便是我的家人。我关心她,那又何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