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441话、狼狈的太子殿下

第441话、狼狈的太子殿下

        祈羽珊的事在村里是大事,不过于祈宝儿来说,也就是听听八卦的小到不能再小事儿,她每天依旧是该干嘛干嘛。

        今天去后山看看无影军训练的进度,明天顺手拖两只野猪回来。

        “乖乖,又野猪啊!!”能换野鸡野兔不?

        祈老头也膨胀了,现在看到野猪他再没想吃的欲一望,有的仅只是想··噁~~

        野猪这玩艺儿有股子膻味,肉也柴,以前家里没肉吃时,那是好东西,可现在嘛,他飘了,看到野猪有种拔腿想跑的冲动。

        “爷,你去叫开山太爷来,野猪拿出一只给村里人分了吧。”

        “这个好,这个好。对了,另一只呢?”别他们家又得连吃三天全野猪宴吧?

        祈宝儿看着爷那‘你不要搞一我’的表情噗呲一声给逗笑了,“爷,咱家不是已经在做卤肉生意了嘛,这天气肉放着又不会坏,还怕卖不出去?”

        野猪肉来个闷炒怎么弄都有股膻味,但重料卤能压住那股味道。

        说到卤肉,祈老头想起了另一事,好在没忘记正真,他先叫了个小厮去通知里正野猪的事,然后才抱着孙女去离着最近的竹林里坐着。

        “乖乖,咱不是接了吴大公子那大单子了嘛,消息传出去了,你刚刚你上山的时候,有个自称是杨管事的人来咱家,说要定五千斤熏肉,要那种能往南边运的。”

        神秘兮兮的凑近:“我一瞧他,就看出是个军一人。”

        祈宝儿不是太明白她爷的意思,“爷,有人定咱就给做啊。”

        管他是不是军人,咱就做买卖的。

        祈老头愁的搓了搓脸,“咱这不是方子已经进献上去了嘛,我听祈管家说皇上都已经让各主城由朝廷来建造熏肉坊了,熏肉说白了又不是多难的事儿,建作坊按说朝廷出面来建应该也不会慢,这怎么还有人在咱这定呢?”

        还往南方运,南方那边不就有现成的熏肉坊吗?

        他那是担心买卖问题吗,他是担心是不是牵扯到些不该牵扯的东西。

        比如私一军啥的,想想就可怕。

        原来为这,祈宝儿盘起小腿正了脸色,“爷,我后面要说的话,你听了可别难受。”

        孙女脸色这般的郑重,让祈老头心里就是一个个咯噔,不自觉的背脊都挺直不少。

        “你说。”

        “北旱南涝不是说说而以,爷。

        北方的旱还好一些,前阵子北方好些地方都下了好几场不大不小的雨,没有完全的解决干旱,不过至少已经将北方大部分的土地滋润,今年可以种粮食,现在好些北方那边的难民都已经或是在准备回乡。

        南方的涝却是一直都没解决,不仅许多被洪水冲破的城池和村庄现在都成了水洼地,尸体泡于水中又没法及时的处理,南方现在还有好些地方都发生了瘟一疫。

        麒麟国一直都有储粮,只是从去年起储粮仓就已经只出不进了,大长公主私下告诉我,储粮仓已经不剩多少粮,今年若是各地再没能按数粮税交上去,明年咱们就得向别国买粮。”

        开始向别国买粮,就是向别国示弱,价高不说,人还不定愿意卖。

        反而是将别国能拿捏麒麟国的弱点给送了上去。

        说到这,祈宝儿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爷,我把地瓜和土豆那些告诉皇上了,这些一年可以种最少两季,还顶饱,北方许多地方都可以拿来种那些。”

        她爹还想靠种这些先挣一笔的说。

        祈老头还震惊在南方灾情之严重上,祈宝儿后面的话他压根没听进去。

        “乖乖,南方现在还这么严重吗?”

        “嗯,太子殿下就是因为南方灾情没稳所以过年都没回京。”

        被祈宝儿提到的某人,这会儿正困在岭南城内。

        岭南城位于麒麟国正南方最边境一城,岭南出去百里外就是两国边界,守关大军便驻在此。

        在岭南城内位于角角落里的一破房子内,一个衣衫褴褛,头发散乱,脸上乌漆麻黑的男子跑了进来,直奔最角落也是里面唯一躺着人的屋里。

        “主子,已经封城了,孙副将亲自带着人过来封的城,不许进不许出。”

        坐在草垫上半靠着墙的是个熟人,祈宝儿要是瞧到,只会问:这丫怎么总是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君宸渊比之辰一瞧着要好一点点,至少不会第一眼就把他归到丐帮里面去。

        穿着一身平民的麻布衣,脸色苍白无血色,时不时还咳一声。

        “外面,现在情况如何?”

        “城中最少十有六七已全感一染了瘟疫,老百姓全都围在府衙外,好在孙副将带着将士将衙役护住,否则会发生暴一动是早晚的事。”

        岭南地域广又适宜种植水蹈,不过因其位于风险高的边关,所以哪怕地好,自愿来此生活的人也并不多。

        朝廷自然不愿放弃这块能高产粮的土地,百姓不乐意来,不还有那些被牵连而流放的流民及军户们!

        因此,岭南人口数量及其庞大,整个岭南足有近百万人,单单一个岭南城内,就有三十多万的百姓。

        可自瘟一疫暴发以来,短短只不到七天时间,三十多万已经骤减到不足十三万。

        不到七天就已超半数的死亡率,令人听之毛孔悚然。

        而君宸渊和辰一这俩会被困在这,还造得这么惨,纯倒霉。

        南方灾情越发严重,出现难民开始逃离家乡后,皇上担心身在镇南军中的太子,连下了三道圣旨命他回京。

        君宸渊在回京途中见到了百姓的受灾的惨状,也见到了难民们挣扎于生死边沿的凄苦,更见到了吸百姓骨血的脏官。

        百姓受灾后朝廷便会定期的发下救灾粮,却偏偏有那些本该为民请愿的官员丧了良心的连救灾粮都有胆子私一吞下。

        君宸渊身为当朝太子,自是见不得这事,于是这丫不急着回京了,开始绕圈圈的查各地震灾实况。

        要查实况就不能摆架子,咱得悄摸着来。

        太子嘛,那就是标靶上最中心的红点点,一旦行踪暴一露,可不就跟磁铁一样的吸引一批又批的杀手。

        出现在祈宝儿他们面前那次是被追杀,出现在岭南这儿,同样也是因为被追杀。

        点儿背的岭南正暴一发瘟疫,更背的是君宸渊还正好着感染了伤寒。

        更更倒霉的是,辰一刚才出去给君宸渊请大夫,不只得到城内所有的大夫已经全被知府大人给集中到了府衙里的消息,还亲眼见证封城的一刻!!!