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26章 各怀鬼胎

第26章 各怀鬼胎

        第26章各怀鬼胎

        李知愚望着渐渐消失的孩子,喃喃自语:“在这个时代,他们没有爹娘该怎么活下去?”

        “小姐,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像这样的孩子青洲城多不胜数,小姐帮得了一个,帮不了两个,还是由他们去吧。”

        “嫂嫂,你们在干什么?”

        身后突然响起一阵男人的声音,春吓一大跳。

        李知愚听着声音回头,看见徐鸿志面带笑意出现在眼前。

        他什么时候来的?

        春喜想到刚才说的话,顿时害怕,声音也连着颤抖:“徐......徐公子。”

        徐鸿志看着侍女肉眼可见的恐惧,“小丫头,我见你脸色煞白,像是见到什么可怕的事物一样,我长得有这么可怕吗?”

        “没有,没有,奴婢只是身子有些不适。”春喜不敢看徐鸿志,一点也不想跟这个男人有过多接触。

        “身子不适,得多加注意才行。”

        “多谢公子关怀。”春惊慌失色,更加明显。

        李知愚望向徐鸿志,浅浅笑道:“徐公子方才不是跟我家夫君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唉,出来透透气。”

        “透透气?这是为何?”

        徐鸿志看着李知愚,做出厌倦的神情,“嫂嫂有所不知,一群男人厮混在一处,不是去玩女人,就是去那暗桩赌钱。我不喜欢呆在那些地方,还是待在这儿舒坦一些。”

        “是吗?”李知愚看着男人说的情真意切。

        她如果不是春喜说的那些话,都快要相信了这个男人说的鬼话。

        她温婉一笑,“知愚也是这么觉得。”

        “嫂嫂当真?”男人直白的眼神毫不避讳看她,露出几分担忧:“我记得嫂嫂与陆兄成亲才没几日。可方才陆兄左拥右抱,一点不顾嫂嫂颜面。嫂嫂心里一定很伤心吧。”

        李知愚低着头,苦笑道:“夫君大约是不想看见我吧。”

        徐鸿志无奈叹了一声,“嫂嫂这样好,陆兄也太不会体贴人了,放着这么好的嫂嫂不要,偏要盯着兰桂坊那些个女子。我若是能娶上嫂嫂这样的女子,一定捧在手心里护着,哪里舍得把你晾在一旁呢?”

        “我只是众多女子最为平庸的一个,公子谬赞了。”

        “嫂嫂说的是哪里的话?我徐鸿志去过那么多地方,见过的女人也不计其数,但是像嫂嫂这样天香国色的女子,真的是头一次见到。不知道我何时有这个福气,也能像陆公子一般,娶以为像嫂嫂的娘子。”

        见过的女人不计其数?

        是单单见过,还是染指过?

        徐鸿志真拿她当三岁小孩了?

        李知愚微微扬起嘴角,走向路中央:“徐公子这样好,将来定能娶一个贤惠的夫人,举案齐眉。”

        男人紧紧跟上,颇为可惜道:“未必了。像嫂嫂这样的女人,天底下哪里还能找出第二个。我只恨自己没能早一些遇上嫂嫂,不然我绝不会把嫂嫂让给陆兄。”

        春喜在一旁听得心惊胆战。

        听这徐公子的话,莫不是真的看上了小姐?

        春喜赶紧打断两人对话,“小姐,我们该回府上了。”

        “嫂子这要回去了?”

        李知愚望着徐鸿志焦灼的样子,顺水推舟笑道:“原本是这么打算的,但现在雨停了,我想四处走走。”

        徐鸿志开怀大笑,“如此甚好!嫂嫂若是不嫌弃,便由我来陪嫂嫂逛一逛吧?嫂嫂千万不要拒绝。”

        春喜抓紧衣服,心急如焚,猜不透小姐想做什么

        李知愚看向徐鸿志,“公子,知愚毕竟是个有夫之妇,且名声不好,公子与我堂而皇之走在一起,恐怕会招来话柄。知愚不想害了公子。”

        “咱们光明正大走在太阳底下,谁敢说些闲言碎语,看我不拔了他们的舌头。再者,陆兄在外头身边美女环绕,他如何能说嫂嫂的不是?我虽认他做兄弟,在这方面,我始终站在嫂嫂这边,嫂嫂尽管放心。”

        “徐公子,我知道我们光明磊落,可嘴巴毕竟长在别人身上,他们不知道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我不怕!”

        徐鸿志信誓旦旦解释,没有一点打退堂鼓的意思。

        李知愚看着志在必得的男人,有些纳闷。

        这个男人先是像及时雨一样救了他,离开没多久,又出现在她眼前,甚至还说出一些不合时宜的话,吸引她的好感。

        她的直觉没有错的话,他正在想方设法接近她。

        接近她?

        目的为何?

        徐鸿志跟陆尧称兄道弟,起因缘由必定离不开陆尧。

        那他接近她的原因究竟是为了陆尧,还是别有所图?

        她不得而知。

        不过,徐鸿志既然主动靠近,并且又是青洲城太守的儿子,非富即贵,不要白不要,将来总有用的上的时候。

        李知愚只当徐鸿志固执己见,自己说不动他,便任由他像跟屁虫一样跟着,三人从中午逛到傍晚太阳落山,才各自分开,打道回府。

        而李知愚下午遇到徐鸿志的事情被随豫安的人全程跟踪,且禀报给了陆尧。

        “公子,徐鸿志像在有意接近少夫人,恐怕是想拖少夫人进来。”

        陆尧闻言轻蔑地笑了,“他今天演的那出英雄救美,谁看不出来?”

        “公子,他想干什么?”

        陆尧敛起笑容,严肃地说道:“徐鸿志表面上看着不学无术、虚有其表,但心机城府绝不在你我之下。他不会轻易相信我投诚于他们,所以他会想尽办法把陆府的人都绑上贼船。只有这样,他才敢让我进到他们的圈子中,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找到那个神秘的背后主谋。”

        把陆府的人都绑上船?

        随豫安露出担忧之色,“公子,这样少夫人岂非有危险?”

        “怎么?你担心她?”陆尧挑眉,神色不悦。

        “小的不敢,只是觉得少夫人是个弱女子,比不得我们这些大老粗。徐鸿志要真的干出什么事情来,少夫人必定有危险。”随豫安解释。

        “现在一切尚未明朗,这徐鸿志暂时不会对李知愚怎么样。你派多些人手跟着李知愚,监视她的同时,也注意她的安全,别让徐鸿志有可乘之机。”

        “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